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273章 可怜天下父母心
  昊学这一睡,就是一天一夜!

  极度的疲倦,让他忘记了饥饿,告诉何婉君吃饭也别叫他,然后睡得踏踏实实。要看书¥f,

  “婉君!开饭了开饭了!”

  次日下午两点,昊学房间的门突然打开,神采奕奕的昊学大呼小叫,只觉得肚子饿得能吃下一头大象。

  何婉君又逃课了,昊学哥哥昨日一大早出门,下午回来倒头就睡,饭也不吃,几个女孩都很担心。这会儿连熊慧娟都等在客厅里,忧心忡忡地偶尔闲谈几句。

  昊学生龙活虎满血复活,大家脸上这才有了笑容,何婉君欢快地应了一声,飞燕穿梭般地奔向厨房,很快就响起了一曲锅碗瓢盆协奏,香气随即飘了出来。

  “我勒个去,闻着这香味更受不了啊!”

  昊学挠挠头,澳门赌博网站:从身上摸出一个瓷瓶,那是小龙女给他传送过来的原版玉蜂浆,可比自家生产的雪龙蜂蜜品质高了许多。

  一瓶玉蜂浆下肚,总算压了压饥火,看看四女凑齐了,笑道:

  “慧娟,我还打算今天睡醒了去找你呢,你来了那就正好!”

  他说的是交付雪龙蜂蜜的事情,熊慧娟闻言却是心中喜悦,自觉在几个女孩面前倍儿有面子。

  “你们都吃过了吧?我不客气了哈!”

  何婉君手脚麻利,很快就是几个精致的小菜上桌。都是自己人昊学也不用装假,风卷残云般地扫荡干净,满足地拍了拍肚皮。

  爽!

  “难得凑齐,晚上一起吃个饭哈,请你们吃点好东西,慧娟不急着回去吧?”

  呃……

  几个女孩一齐翻了白眼,您这是刚才没吃饱?

  一个人打扫了四盘菜三碗米饭半锅汤,刚收拾完碗筷就开始商量晚饭的事儿,是用生命在吃饭啊……

  何婉君连忙道:“昊学哥哥我再去给你做点?”

  “不用啦,还得忙个事儿。在家等我!”

  有了这话,熊慧娟也就没离开绿柳庄,等着吃昊学所谓的好东西。

  何婉君有些委屈,难道我烹调手艺下降了?昊学哥哥是不是嫌刚才的菜不好吃?

  昊学其实也没走远。径直去到绿柳庄2号别墅,敲响了房门。

  “昊先生!快请进!”

  吴书振热情地把昊学迎进门,忙着去沏茶洗水果,笑问道:“昊先生这次又有新商业合同了?”

  之前贪吃蛇餐馆的刁德全给昊学寄过来的合同,吴书振帮着昊学仔仔细细梳理一遍。确定没有任何问题。合同全文对昊学方面的约束极低,只有每个月供应五条那什么什么蛇的条件,然后就划出了4o%的股份份额,还有一系列对昊学有利的条文。

  听说这位昊先生只是跑了一趟魔都,随随便便就把这家价值数百万的餐馆弄到手接近一半,真是匪夷所思。

  当然,如果他亲口品尝过大圣金蛇羹的味道,或许会有新的理解和感触。

  “这个真没有,我今天是为了思雯来的。”

  昊学笑呵呵地指了指嘴里含着糖果玩耍的少女,这也是他早就承诺的事情。吴思雯病在脑部,同样需要以气御针的手段来诊治。

  啪!

  吴书振手里提着的茶壶摔碎在地板上,霍然抬头望着昊学,万没想到惊喜来得如此突然。

  这些年来为了女儿的病,不知跑了多少医院,花了多少时间、精力和金钱,却只能看着女儿一天天长大,智力始终停留在几岁女童的阶段。

  为了女儿曾经提过的钢琴爱好,他不惜背负恶邻之名,赶跑了好几批房客。直到昊学出现,竟然让他看到了一丝曙光。

  “昊先生,你、你是说……”

  吴书振身为业内知名的大律师,巧言善辩伶牙俐齿那是基本的专业素养。可这会儿居然激动得口吃起来,地上打碎的茶壶更是无暇顾及。

  “不是早就答应过你么,这么惊讶做什么!”

  昊学慢条斯理地取出针灸用具,笑道:“思雯不太会配合我,我先给她扎一针催眠,完全无害你别担心。”

  治疗的过程很顺利。比渐冻症容易了很多,毕竟思雯的病症集中在脑部,昊学只用了十二枚银针,就基本清除了病灶。

  昊学收了针,稍稍有些疲倦,却不至于像昨天那样内力透支。

  “行啦,等她睡醒过来,病症应该痊愈。但是因为从小没上过学,所以表现上还是会和低龄女童相仿,这就得慢慢引导教育,是个细致的工程了。”

  “昊先生,妙手仁心,大恩大德啊!”

  吴书振老泪纵横,根本控制不住情感的宣泄,十年心病一朝散尽,双膝一弯就要下跪,“我替思雯死去的母亲,一起给昊先生磕一个……”

  “太客气啦!”

  昊学有些感慨地伸手扶住,可怜天下父母心,如果得病的是自己,那父亲也一样不会放弃,哪怕十多年看不到希望。

  乌鸦反哺,羊羔跪乳,兽犹如此,人何以堪?

  失踪十年的爸爸居然是被困米国,或许不用三个月,天剑那边就能给自己传来好消息。

  “昊先生,晚上有空吗,一起吃个饭,让我表达一下心情……”

  “呃,那倒不用啦!你好好照顾思雯就好,咱们改天有的是机会。”

  昊学有些招架不住吴书振的热情,好容易才推辞掉饭局,被千恩万谢着一直送到自家门口反正也没多远。

  接连两天,把之前承诺的两个病号彻底治愈,昊学心情也放松了不少,晚上就近去了那家“鱼羊一锅鲜”饭店,打算请几个女孩子品尝一下正宗的寒潭白鱼炖大漠羊肉。

  人生何处不相逢,却没想到在这家距离绿柳庄不远的饭店里,又巧遇了吴书振父女,还有他那个建筑老板弟弟吴书华。

  “小昊!哈哈正说着你呢,你这可是救了我哥一家的命啊!”

  吴书华眼尖先现昊学一行,立刻起身迎上来,笑道:“刚才我还在埋怨,说我哥不会办事,怎么把恩人就这么放走了!正好你们也过来吃饭,这可是天意,给个面子吧?”

  到了这个份上,昊学也是盛情难却,只好听吴书华的安排,换了最大的包间,拼成一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