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329章 九难
  大清早,昊学又把那个重要的实验扩大化了一下,可以说除了活人之外,基本常见的东西都尝试过了。

  没有一个能替换过来令狐冲的

  就连他弄了个死去明星的照片替换,也同样不成功。

  日了狗了,难道还非得是活人换活人。

  活人实验可就不太好搞,找谁替换是个问题。

  要说找那种不记事儿的孩子吧,去了思过崖可就危险,摔死了罪过大了。

  找成年人?那等折腾一圈回来,自己还得施展一遍移魂**,抹除这段对他来说匪夷所思的记忆。

  问题是,移魂**太伤身体了。

  最近连续两次透支内力,老顽童已经对自己提起警告,如果再这样折腾,对未来的修为进境不无影响。

  所以,昊学只好暂时搁浅了这个计划,以后有合适的时机,再来尝试。

  玩游戏呗

  练了一趟拳脚,通体舒泰,下午又是自己在家,摸出手机来,开始大皇帝养成游戏。

  最郁闷的就是袁承志找不到,玛格吉。

  把《碧血剑》的袁承志安排寿终正寝,然而《鹿鼎记》里的迟迟不出现。

  昊学尝试过添加联系人补充备注重启手机……全都不好使,这个人物就像彻底消失了一样,再也不显示在通讯录里。

  别说是活的那个了,就算死的那个,也找不着了……

  韦小宝毕竟还是需要一个师父学武的嘛,不然以后混到一定位置上,面临的各种暗袭刺杀层出不穷,自己没点防身的本事怕是靠不住。再有,就算是为了延年益寿,也得有个好身板,昊学好容易培养个皇帝,别来个英年早逝病死了……

  归辛树是脑残陈近南怕不好控制洪教主神神叨叨……

  排除来排除去,最终勉为其难。定位在阿九身上。

  这可不是已经七老八十走路都缓慢的阿九。

  在现在《鹿鼎记》的世界里,阿九还很年轻。

  阿九也是横跨两部书的人物,原本在昊学的通讯录里,也只记载了《碧血剑》里的那一个。

  然而昊学凭借时空轮盘。两个小时内遍历百年,把《碧血剑》彻底变成了历史,不管是袁承志,还是阿九青青,都化作一抔黄土。湮没在历史的长河里。

  不过,阿九显然比袁承志省心,昊学重启手机后,没有找到“阿九”的字样,却是发现了另一个名字“尼姑九难”。

  为什么可以有阿九,却找不到袁承志,这到底是根据什么规则来的?

  这个问题昊学始终猜想不透,看着那行关于阿九的通讯录信息,颇多感慨。

  看来,在《鹿鼎记》的时空里。这位一生命运多舛的奇女子已经完成梯度,遁入空门。

  一个“难”字,不管是读二声还是四声,都是人生的逆境,何况在此之前,还加了一个“九”字?

  在古时,九乃是数字之极,所以有“九五至尊”的说法。

  九难,九难,当真是道不尽的辛酸。说不完的不平。其中蕴含的深意,令人不忍深思。

  最终,她还是没有等来远居海外的袁承志,一辈子青灯古佛。收几个弟子,了却残生罢了。

  至于身为前明公主,反清复明?对于一个女子来说,哪怕武功再高,又有什么用处?

  夺天下,终究不能是只靠个人勇武的。

  九难。铁剑门,学艺。

  看来,这时候的阿九,武功尚未大成,自己都还在学艺阶段,只是不知道修为如何,教韦小宝应该问题不大吧,毕竟这是在韦小宝才刚出生的时候,就算陈近南估计都还不是天地会的总舵主呢。

  刚想打个电话去问问,突然看到通讯录信息变化,改了几个字。

  九难,铁剑门,思念袁承志。

  呵……

  昊学不禁一笑,看来身入空门,毕竟还是挥不起慧剑,斩不断情丝。

  这和那位创立了峨眉派的一代祖师郭襄,倒是有共同的心境。

  天涯思君不可忘?

  果然是一生不忘,乃至后来给徒弟取名,也用了当年风陵渡口的旧事,是为风陵师太,澳门赌博网站:也就是灭绝师太的师父。

  那个神雕重剑,洒脱不羁的男子,恐怕郭襄终其一生,也难以忘怀吧。

  “既不回头,何必不忘?”

  昊学拨通号码,缓缓说了这一句,静待回音。

  果然,已经削去三千烦恼丝的九难,浑身一震,站起身来。

  此地乃是铁剑门的门派驻地,自从跟随木桑道长学艺以来,从来没见过第三个人。

  如今师父就在眼前,谁竟能欺近身侧,却让他师徒二人都浑然不觉?

  “怎么了?”

  木桑有些心疼这个女弟子,也就是去年吧,执意自行落发,声称避世修行一心向道,不再理会俗世之事。

  他当然知道,这都是为了袁承志那小子,然而做长辈的不好去插手孩子们的感情纠葛,也只能望之叹息。

  “师父,有人来么?”

  九难唯恐自己修为不够才没有觉察到敌人,小心地问了一句。

  木桑神色一凛,潜运玄功,片刻后笑道:“哪有什么人,你是练武太累了吧,不必太过要强,我铁剑门的各项武功,你早晚都会青出于蓝,如此进境已是惊人,可不要太钻牛角尖,须知欲速则不达”

  木桑道长勉励了几句飘然而去,九难惊疑不定,总觉得刚才并不是幻觉

  当然不是幻觉,昊学稍稍犹豫一下,问道:

  “出了家,真能看破红尘吗?若是我设法让袁承志渡海归来,那又如何?”

  “不可能”

  九难失声惊呼,这次他确定是有人到来,而且一张嘴就道破了自己的那点心思。

  这究竟是什么人?

  “还有,亡国只恨,杀父之仇,也全都付之东流了?”

  九难找遍附近,也不见踪影,暗暗心惊,对方修为之高,只怕还远在恩师木桑之上,不可轻忽。

  “如今天下日渐稳定,民心思治,谈什么复国报仇?”

  昊学微微摇头,天下渐稳,民心思治都是不错的,他当然也不会为了玩个游戏,把那方世界弄得生灵涂炭,民不聊生。

  然而,如果让历史正常发展下去,仍然会有闭关锁国鸦片战争八国联军火烧圆明园,这些却是昊学想要改变的东西,反正对他来说只是一场游戏,何不看看小宝大帝能带来怎样的天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