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285章 小女子是卖身不卖艺的
  保持电话畅通,昊学把一腔邪火都发给了油门,悍马车趁着夜色在宽敞的马路上横冲直撞,如同一头发情之后找不到伴侣的洪荒巨兽。

  何婉君重新穿好衣服,脸上仍然挂着红晕。

  她知道昊学哥哥一定是有天大的事情,否则的话,脸色不至于这么难看……

  当然难看

  昊学一回到家,连和晓燕她们打个招呼的心情都没有,一头钻进自己那间屋子里,恶狠狠地把手机摔到床上。

  我去你大爷的韦春花

  今天你要是不把怎么能把电话打过来的秘密给老子交代清楚,老子调集一个重炮连队,炸平你的丽春院

  不对,卧槽了倒是忘了你们这个行业最不怕的就是炮。

  昊学气得直喘粗气,车开得飞快,到家只用了10分钟,韦春花那边居然还在继续,这客人的战斗力可以,比韦大宝强。

  那我现在算什么?

  昊学悲哀地发现,自己的定位活像是个在门口排队等待的嫖客,还是对韦春花死心塌地不肯换人的那种。

  这都什么操蛋事儿

  半个小时以后,终于听到了韦春花甜得发腻的职业化道别:“大爷慢走,要记得常来呀”

  特么的你怀着孕呢自己不知道?还真是敬业

  韦小宝在这种条件下都能破壳而出,难怪是这么个混不吝的性子。

  “韦春花,能听到我说话吗?”

  强压着火气,昊学冷冷地问了一句。

  韦春花刚刚把客人塞到自己肚兜里的银子拿出来,掂掂重量。有点小开心,猛然听到有人在耳边说话,吓了一大跳。

  我勒个去,还有人没走?

  不对啊,上一个客人刚走。前一个客人也是我亲自送出门的呀

  谁无耻到这个地步,藏在自己屋子里听戏?

  啊哟刚才那场可有点激烈,不能便宜了这孙子,要给钱的

  “谁?给老娘出来,是院子里的人还是哪家不开眼的小混混?辣块妈妈不开花,赶紧麻溜自己爬出来。别让老娘揪你出来”

  她骂得无所顾忌,因为一般来说有钱人不会干这种事,还藏起来听个响?

  只要钱到位,我不管你来多少人啊,何必这么遮遮掩掩。

  所以。没钱老娘还怕你个蛋,先骂死这个没道德底线的家伙再说……

  昊学差点把手机砸了

  本来就窝一肚子火,就想问明白这韦春花用什么法子打过来的电话,平白无故就挨了一通扬州俚语的疯狂无脑喷。

  韦小宝是丽春院的骂战专家?

  那只是因为他妈妈早已经过了争霸江湖的阶段了,早就达到了无骂胜有骂的至高境界。

  儿子都恐怖如斯,做娘亲的可想而知,所以韦春花翻了脸,把刚才对客人时的假温柔收了起来。简直是昊学从未领略过的神一样的存在。

  “闭嘴”

  昊学忍无可忍,怒道:“你怀了孩子自己不知道?不知道积点阴德”

  韦春花一边骂一边也没闲着,床底柜里窗帘后面。查了个遍,没人那……

  这可就让她有点心里发毛,人影不见,说话偏偏还清晰无比,这是人是鬼?

  对于未知事物,越是文化程度低的人。恐惧越深。

  韦春花的文化程度……约等于0。

  所以她不禁有些害怕,也不敢再骂了。骂人她从来不虚。骂鬼……可没那个胆子。

  “坏了孩子?”

  韦春花心中一动,以自己的职业素养。这种事绝不会无端发生,就比如说刚才那位,就算他是阳顶天球千丈户必裂……也绝不可能在自己身上留下什么子孙根。

  唯一的可能是……那位公子

  想到这里,刚才还骂声高亢的韦春花,脸上竟然浮现出一抹纯真的笑容,是的你没听错,是纯真这个形容词。

  莫非,那一夕之欢,真的有了结果?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的?”

  昊学心想我特么当然知道,我还有录音呢

  不光知道这个,我还知道你儿子叫韦小宝,你孙子叫韦虎头和韦铜锤,你孙女叫韦板凳你儿媳妇儿一大堆我懒得点名。

  “别管我怎么知道,估计一两个月内就见分晓。你先给我说明白,怎么打电话过来的?”

  “殿……画?那是什么画?对不起,客官请自重,小女子是卖身不卖艺的。吟诗作画什么的我不在行,也不是丽春院的特长服务项目,要不贵客您去翠桃居看看?”

  她现在心中有点甜蜜也有点忐忑,甜蜜是疑似怀孕的事儿,忐忑当然是因为这个不见踪影的怪人,让她不敢得罪。

  昊学一拍脑门,心想就算她能拨过来号码,手里也绝对没有一个诺基亚什么的神器,不然韦春花就成了穿越党了

  诺基亚没有,不过这女人,倒算是喏,鸡呀

  “我是说,你是怎么能和我说话的?”

  “贵客此言何意?是您先和我说话的……”

  韦春花一头雾水,只觉得此人说话前言不搭后语,要不是透着诡异,早就继续开始骂战了。

  昊学眨了眨眼睛,竟无言以对,这话和她怎么就说不明白了呢

  他相信韦春花的惊讶是真的,她绝对不是有意要拨通号码,和300多年后的一个小青年聊聊天谈谈人生理想。

  可能性比较大的真相应该是:这韦春花无意中触发了什么开关事件之类的东西,让电话打了过来,类似于手机放兜里不小心误触的拨号。

  现在昊学想知道的就是,这个开关在哪里,事件又是什么事件,这对他很重要。

  如果能研究明白这个,很多事情都会方便许多。

  最起码昊学要插手某件大事,不用一天三遍的刷新通讯录。

  比方说光明顶之战吧,他只需要和张无鸡说说清楚,到地方了给我打电话,那就一切ok了。

  那天他可是什么都没干,手机一直刷刷刷。否则的话,要是刚好忙着和晓燕他们做些羞羞的事情错过了时间,张无鸡自己去找灭绝师太救五行旗,那老贼尼一掌就能拍得他魂飞魄散……

  “那你把刚才半小时……呃就是两刻钟以前,都发生了什么事情,给我从头到尾说一遍,任何细节都不要遗漏”

  昊学看看表,必须得弄明白打电话过来的时间点,这韦春花到底怎么拨通的号码。

  可是,韦春花脸上竟然有些忸怩,“贵客要是有需要,春花可以做主,给您打个折扣的。何必听别人的事情过干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