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281章 另类的盗亦有道
  “以为我是和犯罪分子沆瀣一气的败类人渣?”

  陈湘月的爸爸的确离得不远,很快昊学就见到这个身着便衣的警察,见他国字脸写满正气,实在不愿意相信这是道貌岸然的假象。

  “小伙子,你来说说看,咱京都市的贼,能不能抓干净?”

  这个问题让昊学错愕了一下,还真没仔细考虑过。

  小偷三只手,人人都是深恶痛绝,恨不得能扫清灭净,然而在利益的驱使下,似乎总会不乏前仆后继者。

  昊学想理直气壮地吼一声:抓不干净是你们这些人的责任

  然而理性想一想,小偷小摸的犯罪成本较低,在法律制定的源头上,已经注定了打击力度的不足。

  “总不能因为抓不干净,索性不作为了吧,我看你和他们混得还挺熟?”

  昊学的语气中不乏讥讽,并没因为对方的地位敏感而有所顾忌。

  以他现在掌控的力量,澳门赌博网站:连京都市公安副局长严尽守都可以不鸟,何况这位看上去职位还不如前者的呢。

  “谁说我们没作为?至少现在,你丢掉的皮包是谁下的手,我10分钟之内就可以让他出现在面前”

  陈湘月的爸爸叫陈伟,一个挺普通的名字。他说得仿佛很严肃,却又泛起一个苦笑:“当然,这次的事情有点意外,刚好他们遇到了下家已经把东西脱手,对方又不是本地人……一般来说不会这么快的……”

  昊学隐隐有些想法,没有打断,听这陈伟警官还有什么高论。

  “就拿这京都市来说,有多少能在街上抓贼的警察?不到500人有多少贼?粗略估计就得有几万总不能其他警种都取消编制,光为了小偷小摸倾巢出动吧?”

  陈伟说得很坦然:“用几百人去控制几万人,抓得过来么?”

  “不应该重拳出击,强力打击犯罪吗”

  昊学插了一句,这陈伟说的,和他理解的情况。似乎偏差很大,从道理上觉得别扭,从实际操作环节却偏偏挑不出毛病来。

  “那都是媒体宣传的口吻……”

  陈伟摊开两手,说道:“国家法律就摆在那里。95以上的偷盗案件,涉案金额只够拘留的罪过,判不了刑。很多人前脚从拘留所出去,后脚接着干活,我们能怎么办?加强教育四个字。除了写在报告里,还有半点用处吗?”

  “抓一个处理一个,也比勾结一起强吧”

  昊学声音有些低,觉得这个内容有点不好消化。

  “这不叫勾结,我们一般称之为管理,用贼去管理贼”

  陈伟的音调倒是很放开,说得很畅快:“犯罪成本低警力数量严重不足,能管理小偷的唯有他们自己”

  “举个例子来说吧,你今天丢的是一只皮包,这通常没什么要紧。但如果你丢的是重要的商业文件呢?对小偷可能一钱不值。顺手丢掉,对你造成的损失可就大了”

  “现在我可以说,在我管理的辖区,这种文件丢失后找回的概率,超过80,当然也有一些意外情况不可控。可如果不采取这种方式,打击小偷的力度只能是忽强忽弱,导致这个数据很可能反过来,无序的状态,找回失物的可能。恐怕不高。”

  “再有,我所能控制到的一些所谓贼头,能发挥的作用可不仅在这一个方面,他们相当于是警方洒向社会的无数耳目。因为只有他们是不需要专注工作,而每天都在街上闲逛的,发现一些重特大犯罪线索的可能性,高得多。”

  “同时,我能约束这些小偷,只图财。不伤人。有些不守规矩的新人一旦出现,他们会比我们警方更早察觉,迅速把信息反馈过来。对他们来说,那些都是抢生意的同行,但是对社会来说,那才是更能导致不安定因素的毒瘤。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我们不但管理贼,还帮贼的忙,说沆瀣一气不好听,应该叫各取所需吧”

  昊学默然,有种三观尽毁的感觉,果然童话里都是骗人的,理想和现实的差距太大了……

  陈伟笑道:“这些东西,我整理成了论文,叫做《盗贼区域自治管理模式探索》,在去年公安部征文比赛中获得二等奖呢”

  “能找到抢我朋友包的人么?”

  昊学面对这个已经不好判断是好还是坏的警察,提出了一个要求。

  “那没问题,跟我来吧”

  陈伟站起身来,从从容容在前面引路,把昊学带到了华医大附近的一所民房里。

  这特么的就是传说中的贼窝啊

  昊学感慨万千,本来今天气势汹汹赶过来,打定主意要是抓住这些该死的,先揍个生活不能自理,保证让他妈妈都认不出来。

  可现在听了这一番奇谈怪论,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似乎是有点哭笑不得。

  “哎呀,陈哥你有事打个电话就好,怎么亲自过来了”

  一开门,一个**上身穿了条大裤衩的男人点头哈腰,把昊学和陈伟引进门去。

  因为陈湘月毕竟是涉世未深的女孩子,所以陈伟没叫她也跟来,一个人先回了宿舍。

  昊学觉得挺新鲜,饶有兴味地闯进屋子,看看这小偷聚集的地方是个什么状态。

  噗

  刚绕过玄关,看清了墙上一副画像,昊学差点喷血出来。

  这分明就是妙手书生朱聪的剧照啊

  83版射雕英雄传,妙手书生的扮演者许绍雄,手里一柄折扇,笑得有些夸张。

  好吧,你们都是同行,弄几个偶像级人物的海报挂着,我也表示理解。

  可画像下面还有香炉,上面还插着没灭的线香是几个意思?

  这尼玛是把朱聪当成了祖师爷去供奉啊

  瞧这做派,这伙小偷还真是自视挺高,居然供奉妙手书生,这可是射雕英雄传里的正面人物。

  前几天还和他通过电话来着,学了那么几招分筋错骨手。

  电话里,我可是叫“小朱”的……

  如此说来,你们这些渣渣,见到我都得叫祖宗啊

  ps:本章内容有点颠覆想象?很不幸,这并非是我异想天开的杜撰。本人因为工作关系,曾经和一个二线城市的公安局副局长聊过,这些都是他讲述的真实内容,文中说的那篇论文也是真的,名字我记不清了自己造了一个,而且当年获得的是三等奖,我给提了一格。

  我当时听他说完这些,觉得挺逗的,原来真相是这个样子……所以放上来,博大家一笑就好,毕竟只是市级范围内的东西,未必每个人所在的城市都采取这种模式,可以讨论,但无需深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