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282章 正邪之间
  “陈哥,对不起,手下的兄弟不开眼,得罪了您朋友”

  虽然双方也算是老关系了,但是一个像是这房间主人的家伙从里屋钻出来,姿态还是摆得很低,脸上写满了歉意:“这样吧,这位小哥丢的东西不管值多少钱,咱们都认赔,说个数?”

  这是看在陈伟的面子上了,昊学觉得没意思,摆摆手,问道:“东西真的找不回来了?”

  陈伟这次也觉得有点掉链子,一般来讲这种东西不会真的失去踪迹,偏偏这回女儿的朋友求到自己,却没帮上什么忙。

  “老黑,给想想办法怎么出手这么快的?”

  那个黑脸庞的男人也不敢怠慢,冲屋里吼了一声:“小高,给我滚出来,给陈哥说说你到底把东西卖给谁了”

  这小高和昊学一照面,双方都惊呆了。

  昊学心想我勒个去,世界就这么小?

  这小高分明就是之前华医大中医院的学生会主席,陈湘月的前男友高笑

  好吧,搞大了人家肚子之后抛弃,这事儿办得不地道。可陈湘月也就是说句话把你开除了而已,干点啥不好啊。

  怎么一转眼,直接变贼了,这有点转变太快了吧?

  可是老黑一句话,让昊学顿时没了怜悯。

  “陈哥,小高刚入行才两年不到,有些规矩还不懂,您多谅解。”

  两年

  也就是说这货还在学校的时候就做这种兼职啊,那就没啥好同情的了。

  昊学的目光渐渐变得锐利,找机会得告诉陈伟,这小子就是搞大了你女儿肚子的人。

  高笑有些复杂地看了昊学一眼。顾不得这头,着急忙慌地扑到陈伟面前,装出一脸苦相,解释道:

  “陈哥,这事儿不是我干的。是我刚收的一个新人,说在公交车上发现个女孩背的包看起来品质很高,用刀片划了几下居然都没什么损伤我觉得那是好东西,就授意他跟踪女孩到学校,索性看准机会抢了过来。刚送到我手里,刚好就碰到个看好的买家。没犹豫,500块出手了……”

  老黑也在旁边帮着说话:“陈哥,我这兄弟有点苦逼,刚从学校被人家开除,所以干活急切了点。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叫他赔个钱就高抬贵手吧?”

  “高笑,赶紧给陈哥嗑一个”

  得,昊学心想这下不用我多费口舌了。

  赶紧远离几步,可别溅我一身血,恐怕这姓高的这回算是倒霉到家了。

  高笑?

  陈伟的脸色变了,开始打量这个贼窝里似乎属于中层的年轻人。

  “你叫高笑?之前没见过你”

  “是啊陈哥,幸会了我原来不是跟黑哥的。最近出了点事儿也不用再考虑学校那边,才过来这片。有机会我请陈哥好好搓一顿……”

  天地良心,高笑是真心不认识这个前女友的老爹啊。

  所以他不知道现在每说一个字都是在积累对方的怒气值。

  陈伟扫了昊学一眼。

  昊学又多退了几步。示意您想收拾人请随意,我只是个看热闹的,这小子和我一毛钱关系都木有。

  陈伟心中有数,点了点头,从兜里摸出个手机来。

  这是干啥?

  昊学看不懂了,莫非到了这时候。还给陈湘月打个招呼?

  完全没必要嘛,搞大女儿的肚子然后抛弃。这是哪个父亲都忍不了的事儿啊。

  老陈,不要怂。就是干

  “小李,在局里吗?”

  不是打给陈湘月的,昊学还没来得及动念,就听陈伟字正腔圆地严肃道:“带几个人过来,回春路159号403,有人当街抢劫之后拒捕袭警”

  嘶

  整个房间里响起一片倒抽凉气的声音,包括昊学。

  这下他全明白了,这警察可也不好惹啊,玩起阴的来一点都不虚,这是嫌一个抢包的罪过不够用的……

  记得在朝阳村,赵大宝曾经伙同严尽守的手下,跟自己玩过这个花样。

  昊学对这种**裸的阳谋也没有好的办法,索性痛痛快快举起烟灰缸给赵大宝开了瓢。

  现在看这高笑……明显是不具备这种勇气的。

  话说警察怎么都会这个套路,你们是经过培训的吧?

  老黑脸色大变,这么多年相处一直挺好,没有特殊理由的话,姓陈的不会这么搞自己。

  就算是丢东西的人来头很大,无非还得靠咱们这些人撒开网去拼命找那个卖掉的包,没必要玩这一套。

  唯一的可能是,小高和他有宿怨

  那没什么好犹豫的,关键时刻死道友不死贫道啊。

  “老陈,小高是这几天刚过来的,和我也不熟您抬抬手,放过咱们这些苦哈哈”

  陈伟不说话,点起一根烟,似乎在等人员到位。

  “陈哥包不是我抢的,我哪敢拒捕袭警啊……您看是不是误会了?”

  高笑眼前一黑,搞不懂自己什么地方做得犯了忌讳,眼看着对方就是冲自己来的,却猜不透原因。

  “我有个女儿……”

  陈伟俯视着脚下苦苦哀求的高笑,把警服脱下来,随手捞起一把刀,划破一个口子,然后慢条斯理地撕碎了几道,又穿回身上。这下子,我说你袭警,你就袭警了,不服气?

  嗯?啥意思?

  高笑一愣,莫非今天丢包的是他女儿?我赔还不行嘛

  “叫陈湘月。”

  扑通

  听明白了的高笑一屁股坐在地上,面若死灰。

  “昊哥,帮我说句话吧”

  片刻之后,他身形再次弹起,扑到昊学脚下,仿佛是要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昊学淡淡地说了句:“湘月去医院做手术那天,我刚好碰见,她很可怜……”

  这句话,彻底断绝了高笑的一切指望。

  过不多久,几个全副武装的警察破门而入,把已经瘫作一团的高笑带走。

  “小昊,你朋友丢的包,应该是流落在市郊了,追查起来难度很大,我叫老黑他们直接赔你钱吧?”

  “算了”

  昊学摆摆手,今天也算是长了不少见识。

  对于陈伟这样的警察,他不知如何评价。说他正派,可也各种手段阴招层出不穷。说他是败类蛀虫?可起码他做事的出发点是好的。就算后来堂而皇之地构陷高笑,那小子也算是罪有应得。

  或许,澳门赌博网站:很多事并不能简单的用非此即彼来判定,昊学一个人漫步在校园里,脑子里有点乱……未完待续

  ps:ps:感谢1120日慷慨打赏的书友140928185607063王正危业余&了解方云轩适合莫天庭明朝大侠红枫叶163等新老书友,西来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