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280章 哪里不对?
  当然不会让你找着!

  随便谁丢个东西都能回头找着,你这是在质疑他们的职业素养!

  昊学身为一个守法公民,首先选择报警,接电话的一听只是丢了个皮包,爱答不理地备了个案,说有消息了给打电话。

  可昊学怎么听怎么都觉得对方是在说:再买个新的吧,我这里你就别指望了……

  话里话外,还嫌自己小题大做呢!

  找天剑出手?

  这种机关枪打蚊子的事儿有点犯不上,何况术业有专攻,天剑也不负责具体京都市下九流的管理工作,这种大海捞针的事儿,还是别给人家添堵了。

  昊学驱车来到华夏医科大学,停好车子,很快就找到了何婉君说的丢包地点,是一家奶茶店门口。

  熙熙攘攘,人流如织,哪有半点发生过抢劫事件的痕迹?

  喵了个咪的!

  昊学叫声晦气,暂时也只能认倒霉,好在何婉君皮包里没放什么东西,丢了一点钱而已。

  “老刁啊,最近生意怎么样?”

  他知道何婉君伤心的原因并不◎是皮包的价值,而是它代表的象征意义。一时找不回来,最好的办法就是再做一个。

  刁德全接起电话来,声音洪亮:“托昊先生的福,势头很好啊!这个月的货什么时候发来?”

  贪吃蛇餐馆每个月都能收到昊学邮寄的五条菩斯曲蛇,并且以这些高端蛇肉作为核心,打造了一系列限量级菜品。如今在魔都餐饮业已经是声名鹊起,惹得无数人眼红。

  但是。就算你能找到再多的五星级厨师,也绝不可能弄到同样的蛇肉。终究模仿不来。

  昊学心想你还急吼吼的催货呢,为了你这每月五条蛇,我可是让神雕大侠杨过跑的腿,面子大了去了!

  “老时间,别急。对了,上次做的蛇皮包不错,再给我补发一个吧?”

  刁德全就嘿嘿笑起来,他也是聪明人,那些皮包明显是送女人的。还有镌刻姓名缩写的铭牌,这些女孩怕是和昊先生都关系不浅。

  现在要订新包……这是又勾搭上了新人嘛!

  昊老板威武!

  做个包不算什么,刁德全承诺让工厂赶工,尽快给发过来,就是对于同样的“wj”缩写有些不解,莫非昊老板找了个重名的妹子?

  要么,上次是王佳,这次的叫温娇?

  刁德全餐馆生意火爆,人逢喜事精神爽。脑补能力也水涨船高。

  “昊哥?”

  昊学订了个新包,却意外在奶茶店里遇到个熟人。

  陈湘月。

  这个曾经遇人不淑的女孩,似乎已经从阴影中摆脱出来,恢复了几分往日的活泼。手里端着一杯奶茶,挺兴奋地跟昊学挥着手。

  既然巧遇,那就喝一杯……奶茶吧。

  昊学点了杯奶茶坐在陈湘月对面。因为刚放下订做蛇皮包的电话,也犯了脑补的毛病。

  按照他的规则。要是给陈湘月做个包的话,缩写刚好和晓燕的重复。xy。

  “上次的事,多谢昊哥了哈!”

  陈湘月主动提起话头,那次去医院做那种手术,难免有些失态,现在想想,何必为了个渣男伤心,不值当。

  “没什么,都是校友,我还是师兄,那都是应该的。”

  “昊哥是来找婉君的?”

  陈湘月笑得开心,却难免还是有点伤感。

  看看人家的男朋友,本事大,还知道陪女朋友。高笑那人渣怎么比?都怪自己当初瞎了一双氪金狗眼!

  算了!都说了不想他了,反正那货都被学校开除了,和自己再也不会有什么交集。

  始乱终弃不算违背校规?

  呵呵,真想搞事,校规那还不好找,高笑是因为考试打小抄被当场发现,直接开除的……

  这背后当然是陈湘月的手笔,他自己还一肚子冤枉不明所以呢。

  昊学含糊地点点头,没打算说得太具体,可陈湘月先问道:

  “刚才昊哥在门口转来转去的做什么?开始我还以为不是好人呢,背影没认出来。”

  既然说到这话,昊学也就随意解释了一句:“刚才婉君在这里被人抢了包,我过来看看,不过人早跑了。”

  自嘲地笑笑,有金手指也不是万能的,至少这种事,使不上劲。

  “这事儿啊……”

  陈湘月倒是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看得昊学有点发愣。

  看这架势,你有办法?

  这小女生真不能小看啊,短短几次接触,就隐隐有黑白通吃的意思?

  开除高笑当然走的是学校的路子,可这小偷小摸街头抢包党,分明是下三滥的手段。

  “爸,我朋友在学校这边被人抢了个包,你帮忙问问?”

  陈湘月看样子也没把昊学当外人,说得坦坦荡荡,放下电话跟昊学解释道:“不敢保证哈,不过估摸着问题不太大。”

  昊学挺好奇,不过忍住了没多问,先等结果出来再说。

  不到5分钟,陈湘月的电话响了,然而她听了几句却皱起眉头。

  “不好意思哦昊哥,他们这次的赃物出手很快,卖了500块,说钱可以退给你……”

  擦!

  昊学一方面惊叹于陈湘月老爸的能量,另一方面也对这价格很无语。

  500块?我那是菩斯曲蛇的皮包,5万块都买不来啊!

  “算啦,这点钱没啥意思。湘月,你爸爸是……”

  话问得不太具体,他估摸着这陈湘月老爹应该是什么贼王之类的人物吧,不然怎么一个电话5分钟就出了结果,自己瞎折腾半天都没个头绪。

  “我爸是警察,刚好分管治安刑侦这一块!”

  陈湘月说得很爽利,昊学却是瞬间石化。

  我勒个去啊!

  是不是哪里不对?

  都说警匪一窝,澳门赌博网站:可也没嚣张到这种地步吧?

  就算真的比自己想象得还黑,这陈湘月怎么说得如此坦荡自然,就像是什么荣耀的事情一样。

  一个大学还没毕业的女孩子,不至于无耻到这般地步吧!

  昊学不愿相信这一点,看着陈湘月,脸色有点难看。

  “我爸刚好在附近,你们聊聊?”

  陈湘月似乎知道昊学心里的想法,展颜一笑,笑容很干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