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299章 低端小气没档次
  “王学兵的病床在哪里?”

  昊学在这里连个导诊处都找不到,只得随便拉过一个护士模样的小姑娘问了一句。

  “二楼靠窗的房间。”

  医院很小,和京都市那些人满为患、根本连熟人都能集散的地方 截然不同,那护士显然对这里寥寥的几个病号都很了解,随手就指明了方向。

  “爸爸!”

  王晓燕看病床上脸色有些难看,澳门赌博网站:一条左腿打上石膏的王学兵,扑到窗前,眼眶中有泪珠滚动。

  “不是叫你别过来么,就是点外伤,乡亲们嘴真快!”

  王学兵眼中掠过一抹掩饰不住的喜色,嘴里却埋怨着:“现在请假不好请吧?来看看就好了,赶紧回去上班,别让领导和同事有看法。”

  呃……

  昊学摸了摸鼻子,感觉挺有趣。

  好吧,王晓燕其实并没离职,包括自己,从工作关系上,还挂在回天集团呢。

  不过这上班……听上去怎么像是好遥远的事。

  现在自己要是去上班,那回天集团所有人都不用工作了,必然对自己进行惨无人道的围观。

  入职没几天,把集团的最高女总裁一举拿下,昊学现在在回天大厦里就是一个传奇……

  王晓燕也早就不去大厦里,现在她的工作,主要是帮昊学打理朝阳村的生态农场。好吧,理论上说这也算是和回天集团有关,毕竟刚刚上市的雪肤露,迅速成为回天集团的优质盈利项目,熊慧娟甚至亲自打电话过来催货呢。

  “小昊也来了啊,快请坐!”

  王学兵注意到了门口的昊学,心里更是高兴。这就相当于是女儿女婿第一时间来探病,这份孝心算是难得了。

  尤其是现在年轻人都忙,在企业工作的请个假比要个娃都难,这小伙子能和晓燕一起来,真是不错。

  “王叔。伤势怎么样,这医院是怎么处理的?”

  昊学实在是有点不放心,毕竟这医院门脸看上去,低端小气没档次……

  老年人摔伤。骨质的缘故特别容易发生骨折,之后的治疗和养护特别重要,如果恢复不好,那后半辈子都会留下隐患,不能马虎了。

  不过昊学既然到了。后续治疗不成问题,治疗骨折,中医才是王道。

  论及中医,古往今来谁能和昊学相比?

  他可是能纠集一群神人会诊的。

  “没啥事,冬天到了我闲着也是闲着,打算上房修理一下坏的瓦片,结果脚一滑掉下来了,正好嗑在台阶上,居然就骨折,真是人老了不中用了。”

  王学兵看到女儿和女婿。心情大好,精神头也健旺了不少,对自己这点伤势却没放在心上。

  “我看看!”

  昊学犹豫了一下,还是自己检查一下保险。也没客气,上去就开始解开王学兵腿上的石膏绷带,查看一下具体用的什么药物,伤势情况如何。

  如果有什么错漏偏差,自己也好补救一下。

  别的或许还不敢打包票,骨折自己要是不能治得完好如初,那真闹笑话了。

  “哎。你干嘛?!”

  刚进门的一个护士看到这病人家属怎么胆大包天,刚弄好的石膏绷带给拆开,哪有这么干的,这是多大仇?

  昊学随口答了句:“看看怎么治的。等会儿给我来点纱布什么的,我重新包好。”

  “不行!哎你……”

  护士说话完全没力度,又不能上去来硬的,气得一扭头就跑着出去,看样子是去喊人了。

  哟,中医?

  绷带拆到一半。昊学已经能够从药物气息当中辨认出,处理王学兵骨折的显然是中医的路子。

  果然,绷带和石膏里,断骨已经严丝合缝地接好,断折处是薄薄的一层药糊,处理得相当细致。

  不错!

  昊学赞叹一声,没想到这不起眼的小医院里,还有这样手法精湛的中医,这在京都都是少见。

  本来他已经做好准备,跟张无鸡取得联系,问他泡蒙古郡主泡得怎么样了,要是没泡上他就帮帮忙,关键是得弄点黑玉断续膏过来应急。

  现在看这状态,倒是没必要节外生枝,黑玉断续膏是得用在骨折断面上的效果最好,现在断骨都接上,看样子万无一失,不用再刻意让王学兵多遭一遍罪了。

  不过,这些中药的种类没有问题,药性上太差了点,得换些好药。

  昊学把绷带简单地裹了一下,先出门打电话,论起中药材,蝴蝶谷收藏的自然是绝佳的上品。

  “胡先生,给我拿点药。”

  跟胡青牛那早就不用客气,昊学正在想个办法,让他也能够打电话过来,只是为了突破那个“同步动作”的条件限制需要花些心思,暂时还没有好的法子。

  “好,昊先生要什么药?”

  这俩人挺有意思,互相称先生。昊学是因为跟随胡青牛学医,就以先生相称。而胡青牛那边则是觉得昊学神通广大,莫测高深,也不敢把他当成是后辈弟子。

  “当归、没药、续断、穿山龙、骨碎补、透骨草、沉香、地鳖虫、楠香……”

  现在对付区区的骨折,昊学已经不需要请教胡青牛,随手下的方子就足够稳妥。

  胡青牛一听,就明白昊先生有朋友骨折需要治疗,点了点头,这药方他也挑不出什么毛病,就去照方配药,用的自然是蝴蝶谷最精华的药材。

  蓝牙开启,药材传来。

  昊学进屋,却发现病床前多了一个身穿白大褂的老者。

  “你是胡闹拆了我的石膏绷带?”

  老者似乎很不高兴,指了指王学兵的断腿,“不相信老头子的医术,就另请高明!”

  “不好意思哈!”

  昊学笑了笑,人家处理得很细致很妥当,倒是自己冒犯了,该当说句抱歉,随即把手里的药包递过去:“以后用这些药材吧,恢复得更快些。”

  那白胡子中医更加不快,不但怀疑我的医术,还怀疑我的药材,真是岂有此理!

  本来打算拂袖而去,再也不管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你有能耐自己治去。

  但是昊学手中药包散发出的气息飘入鼻端,却让他一愣,停住脚步,用力嗅了几口,脸上浮现出惊讶的神色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