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330章 大皇帝韦小宝的精彩人生
  “错了!只要你想,一切皆有可能!”

  一句话,点燃了阿九心中未曾完全熄灭的火焰,呆立半响,突然间望空拜倒。

  “请前辈指点迷津!”

  哈哈,搞定!

  昊学初步说服了阿九,跟她做了一个约定,四年后去往扬州,在那里教导一个弟子,期待他来开创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

  放下电话,昊学打算开加速齿轮了。

  小宝总是三岁可不行,连交流都做不到,还怎么把游戏玩好?

  还是让他快点长大,进入注定不会太愉快的童年时代吧!

  笑嘻嘻地翻了翻通讯录,却一下子僵住了。

  这……这是谁?

  袁承志,海外仙岛,品茗。

  我了个花擦!

  我找你找了好些天了,就差把手机都拆了,就是不出来!现在我放弃你了,刚联系好你家老情-人,你这就急吼吼地冒头了?

  这不是贱骨头么!

  到底为什么?难道是因为刚才和九难聊天,提到这个名字,这才把他加进通讯录?

  一切都只能猜测,这手机……自己玩得还不够明白啊!

  昊学吐槽了一句,看看袁承志的状态,这货倒是逍遥自在,跑海外喝茶去了,还真有闲情逸致。

  不过也好,既然此人出现,能和阿九一起教导韦小宝,他更放心。

  试试看吧!

  “袁承志,还记得大明湖……呃、还记得宁寿宫中的阿九公主吗?”

  啪!

  袁承志手中茶盏打翻在地,霍然起身,身形一闪就出了屋子,却不见异状。

  “何方高人驾临海外荒地,请现身一见?”

  “荒地个屁!你家阿九为了思念你而不可得,连尼姑都做了,你心里就没点愧疚?”

  昊学对于这个不负责任的袁承志其实是有些意见的,否则也不会改变《碧血剑》的剧情,让他们有了更好的圆满结局。

  从另一方时空的袁承志口中。他已经确定了袁黑子对阿九的情意。

  既然有情,何必苦了自己也坑了别人?

  “四年后,去扬州一行吧!故人相会,大事共商!”

  昊学没有多说。只是给了袁承志一个简短的提示,去和不去,还在他一念之间。

  如果他真的忘却了那个温婉可人的长公主,更忘记了国仇家恨,只愿意偏安一隅的话。只好由得他。

  反之,韦小宝就多了一个修为高绝的武术教练。

  从武功上说,这俩都是强力人物,联合教导出来的小宝,绝不会还是那个处处只能投机钻营的扬州小混混!

  安排好四年后的行动,那么这四年的时间,却是不必多等了。

  无非就是韦春花做个辛苦的单亲妈妈,在昊学送过去的那些现代婴儿用品的辅助下,把韦小宝带到四岁,然后生活条件也不至于像原著中那样困难。仅此而已。

  属于大皇帝韦小宝的精彩人生,从四岁正式开始!

  《鹿鼎记》,时光流转!

  韦小宝,扬州城郊,打弹子。

  呵呵,不错,总算有了点少年儿童应有的娱乐项目,起码比坑蒙拐骗不学好的强。

  话说回来,这才四岁,估计还没开始沾染地痞习气。再长大一点就不好说了。

  不过,从现在开始,小宝,你的人生我做主!

  “韦小宝。别玩啦,回家去,今天有客人。”

  “谁啊?”

  韦小宝擦了擦鼻涕站起身来,左右张望了一下,没有人那!

  “小宝,你输了就想跑是不是。把弹子给我!”

  小伙伴们不乐意了,以为他要赖账。

  “谁跑了?”

  韦小宝从小在鸡院长大,算是社会底层,可喜欢听评书,对于那些英雄人物一言九鼎的事迹也是心向往之。

  “英雄好汉,越输越笑。王八羔子,赢了便跑!”

  恶狠狠地说了一句,重新蹲下身子来,安心打弹子。

  曾经让无数武学高手闻声丧胆的“昊先生”,竟然吓不到一个小小顽童,所谓无知者无畏,大抵如此。

  修为达到张三丰、周伯通的境界,对于有人能够说话在附近,却让自己感受不到,自然是惊骇莫名,不自觉地就多了一股敬意。

  然而韦小宝……找不着人不是很正常么,说不定是娘派来找自己回家的龟奴,懒得搭理!

  昊学表示无语,和这小家伙还说不明白了!

  无奈挂断电话,看看九难的状态,已经到达扬州城。

  “还记得我吧?”

  昊学的声音一起,九难立刻凛然,这四年来,她基本算是在铁剑门出师,武功虽然还差一些火候,却尽得木桑真传。

  武功越高,越能感受到当年那个自称“昊先生”的人,是何等可怕。

  所以,四年后,她不敢怠慢,如约来到扬州城,看看昊先生所谓的大事,是个什么章程。

  此刻,昊先生的指示终于如约而至,让她不禁多了几分信任。

  现在天下承平,还真能逆天行事?

  “去丽春院,找一个叫韦春花的人,然后在屋里等待。”

  昊学下了指示,九难却是僵立未动。

  为了四年前的那个约定,为了心中那些已经缥缈的理想和遗憾,她如约来到扬州城已有数月。

  所以,丽春院是什么地方,她当然也心知肚明。

  身为大明最后一个长宫主,这种地方哪怕是说一说,都要污了耳朵!

  现在,昊先生让自己去丽春院,找什么韦春花?

  这名字一听就知道,是那种行业的职业女子,和她万万不该有任何交集才对啊!

  “昊先生!我……”

  昊学隐约知道她心中所想,正色道:“所谋者大,难道连这点事都不愿意做?”

  九难目光闪烁,仿佛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咬牙,足不点地般地径直向丽春院而去。

  嘿嘿,听话就好。

  昊学又让韦春花把韦小宝揪回家里,暗道这电话只能一对一有点麻烦,要是能开个电话会议,这种场合就简单得多了……

  丽春院,韦春花的房间里,九难面色僵硬,看都不看对方一眼,目光更多地落在那个不过四五岁的孩童身上。

  韦春花也有点尴尬,不明白撸管老祖怎么叫来一个尼姑,还让自己好好招待,明明人家就看不上自己嘛,这点眉眼高低她还是有的。

  “阿九,收下这个徒弟吧!他将是终结满洲统治的人!”

  在如今的世道说出这样的话,算得上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九难愕然,反复打量这个管鸡女叫妈的男孩,无论如何也无法置信。

  就算这昊先生神秘莫测,修为通天,可是就算是九天之上的神仙,也不敢放这样的大话吧?

  叫我凭什么相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