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300章 凤凰村
  劈手夺过昊学手里的药包,老头拆开来细细查看,甚至捻起来一点进嘴里尝了尝。要看书∈↗,

  “好药!”

  他一张沟壑纵横的脸上泛出极度赞叹的神彩,看向昊学的眼神顿时变了:“小伙子,哪弄来的这些好药?”

  昊学笑了笑:“找朋友弄的。”

  “你也是搞中医的?”

  老中医看这些药十分对症,甚至其中稳妥精微之处,比自己开的方子更胜一筹,不由得又是好奇又是敬佩,言辞上越客气。

  “学过一点皮毛吧,老先生不妨先去处理一下药物,咱们有的是时间聊。”

  “啊!好的好的!”

  老中医暗自惭愧,竟然一时激动,忘了病人还等着敷药。

  不多时,老头子去而复返,紧紧拉住昊学,把王晓燕都挤到一边去,先来了个自我介绍。

  “我叫刘化峰,是这医院的医生,小伙子叫什么名字?跟哪位高人学的医?”

  昊学看着这热情爆棚的刘老先生,无奈地应付了几句,讨论了一下关于骨折的治疗,更让刘化峰惊为天人。

  “昊学,刚才你用的方子里,楠香这味药,我刚才并没想到,你主要是基于什么方面的考虑加了楠香?”

  “咱们……保持肃静让病人好好休息行么……”

  昊学一路开了四个小时的高,精神略见疲惫,没有心情指点这位白胡子老头医术进步,比较婉转地提出了拒绝。

  呃!

  刘化峰这才醒悟过来,讪讪地一笑,不好意思再多打扰。

  “小昊的医术,到哪里都是亮点啊!”

  王学兵是早就亲身领教过昊学针灸神技的人,问道:“有没有考虑过,在回天药业还是有点屈才,该出来自己做个诊所?”

  自家女婿,没什么好客气的,王学兵当然也希望女儿跟着的人能有大出息。

  就凭这针法、这药方。何必给人打工看人眼色!

  昊学还没搭话,王晓燕已经快嘴快舍地接过来,“他都打算开医院了,还诊所!”

  啊!

  王学兵脸上喜色更甚。开医院,这可是好大的事业啊!

  看来这个叫昊学的年轻人,不但有水平,有想法,而且身家也足够丰厚。

  还是女儿眼光好。哈哈!

  高兴得连腿伤都忘了,一翻身想下床,牵动断骨处,唉哟一声躺了回去。

  “王叔别乱动……”

  昊学连忙伸手扶住,刚好刘化峰把刚熬好的新药糊端进来,重新仔仔细细给王学兵上了蝴蝶谷的好药,由昊学亲自上手,刘化峰在旁边沦为一个打下手的学徒,有一种大开眼界的感觉。

  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

  昊学虽然理论强于实践。也只是动作缓慢了些,一丝不苟地按照蝶谷医经上的手法上药,固定,绑紧,显得有条不紊。

  “行了王叔,我再给你弄点补钙的大骨棒之类吃吃,相信绝不会留下什么后患!”

  昊学很有把握地跟王晓燕担保:“不出两个月,保证恢复如初。”

  王晓燕放下心来,有昊学在这里,她这个亲生女儿反而有点插不上手的感觉。心里唯有甜蜜。

  两人衣不解带地在医院陪床,倒不寂寞。最头疼的是刘化峰经常过来拉着昊学问东问西,让他们本来一家人挺和谐的气氛经常被破坏得乱七八糟。

  于是,在医院住满一周后。王学兵决定出院。

  来自蝴蝶谷的药材,药性很足,断腿处已经感觉不到疼痛,正在飞恢复期,留在这里反正也是昊学亲手给换药打理,还不如回家图个舒心。

  王学兵出院。最郁闷的居然是刘化峰。

  这些日子,澳门赌博网站:时不时就能和昊学请教一下各种疑难杂症的治疗方案,昊学每每都能给出极其完美的答复,让他停滞不前了多年的医术,一下子突飞猛进。

  这个年轻人,简直就像是特意下凡来指点自己的仙人,不然怎么解释小小年纪就如此渊博,不管什么病症顽疾,经过他一言点醒,往往豁然开朗。

  现在完了,人家要出院了,以后还能去请教谁?

  昊学可是轻松了不少,本来是探病来的,现在搞得跟带徒弟似的,走哪去身后都跟着个白胡子老头。本来在王学兵视线之外,能和王晓燕稍稍亲近一点,现在全泡了汤。

  王学兵所在的村子,叫做凤凰村,名字足够高大上,然而一眼望去满目疮痍,别说凤凰,土鸡都不多见啊。

  莫非飞出王晓燕这只凤凰之外,把此地的灵气都耗尽了?

  凤凰村东边一间还算齐整的瓦房,便是王学兵的家了。昊学和王晓燕搀扶他出院回家后,这里炊烟升起,总算是有了几分人气。

  “老王,好福气啊!”

  有人探头探脑地进屋,说话有些随意,要不是亲近的关系,这可有点犯忌讳。

  人家摔断了腿,说什么有福气?

  王学兵一听这声音就笑了,“老李,闻着味就过来了?鼻子比狗还灵!”

  “李叔来啦,快坐!”

  王晓燕从床边的一张破凳子上站起来,把这唯一的坐位让给来人。

  这是王学兵在凤凰村里的老伙计了,以前当兵时就是战友,后来做了一辈子邻居,那关系真是够瓷实。

  这次王学兵受了伤,就是李富贵忙前忙后张罗着送去医院,又坚持给王晓燕打了电话。照他的说法,这时候不叫麻烦儿女,叫给他们尽孝的机会!

  李富贵眨了眨眼睛,虽然也是五旬年纪,脸上却有一种和年龄不相称的捉狭神色,趁昊学不在屋里,小声问王晓燕:

  “燕儿啊,事儿定了呗?几时请你李叔喝喜酒?”

  王晓燕有点脸红,可是说起喜酒这事儿,却貌似不是自己一个人能决定的。

  这婚礼的规模,有点大……

  “抓紧办啊,小伙子不错!”

  李富贵看了看在厨房里忙碌的昊学,“燕儿你从小就不进厨房,让你那不着调的老爹给惯坏了!倒是运气好,找个男人会做饭。”

  王晓燕红着脸嘟囔道:“在家里他也不做,都是……”

  呃,差点说漏嘴!

  李富贵疑惑道:“他不做?你反正是不会的。难道你们都出去吃?年轻人花钱可不要大手大脚的,京都房价贵,你们不得为未来好好打算一下?”

  “开饭了!”

  昊学俨然是半个主人,端着几盘菜上桌,招呼李叔落座,王学兵的断腿恢复得很快,已经可以勉强坐在饭桌边上。(未完待续。)

  ps:ps:感谢11.日慷慨打赏的熹黛尔冰祤、第666666次、方桢1997、天庭明朝大侠、业余&了解、王正危、如此的我、书友14o9281856o7o63、永远的辉夜姬、大海战士、奸ghehen、停留在记忆中等新老书友,西来拜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