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348章 教不会的郭靖
  “郭靖!”

  昊学决定和这位未来的侠之大者聊一聊,建立基本的感情再说。

  虽然从他手里基本得不到什么好东西,但就凭日后郭大侠夫妇死守襄阳,明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那份决绝勇气,也值得昊学多花些心思。

  所谓的聪明人会懂得趋利避害、懂得回避风险、懂得明哲保身,然而这个世道,很多时候就是需要一点傻气的,人人都太聪明了,浮躁的社会里流淌的那一股腻味,令人反胃。

  昊学昨天才见到了这样一个傻子,一怒拔枪,把八个死有余辜的家伙全都送去了阎王爷那里报到。

  对他自己有好处么?一定没有,甚至弄得不好,直接就是身陷囹圄甚至挨枪子儿的下场。

  然而昊学觉得痛快,知道他们该杀,那还有什么可值得犹豫很久的?那些贩卖毒品,把自己的达建立在无数人痛苦之上的渣滓,天不收了他们的命,那是天道不公。既然天道不公,我当替天行道,逆天而行!

  “谁啊?”

  八岁的郭靖,只是随便转了一下头,看到的仍然是风吹草低的茫茫大漠,很淡定地问了一句,就继续低头,沉浸在刚才泡妞失误的郁闷当中。

  我靠!

  昊学心想我这一声呼唤,曾经吓到了多少武林名宿,绝世高手?

  其中最镇定的张三丰,凭借百年阅历,也只能说是勉强稳住心神而已,实则内心深处同样是掀起了滔天巨浪。

  然而这次,人家郭大侠毕竟不凡,完全没把这当回事儿啊!

  威武霸气!

  实际上,郭靖是觉得这种事很正常,反正自己从小都笨得厉害,很多人都喜欢捉弄自己,这次不知又是谁故技重施,躲在自己找不到的地方装神弄鬼。

  这么多年过来。他也习惯了,最好的办法就是不闻不问,对方反倒会无趣地自己出来。

  不过这一次,昊学倒还真的出不来。

  “武功练得不顺利?”

  没奈何。昊学只得自己顺了下去,觉得挺别扭,以前到了这时候,都是对方惊诧莫名,上杆子问自己来龙去脉的。

  “是啊!”

  郭靖仍然不介意和一个看不见的人对话。垂头丧气地郁闷道:“去年七师父教了一招剑法,练来练去都不会,昨天楠楠第一次练就似模似样了,我真是太笨了!”

  “南南,大名叫什么?”

  昊学对自己牵线成就的姻缘结晶,还是有些兴趣的。

  “张思楠啊!”

  郭靖虽然不明白意思,听得多了却能转述,“七师父说,是为了怀念江南的日子。江南是什么啊,能吃吗?”

  呃。昊学心想这也很正常,你师父们是江南七怪啊,现在好端端的为了你这傻小子成了大漠七怪,有点思念故乡也在情理之中。

  “你不适合练越女剑,那套剑法剑走轻灵,和你的风格不相符,而且你又没学过内功,练得差劲很正常。”

  “可是,楠楠也没学内功啊。”

  郭靖还是沮丧,看来被一个刚刚接触剑法的小妹妹越了。打击挺大的。

  昊学其实一直没弄明白,为什么江南七怪教的似乎都是招式,基本上没有让郭靖接触内功,后来还得马钰上手。这才算有了点基础。

  “她可能本来就适合她妈的武功路子呗,这一点你比不了!”

  昊学觉得说出去的话有点怪,好像在爆粗口,可自己明明没有……

  “这样吧,我教你一点入门的东西,你领悟了之后。起码那招剑法应该没有问题。”

  面对孩提时期的郭大侠,昊学难得地好为人师一次,郑重其事地把九阴真经第一段的口诀说了最基础的几句过去,像周伯通最开始教自己的那样,开始教郭靖这套最上等的玄门内功心法。

  “意注丹田一阳动,左右回收对两穴。拜佛合什当胸作,真气旋转贯其中……”

  昊学觉得,自己说得已经相当详尽,又结合了自己这个也算是过来人的理解,就算是最笨的人,也应该能照猫画虎,完成最开始的一步“意守丹田”。

  然而……半小时后……

  昊学仰天长叹:“谁特么说郭靖是天资愚笨的?你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天资愚笨的前提是得先有天资,可是这位的天资到底在哪里,为什么我找不到……”

  特么的,马钰教得,我教不得?

  昊学不信邪地又努力了半个时辰,最后颓然放弃。

  脑回路都不在一个层面上,让昊学有一种深深的对牛弹琴感。

  江南七怪,果然都是英雄豪侠,面对这样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居然还能在大漠费心十几年,强力!

  这徒弟给我,十几天就要疯,去跟韩云聪做个邻居了!

  昊学并不知道,他最起码犯了三个错误。

  其一,马钰教郭靖内功,也没有强调是内功,只说是“呼吸、坐下、行路、睡觉”的法子,这才把郭靖逐渐引导入门的。

  丹阳子马钰的武功修为,远在现在的昊学之上,而且一生精研正宗道家内功,能够更加高屋建瓴地把繁难的内功口诀化作最基本的呼吸吐纳方法,让郭靖便于领悟理解。

  其二,昊学想当然地给了郭大侠最好的东西,殊不知九阴真经的起点,对郭靖来说太高了,他能先学明白全真派基础内功已经不易。

  其三,现在的郭靖,才只有八岁,比马钰传授内功时还差了好些年。四岁才说话的郭靖,八岁给他灌输顶级功法,失败是理所应当的。

  昊学有些尴尬地说道:“嗯……先不急,过几天我换个人来教你吧!”

  看来还得把马钰揪过来,估计他倒是乐意来的,蒙古旅游一圈,总比重阳宫排班电强得多。

  无非就是让周伯通放人,这个是毫无难度的,周伯通电机到手,妥妥的要和儿子周星星一起沉迷dota,这一点用脚趾头都想得到。至于谁去电,他才不会关心,总之不断电就对了。

  估计过不了多久,重阳宫就该贴出告示,招聘力工了。电脑越带越多,光靠重阳宫的道士们排班,显然不现实。

  郭靖这徒弟,谁爱要谁要,我横竖是不教了!

  昊学难得当次老师,被打击得欲哭无泪,心想下次死活也得找个聪明徒弟,不然……这感觉心里塞塞的,折寿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