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287章 韦春花的声讯台电话
  “甭废话了,赶紧说说,两刻钟……呃、现在应该说是三刻钟以前,你都具体做了什么?”

  昊学和韦春花不知不觉磨叽了十来分钟,赶紧切入正题。

  “三刻钟之前……”

  韦春花心想神仙怎么也这么无耻的,难道我那时候做什么,以你的法力侦测不到?分明是要我亲口说出来,你好过过瘾!

  唉!我们这行当不容易啊,连管理我们的神仙都这么龌龊下流,真是上哪说理去。

  “刚才接了个镖局的副镖头,三刻钟之前……我们刚刚开始,他们练武的体力好,足足折腾了我半个多时辰呢!”

  “具体,说具体点!”

  昊学心想这可不行啊,俩字折腾就高度概括了?

  我是要知道你怎么打通的电话,难道折腾一下就打个电话?那胡青牛拨我号码早就拨烂了!

  韦春花虽然是专业人士,还是被问得脸上通红,不是每个人都擅长把这档子事绘声绘色地描述出来的,你以为是小黄文写手啊?

  “那镖头也是熟客了,我们见面没说什么废话,喝了杯酒,就开始动手动脚。我这边按照标准培训流程,总要装作拒绝一下,给他助兴,然后……”

  这下说得可真是足够具体了,也难为韦春花记性不错,各个细节说得分毫无误,让昊学有一种身临其境的即视感。

  擦,真牛逼,这电话听得我身上小学都建起来了!

  昊学一阵无语,本来今天要涂黑何婉君就有点心火,这会儿越听越想下楼找妹子,尴了个尬的!

  可听来听去,韦春花连那镖头低端的调-情手法都说得详详细细,并没有半点和打电话有关的事儿啊。

  到底差哪儿了?

  “再从头说一遍!”

  直听到韦春花已经说到云消雨歇,付钱走人,昊学心想这都是我接到电话之后的事儿了。就赶紧叫停,想从头听一遍。

  韦春花渐渐有些不耐烦,神仙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嘛!

  算了,看在你送来那么好的宝贝的份上。我就满足你这个变-态的嗜好!

  韦春花把心一横,要取悦男人,那可是她的专业,就算是男神仙,也没什么了不起。

  不就是想听我那啥细节。说不定这会儿躲在什么地方那个那个么,这神仙真没品,老娘服了,给你来个痛快的!

  “那镖头进了屋,粗暴地伸出手,把我……”

  这次再说刚才发生的那场交易,韦春花侧重点没放在细节的复述上,而是把重心放在语气、音调、关键时刻的声息模拟,处处惟妙惟肖,就如同即时发生的事情一样。

  心想。这下你该满意了吧?撸管老祖?!

  噗!

  昊学本来小学就已经建成了,威武雄壮地旗帜飘扬,还哪经得起专业人士的有意挑逗,差点真变成了撸管老祖。

  “你脑子里都在想什么!!”

  韦春花讪讪地闭了嘴,心想这神仙太难伺候了!

  转念一想,脑子里想什么?啊呀真是神仙手段,连我接客的时候,脑子里开小差都指了出来?

  是了是了!一定是上仙不满意我的服务态度,觉得我不够用心,这才当头棒喝。指出我的不足之处,毕竟人家是当管咱们的神仙嘛!

  “上仙息怒,小女子不是有意开小差的,只是这种事儿做多了……实在也没什么意思。我当时的确是不够投入。这个问题我一定加强整改,深入贯彻落实上仙的指示,把工作做到实处,全心全意为客人服务,决不再弄虚作假,敷衍了事……”

  我勒个擦。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昊学目瞪口呆,难怪你儿子动辄就要开“丽春院、丽夏院、丽秋院、丽冬院”,做个四院联号的大老板,原来他母亲就是个领导的材料啊,这话说得痛心疾首,十足开展自我批评的架势,不服不行。

  等等!

  开小差?

  这个有点重要,关键是你开小差开去了哪里?

  多半这就是问题所在!

  昊学瞬间激动起来。

  毫无疑问,给自己打电话的方式,即将揭晓!

  “你开小差的时候,都想了些什么?”

  韦春花也有点迷糊,这神仙在接替管仲之前,是不是管八卦炉的?怎么这么八卦……

  这可就有点不好回忆啊,很多念头在脑子里一闪而过,这特么是丽春院又不是最强大脑,怎么可能全都回忆起来。

  然而,神仙就是了不起,人家有需求,还是得照办。

  “我记得,最开始我还和那镖头应付几句,没怎么走神,后来他开始干正事儿,我就懒得搭理他了,随便哼哼几句,脑子里最开始想的是,这次能给多少小费……”

  “呃……给了多少?”

  昊学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果然有八卦之魂埋藏在心底。

  “才五两银子,真心抠门,上次那公子……”

  “停!继续回忆,后来又想了些什么?”

  昊学知道一提起那位公子,韦春花能说一宿,赶紧叫停。

  “后来,我就想着最近为什么好像到日子没来那个啥……对了上仙你刚才说过,我是真的有喜了?”

  韦春花现在对这位神秘仙人越发信任,想到那位富家公子居然一炮走红,让自己有了他的骨肉,不由得喜上眉梢。

  “这个也不重要,继续往下说。”

  昊学现在没搭理还在胚胎状的韦小宝,不耐烦地催促韦春花说点别的。

  “再后来,我把那副镖头想象成那位公子,然后……”

  噗!

  昊学心想这还真会yy,你来当个女频写手估计也能混碗饭吃。呃、不对,问题在于你不识字……

  听来听去,都是韦春花天马行空的各种脑洞,完全没听出来和给自己打电话有啥关联。

  玛格吉,到底差在哪?

  昊学郁闷啊,我这深更半夜跟特么打收费很贵的那种声讯台电话似的,和几百年前的某职业女性聊得唾沫横飞,太蛋疼了!

  却听韦春花悠悠叹了口气,“做咱们这行的……”

  滚蛋,是你们那行!

  昊学立刻就想纠正,然而转念一想,现在自己是冒充人家的祖师爷,的确可以称得上是“咱们”,也就郁闷地闭了嘴。(未完待续。)

  ps: ps:感谢1121日慷慨打赏的王正危 、天庭明朝大侠 、第666666次 、业余&了解 、偶是夜殇、无聊灬红尘等新老书友,西来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