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284章 嗯嗯嗯啊啊啊
  “问世间,是否此山最高”

  昊学刚看到何婉君毛衣下面那身粉红色的……

  电话铃声突兀地响起来,把正有些意乱情迷的两个人都吓了一跳。

  此山最高?

  昊学笑嘻嘻地看了面前的山峰一眼,毫无疑问,这绝不是最高的

  和晓燕相比,这最多算是小山小岭,然而,别有一番韵味。谁说只有高山才有风景?

  “是否,另有高手比天高……”

  本来昊学是绝对不愿意搭理这时候的电话的,还有什么事情比眼前的更重要?

  这时候去接电话,全世界宅男一人一口盐汽水喷死你

  可总也不能不搭理,这边做着羞羞的事情,那边手机铃声持续播放什么“真爱有如天高,千百样好”,烦也烦死了,昊学可没有随着节拍啪啪啪的嗜好。

  况且,这个音乐太舒缓,明显不符合他的节奏。

  嗯……如果找个合适的话,《忐忑》不错,尤其是后期部分,简单粗暴无脑,比较配得上动作……

  昊学一只手贴着最后一层衣物放在何婉君柔软的身体上,另一只手摸出电话,打算先挂掉,再关机。

  要不是苹果手机不能拔电池,他连挂掉这个步骤都想省略的。

  谁的电话都不接

  昊学打定主意,这会儿甭管是生号还是熟人,就算是国家主席打电话过来,也让我忙完这一段再说

  可是,当他看清了手机上的来电人,动作僵住了,就连放在何婉君身上那只作怪的手抖停了下来。

  不会吧

  昊学刚刚发了狠心,这世上的任何人打电话,都不差这三五分钟的……我呸呸呸什么就三五分钟,应该说是三五小时才对

  反正就算是天崩地裂地球毁灭,也先涂黑了这个萌妹子再说。

  然而,这个电话。这个人……

  让他就算想要无脑挂断,也恐怕难以继续下面的好事。

  因为这个人,根本就不在这方世界

  《鹿鼎记》,韦小宝那位当过头牌的老妈。韦春花

  不会的,不可能的,一定是哪里搞错了……

  昊学拼命回忆,是不是重名,是不是自己啥时候认识了一个叫韦春花的姑娘。时间久了不小心忘记。

  可这样鲜明的名字,怎么会轻易忘记?

  不要骗自己啊

  难道,真的是《鹿鼎记》世界中,韦春花给我打来一个电话?

  我去年买了个表啊

  你特么的不去找韦小宝的爸爸,给我打什么电话,你又是怎么打过来的??

  自从金庸全集的手机通讯录开通以来,自己联系最频繁的,是胡青牛周伯通杨过这几个人,要说手机又出了什么幺蛾子,这些人无意中触发了什么条件。能给自己回拨一个电话,勉勉强强,昊学还是可以接受的。

  可是韦春花是什么鬼啊

  昊学甚至没有和她通过话,只是拨通号码之后,听了一段激情燃烧的床戏,还给录了音。

  这尼玛你都不认识我,也不知道我的存在,就能给我打电话?

  你肚子里怀了个花差花差韦小宝就了不起啊?

  昊学特别特别想管她什么韦春花马春花,或者其他什么春花秋月何时了的,直接按掉电话。先办了正事再说。

  但是……韦春花这个职业,让他有点虚啊

  就算现在强行挂掉,不接这个电话,就算趴在何婉君身上。脑子里也不可能不琢磨这事儿,毕竟从异界给自己打通电话,这是在是太太太诡异了。

  何婉君对自己情真意切,好端端的一个青春无敌美少女,自己这第一次选在车里,还可以说是情难自禁瞬间燃烧。可脑子里总想着另一个女人,就有点过分了。

  好吧,想就想了,你还想一只鸡?

  好吧,鸡就鸡了,那还是一只最少300多年前的老鸡?

  不行,这个电话不接起来,念头不通达

  万一发生点什么不可预知的意外,让身上的小学轰然倒塌,从此再也无法完成建造,那就亏大了。

  就算有胡青牛,去问这个问题,也特么丢面子啊。

  人家会怎么想?

  昊先生莫测高深,却原来是个……

  忍不了

  何婉君见他来了个电话之后,表情阴晴不定,极其精彩,想挂掉又有所顾忌的样子。懂事的女孩简单整理了一下衣服,含羞带怯地说道:

  “昊学哥哥,有事就先忙呗,我……我又不走的。”

  婉君靠谱啊

  昊学如释重负地点点头,终于做了决断,手指一划,接通了这个绝不可能的来电。

  “嗯……嗯……啊啊啊”

  我靠

  昊学又石化了,我说小宝他老妈,你大老远穿破时空给我打电话,就为了给我听这个?

  我特么还用故意去听你的?老子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听这个?

  你等着,我不整死你我不姓昊

  “整死我吧,公子好厉害”

  噗

  昊学心想这个字的丰富内涵,原来可以追溯到清朝?还是说扬州土话就有这么个用法。

  这明显不是对自己说的,却接得妙到毫巅,把昊学一下子给整没电了。

  好吧,我整不死你,你还是好好活着吧,要整我也整个年轻点的行么。

  等了片刻,电话里还是嗯嗯嗯啊啊啊,昊学彻底陷入疯狂暴走模式。

  这几个意思啊?

  老子就没见过干这调调的时候还给别人打电话

  呃……好吧,其实见过,不过那是在岛国爱情动作片里,那都是假的,假的你懂吗?

  现在你要我怎么办?

  昊学极其尴尬地看了看身边红晕满脸的何婉君,也不知这些东西她听没听到。

  简直是破坏哥高大上的完美形象

  昊学哥哥的朋友都是这种水准的?难怪成天捧着电话躲屋子里?

  这特么真叫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等着这该死的韦春花完事吧,也不知啥时候是个头。

  要是遇到个韦小宝他爸爸那水准的,也就罢了,要是碰见个胡青牛呢?

  这要等到天荒地老啊

  昊学特别特别想挂电话,但是韦春花的来电,却关系到一个极其重要的事情,让他投鼠忌器。

  “婉君,要不……咱们先回家?”

  无奈之下,昊学咬牙切齿地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总不能自己这里同步开工,刚到关键的时候,那边搞定了,一听自己这里也是嗯嗯嗯啊啊啊,再被百年老鸡嘲笑一番,可就没法做人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