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315章 老顽童夫妻两地分居问题
  揽雀尾、如封似闭……

  昊学一个人在院子里,动作舒缓地演练太极拳。↑,

  从米国回来之后,生活仿佛平静下来,王晓燕还在凤凰村陪伴王学兵,据说腿伤已经大大好转,只是这些日子对昊学的大漠羊肉需求量越来越大。

  王学兵是个好客的人,这里有好东西的消息传开以后,半个凤凰村都来他这里讨上一点,虽然每家每户不见得要很多,可是积累起来数量还是不少。

  昊学觉得自己都快成了淘宝卖羊肉的了,时不时邮寄那么一大堆过去,还得用瞬疯快递,否则不新鲜了就没意思。

  赵歆忙着车行的事,据说是快开张了,没用昊学太多钱,居然选择的融资渠道。这姑娘不言不语,支起了挺大一个摊子,昊学没有多去过问,只是替她高兴。

  何婉君提前通过了期末考试,本来倒是在家里闲着,可今天学校那边有一个什么重要的活动,一大早就出了门。

  原本热热闹闹的绿柳庄别墅,居然把昊学自己留在家里,孤单地打太极。

  太极拳的确是集华夏武术之大成的巅峰之作,远比昊学之前理解的那些简单套路更加博大精深,奥妙无穷。

  昊学可是能直接跟张三丰对话的人,虽然练武时日尚短,但现在在院子里摆开架势,左手阴,右手阳,已经隐隐有了那么一点宗师的意味。

  当然,宗师的也只能是一个架势罢了,内功修为总是硬伤。

  自从在米国强行施展移魂**,把自己搞得险些内伤之后,昊学修炼九阴真经倒是更加勤勉,蛇胆养气丹也是药不能停。

  然而,内力修炼是少有捷径的,没有数年寒暑之功,终归是积累不够。

  “老周,关于姹女婴儿。攒簇五行这几句解释,你再具体给我说说呗!”

  练过一趟拳脚,通体舒泰,坐在客厅沙发上。给周伯通打去了电话。

  这老顽童最近居然不怎么沉迷游戏了,这让昊学有些诧异,先简单聊了几句自己的内功进境,解答了若干疑难,随后问道:“老周。暗黑破坏神通关了?”

  “是啊!”

  “怎么不去刷装备,我看你暗金装备收集了也没几件。”

  “没意思!我穿着垃圾装都一样通关炼狱,要那么好的装备有啥用?”

  周伯通的这个理由,竟然让昊学无言以对,显然他不是装备收集癖,这种事是不能强求的。

  昊学曾经让周伯通给自己用ipad拍摄了一段他打游戏的视频,结果是令人震惊的。

  风筝、聚怪、aoe、走位……

  每一项技术都称得上细腻精妙,澳门赌博网站:昊学羞愧地发现,仅以暗黑破坏神论,现在他的操作都赶不上周伯通了。

  这家伙绝对是个游戏界的奇才。难怪对什么装备收集提不起兴趣。

  到了一定程度,单机游戏再怎么制造难度,也终归是人工ai,难不住高端玩家的。

  可是,麻烦就麻烦在异界并没有网络,怎么才能让老周体验到网络游戏的乐趣呢,这真是个难题。

  一开始昊学曾想过,多弄几台电脑去重阳宫,让全真七子都学着玩游戏,然后和老顽童凑成八人。打一打4v4的对战之类的,把重阳宫给改造成南宋历史上第一个网吧!

  可是这个意思和全真七子稍微提了一嘴,遭到了众口一词的反对。

  马钰、丘处机等人悲愤地表示,现在排了值班表发电。已经算是不务正业到了极点,要是让他们再去仿照周师叔玩那些光怪陆离的玩意,不如当场自裁,以谢先师!

  吓得昊学赶紧打消了这个念头,过几年还要让马钰走一趟大漠,教郭靖一点内功基础呢。被游戏弄自杀了就有点囧。

  “老周啊,想媳妇儿不,我把你媳妇儿叫来重阳宫,你们团聚一下怎么样?”

  周伯通显然身具宅男的大部分属性,游戏玩腻了,估摸着只有女人能让他精神振奋一下了。

  果然,周伯通黯然道:“你是说瑛姑?我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说起来是我亏欠她的……”

  对于他那个死去的儿子,昊学也没有办法,除非有朝一日他学会了逆用时光轮盘,才有可能重返过去,在裘铁掌手下救人。

  “你这几天先随便玩玩我刚给你弄的《魔兽争霸3》吧,找瑛姑的事,包在我身上了!”

  这几个月以来,周伯通虽然游戏玩得飞起,但也没有耽误昊学习武的事,算是一个很靠谱的导师。

  所以,昊学投桃报李,总要为导师解决一下夫妻两地分居的问题。

  不知道瑛姑在哪?

  我知道!

  不就是隐居在黑沼么,过几年可能还会养两只灵狐什么的。

  昊学翻了翻手机,很容易就找到了瑛姑的号码。

  瑛姑,黑沼茅屋,刺绣。

  地方倒是不出所料,只是刺绣却让昊学微微感慨了一下。

  原本这瑛姑,听闻周伯通被困桃花岛,辛苦十余年钻研术数,试图破解桃花岛上的奇门遁甲。

  可现在昊学的出现,让周伯通不但没去桃花岛,反而在重阳宫里沉迷游戏,估计神算子瑛姑是不会再有了,然而这依然是个痴情的可怜女子。

  送这对苦命鸳鸯团聚吧!趁着年轻,生个小顽童出来也不算晚。

  突然想到,以老顽童在游戏上的天赋,如果生个孩子从小培养,能够投身现代游戏界的话,天下谁能抵挡?

  吊打aker不是梦啊……

  只可惜,不通网!

  昊学拨通号码,轻轻吟诵道:“四张机,鸳鸯织就欲双飞。可怜未老头先白。春波碧草,晓寒深处,相对浴红衣。”

  “谁?!”

  瑛姑一下子刺破了手指,一滴血珠染红了雪白的绣布。

  “周伯通就在重阳宫中,何以你不去相会?”

  昊学早习惯了这种惊慌失措,不以为意。

  瑛姑找遍房前屋后,不见人影,知道是高手大能,颤声道:“他……在重阳宫么?为什么不来寻我,倒要我去找他!”

  嗨!矜持害死人!

  昊学摇摇头,原来开始几年,瑛姑是怀着这个念头才没去寻周伯通,后来憋不住了去找,周伯通已经被困桃花岛。

  “既然两情相悦,何必计较主动被动!”

  昊学朗声道:“你知道他在重阳宫,他可不知道你在这黑沼隐居。去或者不去,只在你一念之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