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295章 WJ的真正含义
  “我……就不去了吧,前阵子你不是跟我说弄个车行的事儿吗,我最近和一些部门正在谈细节,到了比较关键的时刻,走不开。”

  赵歆皱起眉头,似乎有点为难。

  “咳,管他什么细节不细节的,我让你开个车行也就是怕你闲着发闷,当玩的东西,你弄那么认真干啥,扔了它,米国玩一圈再说”

  可是赵歆摇头道:“要做就好好做啊,不然我还是感觉自己没什么用。最近好容易谈出点成果,也不好半途而废……”

  “行吧,你高兴就好”

  昊学没把那个还在萌芽期的车行当回事儿,却不能去打击赵歆的积极性。既然她做得热火朝天,那就由她去呗,当初折腾这东西的初衷,就是为了让赵歆有点事情做,求仁得仁,现在也不好强行阻止了。

  总动员的结果,515寝室果然倾巢出动,有的是和男朋友出国游玩,有的是直接去米国万里寻亲,还有像程爽那样的期待在异国他乡邂逅一段美丽情缘,尽快摆脱被人天天在寝室门口施展大召唤术的尴尬局面。

  除此之外,昊学和王晓燕也都办好了一切手续,有刘小宇介入,这几乎不费什么力气。

  “走啊,我们再去买点东西呗”

  王晓燕情绪很高,欢天喜地地再一次拉昊学出门。

  昊学脸色发黑,苦笑道:“晓燕,咱们只是去玩一圈,真不是去救济米国人民的……虽然一部分米国佬挺操蛋,然而那地方不是简朴寨。你大包小卷的有必要么……”

  “总要准备充分点吧?”

  王晓燕歪着头,似乎对昊学两手空空就出远门表示不解。在某些方面,男人和女人完全是两个世界的存在,无法沟通。

  说好的日上三竿呢?这才两竿,就被热情的王晓燕叫门吵醒。拉着去逛街购物。

  不陪睡也就罢了,连自己睡都要被打扰,还有王法么,还有法律么?

  “相识相恋相聚太激,不消一分钟心沉溺。风云在另一分钟变色,愿望被现实贬值……”

  这铃声的曲子。昊学其实也比较陌生,只是前些天通过手机的逆天功能,两个小时就把《碧血剑》的世界时间流转过100多年,曾经英雄少年的袁承志,已经成为墓中白骨。

  心中感慨之下。就想要找个《碧血剑》的主题曲来听一听,当作是对那些逝去人物的怀念。

  度娘表示,还真有这电视剧,只不过比较冷门,昊学没看过。

  一看打来电话的人,昊学就有点高兴。

  宋三金?

  最好是约自己撸个串喝个酒哪怕吹个牛什么的,也比陪女人逛街愉悦。

  女人逛起街来的战斗力,就算他凌波微步日渐熟练。也还是实在不想挑战。

  “三金,啥事?”

  宋三金的声音明显透着兴奋,笑道:“耗子。鱼塘彻底完工啦今天你有空过来不,主持一下引流放水仪式等水源引进来之后,明年开春就可以投放鱼苗,正式开始走起了”

  哈哈,果然是好消息

  昊学也喜笑颜开,还用等什么过年开春?那是说的正常鱼类。寒潭白鱼冬天投放。那才是正合适,连花大价钱购置的温控装置都可以省下来了。

  现代量产版寒潭白鱼。就要新鲜出炉啦

  赚点小钱应该没问题,也算给国家军队提供一点福利。我真是个爱国青年那

  “晓燕婉君,你俩自己逛街去吧,我得去朝阳村一趟,鱼塘完工了。”

  “啊?那我陪你去吧?”

  王晓燕有点不好意思,本来这鱼塘的进度是她在跟的,可这些日子听说要出国远游,急吼吼地买些东西,一时忘了那边的事。

  “不用啦,你们安心逛街,小事儿而已,我自己去溜达一圈。”

  赵歆也在忙碌,昊学这回谁也没带,只身驱车再赴朝阳村。

  时值十二月,谈不上天寒地冻却也是冷风如刀。

  昊学一身单衣出现,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不管认识还是不认识。

  修炼内功小半年,九阴真经突破至第二重,已达到寒暑不侵的地步,如果不是怕显得太高调,昊学现在还穿t恤短裤都没有多大问题。

  “耗子”

  宋三金第一个迎上前来,身后是筋骨硬朗的宋建设老汉,有了昊学一颗生生造化丹的帮助,他赫然也是穿着简单的冬装,并没有显得太畏惧寒冷。

  鱼塘落成,这几个核心人员自然一个也不能少,包括那个娘娘腔的武洁。

  “昊哥,就等你啦”

  果然,稍稍落后一点赶来的武洁人未到,声先至,昊学怎么听怎么还是有一股脂粉气,真是没治了。

  一照面,昊学就愣住了,盯着武洁手里的一只款式明显是女性的坤包发呆。

  “小五……你这包……”

  “哈哈,昊哥好眼力我这可是捡了个大漏”

  武洁很佩服地竖起个大拇指,凑过来炫耀道:“这包可不是一般的东西,这皮质连刀都划不破的,偏偏不是金属,而是动物皮革之类,完全无法想象吧?”

  “最奇妙的是,这包上还有我姓名的缩写可以说跟我缘分不浅呢”

  “昊哥你看看,这里有wj的字母,500块我就把它拿下了,就跟白捡似的……”

  昊学一脸无语,抬头看了看兴高采烈的武洁,“你确定,这是你姓名的缩写?”

  “是啊武洁wj,有什么问题?昊哥你语文没这么差吧……”

  昊学眨了眨眼睛,“好吧,这个暂且不提。我就问你一个男人手里拎个坤包是几个意思?你是觉得你已经足够爷们了,需要这个来调节一下阴阳平衡吗?”

  这个……

  武洁脸上也有点尴尬,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实在太喜欢它了,也就没顾上款式。反正……长这么大也被说了十几年的娘娘腔,不差这一个包了”

  靠,这是自暴自弃啊

  昊学被这家伙给气没电了,指着包上的铭牌,有气无力地解释道:“这是我给何婉君订做的皮包,wj是婉君的姓名缩写。前阵子被人当街抢了去,你买的……是赃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