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301章 放个屁你都知道?
  “手艺不错啊!”

  李富贵从来没把自己当外人,看着热气腾腾的带骨羊排,口水都差点流出来。超快稳定更新小说,本文由 。。 首发

  只可惜老王伤了腿不能喝酒,这好菜老哥俩不喝点真是跟少点什么似的。

  “小昊,你去买点酒?”

  居然是王学兵提起的话头,显然他也和李富贵是一样想法。老战友当然就是老酒友,这时候勾起馋虫怎么都忍不住。

  “不行!”

  王晓燕瞪起眼睛,这还了得,三岁小孩都知道病情恢复期不能喝酒,还反了天了!

  王学兵就用求助的目光望向昊学,意思是我这姑娘我是压制不住,靠你了,男人不能怂!

  昊学笑笑,“王叔伸手过来,能不能喝酒得看病情,我先来把把脉。”

  王学兵有点忐忑地伸了左手过去,一副等待宣判的模样。

  李富贵惊奇地瞪大眼睛,这是……中医?

  少见啊!

  中医不都是白胡子老头么,比如镇上那医院里的老刘,十里八乡的都有名。

  可这王老头的女婿,年纪轻轻,居然一副中医的派头,看上去透着神秘和诡异。

  骨折后能不能喝酒,取决于水肿是否完全消失,如果已经没有了水肿症状,少量喝酒是无妨的。

  结果很喜人,昊学放下手指,做了终审判决:“我去搞点好酒来,等我!”

  “昊哥。这能行吗?”

  王晓燕迟疑地问了一句,被昊学肯定的眼神顶回去。掀开门帘出去“买酒”了。

  “带着钱,西边有个小卖部!”

  王学兵在身后叫了一声,昊学却已经走远。

  “这小伙子是医生?”

  李富贵大是好奇,昊学一出门就赶紧问起来。

  “算是吧。”

  王晓燕含糊答了一句,其实昊哥擅长的何止医学一项。

  昊学一出门,就把手机摸了出来。

  要喝酒就喝点好的。村头小卖部就别去了。这种地方的实在靠不住。

  昊学还记得曾经在一个比较偏僻的小卖部买了瓶“雪碧”,喝了一口直接喷了。

  本以为是过期什么的,仔细一看,瓶子上清清楚楚的是“雷碧”,把他雷得外焦里嫩,无言以对。

  诸如什么康帅傅、脉劫、治治瓜子……最大的销售方向就是这些破烂乡村小卖部。

  昊学不想去买瓶金大福白酒,再喝出点什么问题来就不好了。

  “练兄,上次给你的几瓶酒,喝完了吗?”

  自从和梅庄四友取得联系之后。昊学其实还是时不时打个电话骚扰下的,平时多烧香,也免得临时抱佛脚嘛。

  琴棋书画都是极好的学问,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又用上了。

  丹青生练青林。就好个酒,昊学经常把各种陈年的国酒茅台送过去给他过瘾,那交情越发瓷实,现在让他位列梅庄第五友,练青林都举四肢赞成!

  “还没呢!昊兄弟又要送酒了?真是太客气啦!做哥哥的无以为报啊!”

  练青林大喜过望,这可真是好兄弟,酒就是自己的命啊!送酒就相当于送……呃、这个说法不好……

  总之人家能想着自己。这就很好,早知道上次的几瓶酒自己不用那么省着喝了,反正还有。

  “没喝完的话,给我传一瓶回来,用我上次教你的蓝牙方式。”

  昊学也不用太客气,开门见山。

  “啊?”

  丹青生的笑容僵在脸上,这怎么还带往回要的?太不讲究了!

  “别小家子气,回头我给你送一箱!”

  昊学无奈地催促一句,丹青生这才磨磨蹭蹭地把藏在内室的一瓶好酒给送了过来。

  “这么快就回来了?是不是小卖部里没拿出好东西来?那个老疙瘩不是好东西!我亲自去一趟!”

  李富贵度嘟嘟囔囔地站起身来,却见昊学把一瓶包装纸已经泛黄的酒瓶放在桌上,笑道:“忘了我车上就有好酒,刚才去取了来,你们可也别喝太多,王叔三两以内吧,李叔别超过二两!”

  啥?

  李富贵顿时瞪起眼睛来,“喂喂喂,小伙子你没搞错吧!是你泰山老丈人伤了腿,我可屁事儿没有,怎么他三两,我反倒才能喝二两??你小子舍不得你这点破酒还是怎么的?”

  王学兵也皱起眉头,这可是自己的老伙计,女婿这副做派有点丢人哈。

  “李叔,你的胃病太严重了,怕是已经到了影响睡眠的程度了吧?喝酒还是要适量,而且重点是要喝就别喝那些便宜的劣质酒,对胃的损伤更大!”

  咦?

  “你咋知道!”

  李富贵无所谓地摆摆手,不就是这点老毛病么,算个啥,总不能为了让它舒服了,让我全身都不舒服了。不过小伙子厉害啊,怎么看出来的?

  昊学笑道:“看你舌苔严重,腹部虚胖,手上还有代表眼中胃溃疡的褐色斑点。刚才我端羊肉进来的时候,那个味道很霸气的屁,是你放的吧……”

  呃!

  李富贵老脸一红,心想我放个屁你都知道,还能不能愉快地聊天了。

  “回头我给你开几副药,有病总要调理一下的,不然躺倒了还怎么喝酒?”

  昊学劝人的法子也是别开生面,从这老李头的爱好入手,果然一句话就把他降住了。

  不能喝酒,那可真是要了亲命。

  “他娘的,还是你老王运气好生个姑娘这么漂亮,女婿都给力。我家那小子三年都见不到回来一次,还跟我要钱,真特么是个败家玩意!”

  老李愤愤不平地先给自己倒了一小盅,一扬脖就下了肚。

  昊学笑道:“半两了哦,李叔。”

  擦!

  李富贵无语了,酒是前所未有的好酒,要搁平时,这一瓶他自己都还不够呢!

  今天硬生生被个外人限制在二两,浑身不自在。

  可酒是人家的,菜是人家的,还是在人家家里,要任性一把都没有底气。

  “来来来,王叔伤势大好,也多亏李叔帮着忙乎不少,做小辈的,先敬二位一杯!”

  昊学拉了晓燕,一起端起杯来,算是一个简短的开场白。

  王学兵从脸上笑到心里,这女婿真是太给力了,有面子!

  王晓燕眼波流转,居然也喝了一小杯白酒,更加显得面若桃花娇艳欲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