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248章 心之所安
  “刘老哥,我出去一趟哈,尿急……”

  昊学祭出尿遁**,推门出去。

  “小神医出来了!”

  现在昊学的名声也渐渐传开,大家都知道中医门诊来了一个医术高明的年轻人。

  和开始的待遇天差地远,昊学现在面对的,是一张张尽管有病痛,却还是绽放开的笑脸。

  “小神医,刚才的事……对不起!我不知道您是这里的医生,还以为插队呢,怪我嘴欠,不好意思哈!”

  有带头嘲讽昊学不懂规矩不守道德的人,这会儿纷纷凑上前来,点头哈腰地赔不是。

  现在可是在医院里,所谓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还没看病就得罪了医生?那还得了!

  这种时候对医生巴结还巴结不过来呢,没收你红包都是客气的,何况你还就差指鼻子骂人家了。

  昊学有些感慨,其实病人对医院的要求很低,甚至可以忍受委屈、可以不要面子,只求能把病治好,这是唯一的诉求。

  然而现在个别的无良医生,利用这点诉求作威作福,甚至骑在病人家属脖子上拉屎。

  √

  他收拾掉的韩跃进父子,就是这样的典型。

  华夏国之大,未必只有一对这样的父子。昊学看看面前这几个唯恐得罪自己、一个劲说小话的人,心中的那个开设自家医院的愿望,更加强烈。

  管不了天下,至少我可以打造属于自己的一方净土。

  昊学简单安抚了一下众人情绪,刚才不过是误会而已。没必要睚眦必报。既然和刘谨辰并肩坐诊,那他现在就是医生的身份。医者父母心,对急切中病患的一些情绪化的行为。应当给予一定程度的谅解。

  离开人群,昊学却没有找厕所,而是直接去到中医门诊抓药的窗口,看到了刚才求医的那两个人。

  “大夫!”

  中年人认出来昊学就是刚才坐在中医专家身边的人,虽然一直没说话,但是听排队的人说,这也是一个手段高明的医生,连忙打了个招呼。

  “唔,药开好了?”

  昊学随意地一伸手。接过男人手中的几样药物,有需要煎煮的中药方剂,也有盒装的制式中成药。

  “刚抓完药!大夫您看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么……”

  那男人似乎有些紧张,尽管父亲很可能已经是生命最后的阶段,但还是不想放弃渺茫的奇迹。

  “没什么不妥,我只是来看看药性怎么样,别误了事。”

  昊学不动声色,将其中一种叫做灵仙止痛丸的瓶装丹药开了封,装模作样地闻了闻。然后又拧紧瓶盖,笑道:

  “不错,刘医生开的药都很稳妥。回去按时给你爸爸服药,注意生活中不要暴饮暴食。半年内始终保持饮食清淡,不要给胃部增加更多负担,明白吗?”

  “谢谢大夫……啊?”

  中年人搀扶着父亲。聆听这位小年轻的医嘱,开始还挺感动。人家都追过来特意查看药性,这么认真负责的好大夫可不多见。

  可是听到后面。越来越迷糊。

  暴饮暴食?谁家胃癌晚期患者还暴饮暴食!

  都是基本吃不下去东西的好吗,爸爸病了不到半年,原本挺魁梧的身子现在都瘦成了一把骨头。

  要是还能看到爸爸暴饮暴食一次,当儿子的心里或许还能舒服点。

  男人忽然有些难过,然后又听到了这小医生说“半年内饮食保持清淡”,更觉得荒诞。

  各大医院都下了结论,现在爸爸的病情,绝对拖不过三个月,还哪有什么半年的事?

  昊学却没有多解释,仿佛只是来说了几句没头没脑的废话,就飘然而去。

  这对父子都没有注意到,昊学打开那瓶丹药后,用精巧迅捷的手法,往里面投了一粒药丸。

  生生造化丹!

  那是昊学身上仅存的最后一粒。

  昊学知道,澳门赌博网站:这丹药逆天造化,神效非常,甚至连胡青牛都无法仿制,只是说制造药丸的人医道修为只怕还要在他之上。

  若是这丹药用来挽救一位高官的性命,昊学或许可以因此获取想象不到的好处和便利。

  如果拿去拍卖,所得的价值会是一个天文数字。

  然而今天,为了这个素不相识的男人,为了一句心中的“孝子不应该绝望”,昊学没有任何条件地把丹药送了出去,没有索要一分钱的代价,甚至没让对方知道是自己换了药物。

  图个什么?

  心之所安吧!

  这个宁可割掉自己的胃也要救父亲一命的男人,打动了昊学。

  眼睁睁看着悲剧发生,明明有能力也不去阻止?

  昊学终究不是那种利益至上的人,事实上他从来也懒得计较赚了多少钱,怎样做事获利更多。

  如果为了搞钱,那让胡青牛提供几种成品药方,成立医药公司或者直接和回天集团联合开发,昊学要站在世界财富巅峰,用不了太久的时间。

  然而那又如何呢?

  金手指在手,只为弄个腰缠万贯富甲天下?格调太低了吧!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昊学跟随胡青牛苦修医术,甚至不惜开一家医院来磨练技艺,为的可不是一点眼前利益。

  就比如说今天遇到的这种胃癌晚期患者,排除生生造化丹之外,难道真的只能回家等死?

  生生造化丹也是人研制的,并不是天上神仙施展的法术。

  朋友圈里没有神仙,这人间的事,终究还是得靠自己!

  毒手药王无嗔可以研究,我就不可以?

  昊学握了握手机,脑中浮现出十四个**的异界武侠空间,轻轻对自己,也像是对世界说了句:我不服!

  予人玫瑰,手有余香。

  这最后一枚生生造化丹,最终倒也发挥了相当的价值,只不过现在的昊学,可没有那么复杂的想法,他只是图个念头通达而已。

  回到诊室内,继续和刘谨辰一起瞧病,两人的交流越来越通畅,也渐渐不用见外,积极讨论病情,寻求最佳解决方案。

  昊学师承的是数百年前的蝶谷医仙,虽然起点很高,可是和现代很多病症都有些脱节,刘谨辰的诊疗手段,让他受益匪浅。

  而刘谨辰这边更是眼界大开,只觉得这个小小少年竟然像是一座珍稀的中医宝库,许多理论和见解的提出,自己都只有消化吸收的份,根本没法站在同一水平线上去辩论。

  不知不觉间,一个下午过去了。

  放在平时,刘谨辰已经到了准备下班的时间,可今天他两眼发亮,丝毫没有疲倦的意思,看样子就算通宵也大有可能。

  昊学可没那个心思,琢磨着怎么告辞比较合理,这时候又一个病人进门,刚和昊学打了个照面,啊呀一声,扭头就走。

  “靠!你给我回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