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247章 孝子不应该绝望
  昊学笑笑,没说什么,望诊本来就是扁鹊一脉的强项,何况刚才那人的颈椎病是如此的严重。

  淘宝近年来火得一塌糊涂,站在圈外,只看到剁手节来临时,那高达11位数的销售数据。其实每个行业的从业者,都会吐槽自己的工作辛苦艰难,赚的卖白菜的钱,操的卖白粉的心……

  只有真正投入进去,才会发现,哪一行都不容易。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的背后,是三百六十行要做精做强,都需要汗水的浇灌。

  就好比刚才那个淘宝店主,昊学可以看得出来,他最少有持续三年的时间,面对电脑每天十几个小时,积累的病根一旦全面爆发,恐怕就不是小病。

  先前一个脱臼的,加上这个落枕的,一出门当然有很多还在排队的病号询问情况,他们也都是慕名而来,很多人对于这位名气很响的老中医并不足够了解。

  结果,通过这两人的嘴,昊学倒是渐渐打响了名气。

  大家都知道,现在在二院中医门诊里,不但有一个老神医,还有一个小神医,听说手段也是相当高明

  群情振奋

  大家都是来看病的,同时能得到两个医生的诊治,那相当于是小小会诊了,当然只有好处。

  于是,消息传开,排队的长龙继续延伸,竟然从三楼的楼梯间,都排到二楼去了。

  有些人的表情比较尴尬,他们刚才对疑似插队的那一对男女冷嘲热讽,各种道德压制,没想到……人家是医生

  “大夫。救救我爸爸”

  来了个激动的,一进门就扑到刘谨辰桌子前面,声音拖着哭腔,就差下跪了。

  昊学的目光却集中在他身后跟着的一个老汉身上。

  脸色蜡黄身形枯瘦两眼无神表情当中有痛苦但好像已经开始麻木……

  这病不轻

  昊学迅速有了初步的诊断结果,看这状态。恐怕是什么不治之症了。

  不用刘谨辰发问,那中年男子就急切地说了病情:“我爸爸三个月前查出的胃癌,晚期。做过手术化疗各种药也都吃了一大把,可是做检查,癌细胞又扩散了,我们……实在是走投无路了啊听说刘医生这里妙手回春。请您务必救救我爸爸”

  刘谨辰微微叹了口气,看向昊学,后者也刚好把目光投射过来,两人再次相对苦笑。

  这是中医面对的另一个窘境了。

  现代人有了病痛,绝大多数人第一选择都是西医。经过医院一条龙服务之后,多半也都是痊愈的。

  尽管这个过程中不少花钱,可能也遭点罪,但只要治好病,大家最多只是吐槽而已。

  但是,所谓药医不死病,佛渡有缘人。

  总有些疾病,是现代医学发展到今天。仍然束手无策的。

  最可怕的杀手几乎相当于死亡通知书的就是癌症。

  某些器官的早期癌变,或许还能及时处理,增强生存能力。然而胃癌到了晚期。基本可以认为是大半只脚踏进了棺材,不管什么医院,都不敢拍胸脯打包票说能治。

  而这类病患,在常规医疗手段完全绝望之后,这才开始找到中医,把中医当做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然而。中医也是医,那不是神仙啊

  对于癌症。中医虽然也能提出些药方和对策,但总不能说治一个好一个。主要看病患的具体情况,求生意志等等。

  于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靠不住之后,很多人认为中医也不管事儿,印象进一步恶劣。

  好比说,你给西医出100道题目,难度系数均匀,他答出了80道,大家认为治愈率有80。

  然后,他答不出来这20道几经辗转,最后丢给中医,中医最多也就能解决一两道,大家认为治愈率低于10……

  可是这个前提,好像不那么公平。

  就好比现在这个病患,其他的医疗手段都已经尝试过,病情拖到无法再恶化的程度,这才“慕名而来”,希望刘谨辰这里能给他一个奇迹。

  然而,奇迹是没那么容易发生的。

  刘谨辰看过这老人的病历,摇头遗憾道:“胃癌晚期,又隔了几个月,请恕我无能为力。趁着令尊还健在,尽量让老人高兴些,走好最后这一段时光吧”

  那中年男人的声音戛然而止,愣愣地看着刘谨辰,像是忽然被抽去了精气神。

  终究……还是无药可医了么……

  猛然回头,对上了老父亲那双浑浊却仿佛很释然的双眼,猛然间泪如雨下。

  太晚了,太晚了啊

  悔不当初,忙生意忙事业忙孩子,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发现爸爸的病情,等到查出来,已经是群医束手

  钱,他现在有的是,可再多的钱,又有什么用?

  陪伴爸爸走完最后一段时光?虽然残酷,看起来也只能这样了……

  “大夫,给我爸爸……开一点减轻痛苦的药吧。”

  男人的声音有些虚弱,却并没有昊学想象当中的吵闹,只是在平静当中,透露着令人心酸的悲凉。

  这倒是不难,刘谨辰再次叹了口气,很快就写了一张治标不治本的药方,这些药物能帮助病患抑制病痛,精神也会好一些,然而到了大限之日,却依然在劫难逃。

  “谢谢。”

  最后的宣判后,中年男人始终表现得足够克制,接过药方微微鞠躬,握住父亲的手,推门出去。

  屋里的气氛有点沉闷,刘谨辰昊学何婉君小云四个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唉”

  小云插了句嘴,“这男人我见过,最近一直在求医,似乎国内医院都跑遍了,连米国都去过一次,可病情还是继续恶化下去。说起来他也是个十足的孝子了,不太懂医学,听说一开始就跟医院提出,要移植自己的胃给他爸爸,一般人做不到这样但病魔怎么就专欺负好人呢?”

  这一次,刘谨辰并没有问过昊学的意见。

  诊断书和x光片之类的资料他都看过了,癌细胞早已经不止在胃部,可以说内脏器官多少都有了沾染。

  切除一个胃不影响生存,然而五脏六腑都是扩散的癌细胞,难道把人体变成一个空壳么……

  这病,不管在什么地方,都是绝症。这个叫昊学的年轻人虽然有些神秘之处,难道真能起死回生?

  病魔欺负好人?

  昊学神色有些凝重,听小云说起那男人的事情,不禁想到了痛失至亲的赵歆。

  孝子不应该绝望,不应该被该死的病魔欺负,上天总会给好人应有的报答。

  现在,上天或许是忘了做,那么,我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