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320章 淡定的令狐冲
  日月神教的人,越来越会装神弄鬼了!

  令狐冲不知从哪翻出的一瓶五粮液,倒在杯子里,自斟自饮。←,

  不过……我在华山苦修多年,竟然不知黑木崖发展到这般地步!

  这楼层如此之高,无法想象是怎么建成的,还有这些家中的摆设,极尽奢华,莫非是要用利益来诱惑我么?

  嗯……刚才跑出去的那个女人也的确妖娆非常,穿得衣服极少,的确是魔教中人的做派!

  日月神教的东方教主,好手段啊!

  我明明在思过崖反省,一夜之间竟然就被人掳来此地,以自己的一身武功,居然毫无察觉,多半是对方用了迷药之类的东西。

  如此说来,魔教中人如果要取我性命,探囊取物一般,既然留我性命,那必然所谋者大!

  想我令狐冲乃是华山派掌门岳不群座下大弟子,哪怕你们玩什么花样,又有何惧!

  只是……不知道师父、师娘、小师妹、各位师兄弟,都是否安好?

  放下武器,缴械投降?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莫非是日月神教内部的切口暗语?倒要用心记一记,如果有机会脱困,或许用得着。

  这楼宇实在太高,简直匪夷所思。以自己的轻功,也绝不可能一跃而下,唯有静观其变,看看对方是什么用意。

  不过……说起来这黑木崖上的酒,可真是人间极品那!

  令狐冲又给自己满满倒了一杯五粮液,慢慢品味,看着精致的玻璃杯,又是一番赞叹。

  好个黑木崖,好个日月神教!

  这也就是遇上了我令狐冲,若是心志稍稍不坚定的武林中人,如此美酒,如此舒适的环境,甚至还有绝色美女相陪。说不定就此堕入魔教!

  “里面的人听着,如果再负隅顽抗,我们要破门了!希望你把握机会,投案自首……”

  令狐冲摇摇头。表示完全听不懂,继续淡定地喝酒。

  要来见我,这是你们的地盘,难道还需要我开门?

  这地方处处都精美奢华,往往这样的环境都会布置致命的陷阱。我才不自寻死路。

  张晓皱起眉头,对方除了最开始的那句冷哼,再没有任何声音。

  这是13楼,外面又有数名狙击手寻找到有利地形瞄准了屋内,此人不可能已经逃离。

  那么唯一的可能是犯罪分子拒绝配合,这正是最危险的一种情况。

  特么的,严局长每回都让我干这种脏活,拿升职来诱惑我,好几年了却连个正科待遇都没混上!

  这次要是能不死,老子换个养老的岗位算了。常在河边走谁能不湿鞋?

  家里女儿可才刚上小学,自己犯不上再为他姓严的拼死效命了。

  “准备破门!”

  张晓做了个手势,低声吩咐一句,所率领的四名年轻干警会意,悄悄退后几步。

  张晓把一枚爆破炸弹贴在门上,这种防盗门可不是一脚能踢飞的,唯有利用这种现代化装置,才能一举破开。

  “我数三、二、一,然后引爆炸弹,你们端着枪直接跟我冲。”

  张晓似乎是犹豫了一下。才又补充了一句:“这次案件牵涉到公众人物,屋里的嫌疑人很重要,或许能提供关键线索,如果不是危急关头。尽量不要开枪!”

  四名干警齐齐点头,表示了解。

  好酒啊!

  令狐冲转眼间已经是第三杯五粮液,只觉得生平也敢称“爱酒”二字,之前的日子可真是白活了!

  这才是真正的琼浆玉液,瑶池仙品。

  唉,日后五岳剑派若是和日月神教有了了断。咱们大获全胜之时,我别的都不要,只希望能多来点这种黑木崖的美酒。

  到现在,令狐冲还是坚信自己是被掳上了黑木崖。

  轰!!!

  一声巨响,让令狐冲终于放下手中酒杯,脸上第一次露出惊讶的表情。

  什么东西这么大的动静?

  这大晴天的,没有打雷啊,真有晴天霹雳一说?

  可分明声音是从旁边传来,还伴随着一点火光和浓烟,这是……

  没等他转过念头,五名荷枪实弹的警察将他团团围住,手里拿着他不认识的漆黑的一截东西,黑洞洞的指向他全身各处。

  既然都落到你们手里,还弄这架势干什么,吓唬人么?

  令狐冲微微冷笑一声,又把酒杯端了起来,笑道:“东方教主相邀?令狐冲好大的荣幸!”

  啥?

  张晓看到嫌疑犯的装束已经有点晕了,现在又听他说了这么一句,脑子有点乱。

  令狐冲?

  尼玛的老子还是任我行呢!

  这特么的哪个剧组的蛇精病偷了戏服穿出来,在这绑票案的案发现场过戏瘾?

  面对五名警察的手枪,居然还大大咧咧地喝酒,此人不是真的脑子有病,就是穷凶极恶之辈,不可大意了。

  “放老实点!举起手来!”

  令狐冲摇头,不明白他们说的是什么意思。

  既然抓自己来黑木崖,正主还没见面,头前带路就是,说这些听不懂的词儿唬谁呢。

  “小李!”

  张晓呼喝一声,立刻有一名干警把手枪收起来,换了一副手铐,小心地接近令狐冲,其他人更加紧张,手指已经摸在扳机上,嫌疑人很可能这时候选择反抗。

  不过,倒是没看到他有什么武器在手里,这是让张晓唯一能够稍稍放心的地方。

  然而,谁知道他是不是身上绑了密密麻麻的雷管** ?

  所以,能不开枪,尽量还是避免。

  小李靠近令狐冲,抖开手铐,径直去抓令狐冲的左手,打算将其扭到背后,迅速上铐。

  砰!

  令狐冲身怀一身华山绝艺,如何能被这种不入流的手法近身,只是施展出沾衣十八跌的功夫,小李仿佛还没碰到令狐冲衣角,就四仰八叉地摔了出去,手铐反弹到脸上,疼得他惨叫了一声。

  “嫌犯拒捕!”

  张晓怒吼一声,瞄准令狐冲的大腿,扣动扳机。

  最好别打死了,只要减弱他的战斗力就好,这嫌犯看上去身上还有功夫!

  然而,他手指刚刚扣下,面前的令狐冲忽地化作一道残影,竟然飞跃而起,同时发难。无巧不巧地躲开了子弹,随手把张晓手中的手枪打掉,随即按在他背后大椎穴上,内力到处,张晓浑身酸麻,无力再挣扎。

  “带我出去!”

  令狐冲厉声喝道,没想到在黑木崖上居然还有这样武艺低微的脓包,虽然他手中火器威力不凡,却还是一下子就被自己控制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