|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349章 聊闲黄蓉她妈
  尽管被郭靖坑得无语,昊学对这位侠之大者始终还是怀有敬意的,愿意给他多一些关照。

  马钰那边好说,周伯通没有不放行的道理,内功导师有了着落,那么郭靖就还差一门真正适合他的武功套路了。

  最合适的是啥,当然毫无疑问,九指神丐洪七公的降龙十八掌!

  这回,昊学都不用去看洪七公在做什么,就知道唯一可行的套路。

  要搞定这位著名吃货,必须先搞定他的胃……

  可是,洪七公的胃口可不是那么好满足的,走遍大江南北,武功又是极高,什么好东西没吃过?

  要是没有俏黄蓉的妙手烹调,还真不好下手。就算昊学现在去五星级饭店弄几道经典菜式,也没把握搞定这位丐帮帮主。

  可是,黄蓉现在也只六岁啊,还没有那边《鹿鼎记》中的韦小宝大。

  看看这小萝莉在干啥,或许这还不够萝莉的标准呢,只能算女童。

  黄蓉,桃花岛,学烹饪。

  哟呵,巧了哈,我正要找个烹饪高手呢,没想到未来的烹饪高手正在养成中呢。

  能教黄蓉的是哪位?估计不是黄药师吧。

  人家只是天文地理、医卜星相、奇门五行无一不通,可没有说他扫地擦桌、做菜洗衣、针线手工样样精通,黄药师是中原五绝之一,不是新东方保姆培训班的……

  打过去电话,黄蓉的声音没听到,却有一个温婉的女子声音,通过话筒,轻柔地钻进昊学的耳朵。

  “蓉儿,这道‘玉笛谁家听落梅’,你学会了吗?”

  “会啦!娘,那我可以出去玩了么?”

  果然是萝莉的声音,却显得对那道著名的菜式不感兴趣,一个劲吵着要去玩。孩子嘛!

  “去吧,别又去捉弄你陈玄风师兄和梅风师姐的孩子,他都已经告状八次了……”

  “好的呀!”

  接下来是黄蓉开门的声音,似乎已经出了屋子。

  昊学却有点愣。这段话,信息量略大啊……

  先,没想到在原著当中,黄蓉用来征服洪七公的那道“玉笛谁家听落梅”,居然是她母亲的原创?

  昊学一直以为那是黄蓉妹子别具匠心的自主知识产权来着。

  可是原本黄药师的这个媳妇儿。不是因为强行记忆九阴真经,在黄蓉刚出生就挂掉了么?

  那么,这玉笛谁家听落梅,是谁教给黄蓉的?

  留下了什么菜谱?应该不会,桃花岛毕竟不是新东方厨艺学校,黄药师娶个媳妇儿也不是专为了当厨娘,谁自家做个菜还都留有菜谱的,难道早知自己会死?还是说弥留之际先把菜式记录下来……显然都不科学。

  唯一的可能是,这道菜,是黄药师回忆亡妻昔年的手艺。把基本原理告诉黄蓉,这才由黄蓉重新演绎复制出来的。

  那么问题来了,黄蓉后来凭自己理解复原的这道菜,和她母亲冯蘅的原版,哪个更好吃?

  前者貌似昊学是尝不到了,又不会为了这点事先把冯蘅弄死。至于后者……似乎眼前就有一道现成的,大可以自己先尝尝菜。

  还有个挺神奇的事儿,陈玄风和梅风,不但结婚,而且也有孩子了?

  自己带来的改变还真不小啊!其实也只不过是骗了周伯通一套完整的九阴真经罢了。就完全改变了桃花岛上的格局,六大弟子没有被黄药师驱逐,倒是少了好多分支剧情。

  曲灵风没有被逐出师门,傻姑貌似不复存在。

  6乘风没有被逐出师门。6家庄也不见了……

  不管那么多了,先尝菜!

  “黄夫人,别来无恙?”

  一句话,让冯蘅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能这样神神秘秘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只有一个存在。

  “昊先生?”

  冯蘅站起身来,敛衽为礼,即使看不见人,还是没失了礼数。

  昊学虽然也同样看不见这位桃花岛的女主人,可从声音里就能感受到那股温柔和娴静,显然这是一个很典型的东方女性,性格柔顺。

  这么说来,黄蓉可不太像她妈妈的性格,应该是继承了黄药师的风格,才那样古灵精怪。

  这种选择性遗传是很正常的。

  比如郭襄明显是继承了黄蓉的精灵慧黠,然而郭芙恐怕更像她爸爸……

  事实证明,撤掉无所不能的猪脚光环,像郭靖这样的脑容量,的确是吃不开的。

  郭芙追个男人都费劲,还把人家手给砍断了,以为这样,人家不能撸管,就会找你了?太天真……

  她就不明白,更多人还是习惯用左手!

  “是我。”

  昊学一边转着稀奇古怪的念头,一边笑道:“做菜呢?给我尝尝好不好?”

  跟黄药师夫妇也不用太客套,大家算是熟人啦。更何况,昊学知道自己对这冯蘅可算是救命之恩,吃她盘菜那算个啥。

  “昊先生有这兴致,我当然没问题!”

  冯蘅一口答应道:“只是要麻烦昊先生稍等,我重新为你做一次。刚才是小女顽皮的练习之作,怕是入不了昊先生的法口。”

  噗!

  昊学心想这冯蘅也是有点逗,我这辈子只听过“法眼”,难道就因为我神秘一点,还给整出个“法口”?

  那我身上的那所小学,岂不是得叫……法学?

  “陈玄风和梅风成婚了?”

  趁着冯蘅做菜,随便打听打听事儿,六年没见,桃花岛上变化估计也不小。

  “是啊,六年前就在拙夫的主持下,结成夫妇,现在孩子都六岁啦!比蓉儿只小两个月。”

  我擦,只小两个月?

  昊学掐指一算,暗道牛逼,这黑风双煞虽然没有出去祸害江湖,可也毕竟不是安分的,居然连几百年后“先上车后补票”的技巧,都掌握得如此娴熟。

  明明冯蘅怀孕三四个月的时候,自己还给送去过衣服,那阵子陈、梅两人还没成亲呢,孩子就已经走起了。

  把世俗礼法当狗屁的黄药师,有这样的徒弟,实在是情理之中,毫无违和感。

  “他们生的是男孩还是女孩?叫什么名字?”

  闲着也是闲着,昊学跟这位人-妻聊聊天,觉得对方的声音温温柔柔,听起来很舒服,愿意多说几句。

  “男孩,叫陈贯西。”

  昊学:“……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