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245章 现代老顽童
  怎么这么多熟人?

  昊学有点晕,第二医院自己之前没怎么来过,都能被各种认出来。

  我这么有名了么……

  “刘医生。”

  小云上班的时候聊闲,还是有点心虚的,连忙站起身来,向那个笑呵呵走过来的老者打招呼。

  这位可是医院的泰山北斗,可以说京都二院的中医门诊能够声名远播,全靠此人发挥的价值。

  昊学觉得有点面熟,却不小心忘了名字,尴尬地笑了笑,向来人点头致意。

  “不记得我老头子了吧?”

  那老者也不生气,哈哈笑道:“刘谨辰,我们在机场见过,你用针灸治好了你女朋友的晕机。”

  说完,意味深长地扫了何婉君一眼,这年轻人,医术是有点门道,可换女朋友的本事也不含糊啊!

  昊学这才想起来,好像还收了人家一张名片,这老头是什么中医学会会长来着,听起来挺牛逼的样子。

  “刘会长?你是这个医院坐诊的专家呀!”

  昊学客气了一下,毕竟对方隔了这么久还记得自己+⊥一个小年轻,也算挺上心。

  “嗨,什么专家!就是个给人看病的而已。上次匆匆而别,还没问过小伙子叫什么名字啊?”

  “昊学。”

  “哈哈,名字听上去就很上进嘛!来医院什么事情?”

  刘谨辰是国内知名的中医专家,对于望闻问切四门功课,自然也造诣颇深。打眼一看。昊学和他身边的何婉君神色上都不像有什么病痛,尤其是昊学。浑身血气充沛,精力弥漫。比寻常这个岁数的年轻人更强盛了不知多少,此子果然不凡那!

  昊学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想……开个医院,听说二院的中医门诊很有名,就过来学习学习。”

  “哈哈哈!”

  刘谨辰大笑道:“这有什么难的!小昊志向远大嘛,开医院真是好大的气魄!我这里没什么说的,随时对你开放。来来来,现在咱们就进去,切磋一下医术如何?”

  刘谨辰对这个偶然相识的小青年很是好奇,当日惊鸿一瞥。针灸技法的确是娴熟精妙,只是不知道对于中医的其他学问,掌握得怎么样。

  昊学欣然点头,这中医门诊里坐诊的专家算是个熟人,那真是太好了,近距离观摩一下现代中医的诊疗过程,很有参考价值。

  小云反而被冷落了,不过她觉得很正常。

  在他心里,昊学本来就是有大本事的男人。别说认识刘医生了,就算认识国家主席,她也没什么惊讶奇怪的。

  “小昊,来试试?”

  一进门。刘谨辰很客气,招呼昊学坐上他的位置,来代替他坐诊。正好也看看这年轻人的水平。

  昊学连忙谦虚道:“这怎么行!大家都是奔着刘老你的名头来的,看到我这年纪的。怕是要吓跑吧,哈哈!”

  刘谨辰也笑了。昊学说的事很有可能发生。

  “那我先继续接诊,小昊你给长长眼,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可不要跟我客气哦!”

  “刘会长请!”

  “别什么刘会长、刘老的,说得太见外!我虽然岁数大一点,可也有一颗年轻的心嘛,被你叫老了有木有?以后你就叫我一声刘老哥吧,怎么样?”

  哈?

  昊学惊讶地发现,这居然还是个有童心的老中医,在自己面前秀网络流行语,实在是有趣。

  情不自禁地,想起来通讯录当中的那位有童心的老同志了。

  不知道前几天给他新找的几个手游还能撑几天……

  真心没多少了啊!

  这个游戏狂人,非得来点难度不可!

  嗯……要是直接送电脑过去,主要问题就是电源不好解决,回头想想办法,看这周伯通有没有职业玩家的天赋!

  “刘老哥,开始接诊吧,让小弟好好学习一下!”

  刘谨辰点点头,吩咐小云开始按照顺序叫号。

  “刘医生去厕所怎么这么久,急死我了!”

  门口的一个中年妇女脸上露出焦急的神色,频频顺着门缝向里面张望。好容易排了一上午的队,中午饭都是凑合了一口,轮到自己的时候偏偏赶得不巧暂停叫号,这种情况下,等待5分钟都觉得是5小时那么漫长。

  还好,门终于开了,那个挺漂亮的女护士叫了她的名字,赶紧昂首挺胸进门,有一种俯视身后无数仍然焦急排队者的感觉。

  咦?这里怎么还有外人!

  看到在老中医身边坐着的一对年轻人,她有点疑惑,要说带徒弟倒是正常,可好歹把白大褂穿上啊,也显得正规一点。

  还有,怎么连女朋友都一起带来学徒?

  奇怪了!

  “说说病情吧?”

  刘谨辰稍稍观察了一下这个患者,大概有一些判断,接下来便到了“问”的阶段。

  中年妇女苦着脸说道:“还是高血压的老毛病!一有点事吧,就头晕脑胀的,能不能给我好好调理调理?”

  昊学神色平静,通过望诊,大概能看出一点端倪,果然没有猜错。

  对于高血压,其实古代中医并没有一个系统的归类,只是将其归于眩晕、头疼、失眠等症状,解决方法也不尽相同。

  虽然昊学已经通读《蝶谷医经》,可是对于高血压的治疗,并没有成法,正要看看刘谨辰如何应对。

  刘谨辰笑道:“说三点,如果能按照我的建议去做,病情应该可以得到很好的控制。”

  “第一,要调节情绪,尽量不着急上火,保持乐观积极的生活态度。第二,回去买点花生米,用陈醋浸泡7日后,每天三次每次五粒,嚼碎服用,长期坚持。第三,如果血压不稳定,那么相应的西药还是不能停。”

  啊?

  那妇女似乎是有点失望,这三点听上去普普通通,完全没有什么高大上的内容,去看过西医,除了没叫吃花生米,其他的说法也大同小异。

  “大夫,我这病……挺缠人的,能不能给我用些好药?我家里经济条件还不错,负担得起的!”

  刘谨辰和昊学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苦笑。

  这也是中医面对的窘境之一,即使开了药方,对方也不觉得那是药,反而认为你没有尽心。

  比如说,马来酸依那普利片,听起来就是比花生米显得要高大上一点……(未完待续。。)

  ps: ps:感谢1114日慷慨打赏的澄迈档案局 、我爱吃桂花糕 、天庭明朝大侠 、王正危 、偶是夜殇、か夜之←№殤〆╰☆ぷ、爱生活爱luoli 、x5z 、轮回竹等新老书友,西来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