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266章 凌波微步立功
  京都郊区的一个工地上,几个衣服脏乱的汉子聚在一起,神色都有些紧张。∷∷,

  “都给个痛快话,生意上门了,干不干?”

  一个像是领头的不耐烦了,压低声音催促道。

  “打得太重了……这要是被抓着,会蹲监狱吧!”

  有个约莫只有20来岁的青年似乎很犹豫,连连摇头。

  “那你就在这里搬砖吧!我看你搬几年才能回家娶媳妇儿!二丫能等你?到时候等你攒够了钱,就特么剩村头李寡-妇炕上还没人了!”

  那头目嘲笑道:“现成的钱,咱们干一票就走,每人能分两三万,回家那边起一座瓦房,也不用出来打工出苦力!”

  “对方要是不给钱怎么办?”

  “那……”

  头目也犹豫了一下,对于这种四处撒网联系来的业务,谈不上什么信誉保障。一咬牙,发狠道:“那咱们就先把目标控制住,再给那边打电话要钱,不给的话,咱们改绑票,找目标的家人要钱!”

  越玩越大了,那青年本来对这种敲闷棍收酬金的事都不太敢做,一听说还可能切换成绑票模式,果断选择放弃。

  “你们去吧,我还是搬砖好了。”

  “靠!这怂货!”

  剩下的三个人骂了一句,也不好强求,嘀嘀咕咕讨论了半天,算是初步商议好了行动细节。

  昊学在房间里百无聊赖地刷了半天通讯录,等人上门来找揍。

  通讯录上的大侠小怪们,没什么新鲜的东西,唯一让昊学意外了一下的是,万里独行田伯光居然一个人悄没声地跑去了黑木崖。

  这货被自己一套爱情动作片给搞得直接戒了色,也是罪过,这会儿去黑木崖做什么?

  可怜小田同学还以为和他对话的是东方不败,这几个月闭关苦苦钻研各种经典动作,自以为有所收获,却再也没得到东方教主的消息。实在对那画面中各色极品美女心痒得厉害,索性独闯黑木崖而去。

  祝你好运!

  昊学算算时间差不多,懒得去搭理田伯光的事,晃晃悠悠出了门。希望代人复仇团队可以给自己一点像样的惊喜。

  “是不是他?白色t恤黑色短裤,除了很帅这一点并不太符合之外,其他的都能对上。”

  茹家酒店的一个角落阴影里,三个人盯紧了刚出门的昊学,开始确认目标。

  “应该没错了!这都11月底了还穿这身打扮。太鲜明醒目了,错不了!”

  “老大,这小子不知道冷吗?会不会是有什么内功之类的,咱们别是撞到铁板上了吧?”

  “你丫的武侠小说看多了啊?哪那么多内功!况且,你没听过武功再高也怕菜刀?咱们手里有家伙呢,怕什么!”

  昊学很失望,这种业余团队就是靠不住!

  还尼玛藏墙角里,说话声音都不知道控制得再低点,让老子想不注意到你们都难……

  算了,反正今天就是为了过过瘾出出气。得找个差不多点的地方,总不能在酒店门口就修理这些人渣。

  左右看了看,装作不知情,走进一条比较僻静的胡同里。

  果然,那三个白痴喜出望外地跟进来,还知道玩个包抄,把昊学堵住了。

  “小子,你得罪人了知道不?”

  身为团伙老大,这时候自然还是要出来交代几句话,也好师出有名。赶紧干完活好去讨酬金。

  “得罪你麻痹!”

  昊学这些日子心情都不太晴朗,那还有什么客气的,脚下踏着凌波微步,足尖一点就窜到眼前去。一巴掌打了他个满天星。

  “我靠,弟兄们给我上!”

  那老大没反应过来,只当是自己大意了,还叫喊着指挥围攻,昊学却已经全面开火。

  自从习武以来,的确如同周伯通所说。都是自己练,最大的弊病就是缺少拆招的对象。

  这几个货谈不上什么对手,但却算得上是合格的人肉沙包。

  九阴真经、太极拳、凌波微步,用来虐杀几个小流-氓,画面真是惨不忍睹。

  惨叫声不绝于耳,5分钟没到,昊学拍拍手踢踢腿,很是有点意犹未尽的感觉。

  战五渣啊!

  就这样还群发短信,吹得跟杀手集团似的?

  这水准的,我能打十个……

  昊学练武也有小三个月了,名师指点、丹药辅助、顶级功法,到头来却没什么用武之地,想想还挺遗憾的。

  牛刀小试收拾了几个不学好的流-氓,心情稍稍爽快了一点。

  只可惜,周伯通所说的那种“生死危机”,那是半点也感受不到。

  这仨逗逼就算端着ak47,也学不像恐怖分子,根本上不了台面,活动活动手脚揍一顿,权当健身了。

  昊学扬长而去,对滚地葫芦似的三个战五渣看都懒得多看一眼。

  然而,刚刚走出胡同,昊学浑身汗毛猛地炸起,一股危机感瞬间笼罩心头,像是被什么极其危险的东西锁定住!

  什么情况?

  昊学一惊,来不及多想其他的,身形一闪,先回到刚才的胡同,简单找了个掩体。

  刚才那种感觉……就是传说中的生死危机?

  然而当真正面对它的时候,昊学根本没有时间去领悟体会什么,全部精神都凝聚起来,寻找杀机的源头。

  难道刚才那些战五渣只是引子,这个代人复仇的垃圾短信,还能搞出层次化的袭击?

  太扯了吧……

  危险!

  昊学刚刚转过一个荒谬的念头,澳门赌博网站:就觉得对方的攻击接踵而至,急切间竭力运使凌波微步,让身形在狭小的胡同里转了一个诡异的圈子。

  砰砰砰!

  接连几声枪响,都打在空处,昊学心中却猛地一沉。

  居然有枪械?

  这不是寻常街头流-氓,这是真正的杀手!

  昊学侧身贴墙躲避,已经大致判断出了枪响的方向。

  刚才为了打得痛快,选择了一条少有人经过的僻静胡同,这会儿尽管有枪声,在消音器的作用下却也没吸引到什么注意,昊学知道在对方枪口下逃走的概率不高,只有解决掉这个枪手才行。

  拼了!

  多日苦修的内力和轻功在这一刻发挥到淋漓尽致,以凌波微步窜出来,凭借步法飘忽难测的方位,再次让对方一枪打空。

  没有丝毫的犹豫,昊学手中早就扯下来的防盗门钥匙,用千手如来的暗器手法电射而出,如同出膛的子弹一般,激射那名持枪杀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