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246章 牛刀小试
  中年妇女最终还是有些怏怏不乐地离去,显然是对这样的诊疗方案并不满意。

  刘谨辰无奈道:“高血压在近代越来越成为一种顽症,和现在人们的社会压力、饮食结构、性格急躁都有一定关联,可以说是社会因素诱发的,并没有什么行之有效的中医古方流传下来。应该承认,控制高血压方面,西药比中药走在前面,我所掌握的几个偏方,只能做辅助治疗,并不能直接对症下药。小昊,你有什么高明的法子吗?”

  昊学摇头,刘谨辰说得很客观,高血压这个课题,中医并没有深究。如果是极其高明的中医,或者可以根据病人的具体情况来分析解决,但昊学现在的水准,还远远达不到这一层。

  《蝶谷医经》当中记载的诸多典型病例,并不包括高血压。

  说了几句闲话,这一老一小倒是觉得言语上有些投契,尤其是对于医学方面的理解,这刘谨辰的很多看法和华夏医科大学里的朱克九教授比较接近,都认为中西医之分并无必要,只要能治好疾病,就是科学的法子。

  “大夫,我这手肘干活的时候不小心脱臼了,疼死我了!∝您快给看看……”

  下一位病人却是典型的外伤,一条胳膊软绵绵地垂下来,表情十分痛苦。

  本来脱臼倒不算什么大事,可他有点执着,非要来排刘谨辰的专家号,光排队就足足三个小时,可不少遭罪。

  “呵呵。小昊,我这年老体衰的用不上力气。你给上上手?”

  刘谨辰见到这种小毛病,正是中医最擅长的领域。心中一动,有意要考察一下身边这位小朋友。

  其实他虽然也过了花甲之龄,保养得却很好,帮着接个胳膊还是行有余力的。

  “好!”

  昊学也没有扭捏推辞,站起来就撸袖子干活。

  “哎哎哎,你干嘛!我排得可是专家号,我要刘医生帮我……哎哟!!”

  昊学才不管他那么多废话,接个胳膊再搞不定,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好手段!”

  刘谨辰看得真切。只觉得此子的确是得过名师指点,不管是手法还是用劲的技巧,都无可挑剔。

  “刘老哥,再这么夸下去,我可没法在你这待了哦。”

  昊学笑嘻嘻地坐下来,那个被接好胳膊的男人千恩万谢,他浑不在意地挥挥手,示意小云叫下一个病号。

  接下来也是常见病,失眠。

  这回昊学没插嘴。认真地看刘谨辰从望闻问切,到开方子,嘱咐病人一些注意事项等等,大概十几分钟。才完成了整个过程。

  “怎么样,小昊,你看老哥刚才的诊治。有没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

  刘谨辰尽管年迈,姿态却放得很低。因为他总感觉昊学的医术很神秘,似乎并不只是中医科班出身。

  要知道尽管是在现代社会。也时常有不同领域的高人,展露出昙花一现的强大能力。

  他怀疑昊学就是这样的高人子弟,所以才年纪轻轻就技艺惊人。

  昊学笑道:“不敢!刘老哥太客气了,刚才的方子开得中正平和,十分稳健,小子又学到了不少东西。”

  嘿嘿!

  刘谨辰却摇头道:“稳健?你这番话说得才叫稳健!”

  下一位病人一进门,昊学脸上就泛起了笑容。

  这很明显,不用经过“闻”、“问”、“切”的过程,就能判断得准确。

  因为不久前他还亲手治疗过一例这样的症状,落枕。

  这位的情况显然比华医大的张海龙更加严重,从走进门、坐下、到开口说话,都保持了上半身的纹丝不动,也是够辛苦。

  “落枕了?”

  刘谨辰当然也看得明白,笑呵呵地取出针盒,治疗落枕最快捷的方法莫过于针灸。

  其他诸如膏药、热敷、按摩,见效都相对较慢。

  只不过,针灸对医者本身的技术水准要求比较高,如果不能找准穴位一劳永逸,那还不如保守治疗。

  刘谨辰虽然有心让昊学再次施展针灸妙术,却不好意思总让客人出手,考校的意思太过明显,有些不礼貌。

  反正落枕只是小毛病,自己顺手治好了,回头有合适的复杂病例,再和这位挺神秘的小伙子交流。

  手持银针绕到患者身后,正要施针,却听昊学主动开口叫道:

  “刘老哥且慢!”

  “怎么?”

  刘谨辰停下动作,有些诧异地望着昊学。莫非这落枕患者你打算牛刀小试?可是就算治好了也不怎么显本事。

  那患者眼光中流露出急切的神色,本来排了几小时的队,挺着一个不能转动不能碰到的硬脖子已经很遭罪,现在好容易轮到自己,专家正要出手,却被一个小年轻叫停了是什么意思?

  “大夫,先帮我把病看了,你们再聊呗?”

  昊学不理他的话茬,反问道:“你是不是常年坐办公室,面对电脑时间很长,超过8小时?”

  “哎哟!”

  患者听他说得很准确,下意识地就要点头,可稍稍有动作,立刻疼得惨叫一声。

  “……是呀,我是一个淘宝店主,生意刚步入正轨。不管进货发货,还是谈单子、做运营、美化页面,全是我一个人在搞,面对电脑的时间何止8小时,怕是都超过了16小时!”

  昊学点点头,却没有多说下去,而是用眼睛望着刘谨辰。

  毕竟对方是长辈,当着患者的面把话挑明了,有些拆台的意思。

  刘谨辰身为华夏中医学会会长,又是京都二院坐诊的专家,经过这一言提醒,迅速反应过来,眼睛里闪过一丝惊佩的神情。

  昊学替他避讳,他自己却仿佛不在意,肃然道:“小昊是认为,患者应该有严重的颈椎病,而治疗落枕时最常用到的百劳穴上施针,容易加重颈椎病的病情?”

  一边说一边已经收起银针,而是改用热毛巾敷在患处,几分钟后开始施展按摩的手法,最后给开了一贴膏药。

  经过这通折腾,病患的落枕症状大大缓解,有些奇怪地看一眼年轻的昊学,道了谢出门。

  刘谨辰长吁了一口气,感叹道:“小昊,了不起啊!你从他一进门,就看出了有颈椎病?这般精准的望诊之术,真是神乎其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