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232章 怎么是你?
  “甭废话了,现在,上去抱住你家小莹女神!”

  昊学觉得时机差不多了,可以开始进入壁咚的流程。不过这张胖子显然比胡青牛的悟性差了很多,实在是担心他再出什么岔子

  “安静抱着就好哈,你可别再做点其他的……”

  当韩小莹满脸泪水,把头埋在张阿生那个肥硕的胸口前时,意味着逆风翻盘成功。凭借神一样的强行解释送刀的习俗,加上言情肥皂剧里摘录的爆炸情话,昊学总算把作死的张胖子救了回来。

  玛格吉的,吓得哥一头冷汗!

  昊学最后给张阿生交代,和韩小莹腻歪几天也就差不多了,江南七怪要找的郭靖这会儿正在大漠,赶紧去帮他们母子改善一下生活。

  最起码……我要吃大漠羊肉什么的,得管够吧?

  一觉醒来,日上三竿。

  昊学伸了个懒腰,想起昨晚张阿生表白韩小莹的过程,嘿嘿一笑。

  今天干点啥呢?

  去医院看看吧!不是去看病,而是去看医院。

  既然堂堂卫生局副局长都亲自出面来牵头,¤自己这所私立医院的相关批文应该不会再有任何问题。

  接下来便是选址动工、招聘人员、正式运营了。

  医院谁都去过,不过一般人很少从一个经营者的角度去审视各个部门的设置、整个医院的运行机制这些。

  昊学并没有相应的经验,就算届时可以找到更合适的院长来处理日常事务,那自己这个幕后的太上院长。也总不能两眼一摸黑啥都不明白。

  这次昊学是独自出门,谁也没带。

  有了万芸的介入后。王晓燕算是暂时交卸了关于医院筹建的工作,一大早就跑去朝阳村。说是替昊学督查鱼塘的建设。

  昊学记得隐约也就是提过一句,这晓燕还真就上了心,也怪自己睡得有点久,等起床时打电话,王晓燕都到了朝阳村地头上。

  何婉君有必修课,不在家里。

  就剩下赵歆一个,昊学考虑了一下,没让她跟去。

  赵歆妈妈是被无良医生坑死的,对医院难免会有心理阴影。即便不是一家医院,也难免触景伤情,还是把她留在家里好了。

  京都市,第一人民医院。

  抬头看看足有二十多层高的庞大规模,顶楼上一排硕大的字,即便隔了那样远的距离,还是能看得清清楚楚。

  好气魄啊!

  昊学感叹一声,迈步跨入医院大门。

  既然要做,就别小家小气。单纯一个中医诊所的话,即便有胡青牛做后盾,很多地方还是施展不开。

  别的不说,就是真正能担起重任的中医。就很难寻觅。

  总不能医院开起来了,全靠昊学一个人撑着,昊学有事。医院暂时歇业……

  这不是开个小卖部!

  而且,前天在华夏医科大学。听了朱克九教授的半堂课,受益匪浅。

  “只要能以最小的代价治好病患。那就是值得推广和发扬的医学!作为我们医生而言,高效无害地解除患者痛苦,才是毕生都应当追求的目标……”

  朱老师的这句话,昊学深以为然。

  都什么年代了,地球都快浓缩成一个村了,还强分中西?

  只要能治病救人,那不管是世界上最先进的科学仪器,还是荒山上最不起眼的树皮草根,都大可拿过来一用。

  所以,昊学这次要搞的,是一个中大型的综合性医院,即便赶不上眼前这家京都第一人民医院的规模,总也不能是个小诊所的架构。

  一路走马观花,虽然看不到太多本质内容,也算有个大致的了解,至少下一步选址动工的时候,大框架不会出什么毛病。

  京都第一医院历史比较悠久,相对来说显得比较破旧,很多地方都透露着一股上个世纪**十年代的即视感,倒像是有点没跟上京都市的现代化进程。

  然而医院可不是楼盘,越新越好。第一医院牌子够老,很多京都人都是只认这一家,认为这里医术精湛,医德过关。

  所以,医院里处处人头攒动,有个别地方昊学要用挤的才能杀出重围,真是不来这里不知道竟然有那么多的病号。

  大多数人脸色都不好看,这很合理。既然来医院,那多少都是身体有些状况,即便是病人家属,也总不会是个好心情。

  唯一的例外是妇科产检那边,倒是很多人喜笑颜开,为了即将出现的小生命而憧憬愉悦。

  一片笑脸当中,昊学却看到了异类。

  那是一张幽怨中带着痛苦的面孔,让原本清清秀秀的一个女孩子,显得有些凄苦。

  这不是华医大中医院的那个师妹么……叫什么来着?

  昊学回忆了一下,想起来这好像是那个学生会主席的女朋友,叫什么名字却记不得了。

  还记得当时在老宋烧烤偶遇,那个叫高笑的家伙,昊学可没留下什么好印象!

  先是拼桌时耍花招,让陈晨给他当了垫脚石,后来还想搞真心话大冒险占便宜,实在不是什么好鸟!

  莫非是这货只顾一时爽,不知穿雨衣,让这女孩中了招?

  什么素质!

  昊学张望了一下,居然没找到那家伙,心中怒气更盛。

  现在这俩人都是学生,来这片最大的可能就是打胎,这时候你身为男朋友,竟敢不来?

  恶劣!

  昊学稍稍观察了那女孩,澳门赌博网站:只觉得凄凄惨惨的,和周围那些绽放出开心笑容的产妇一对比,更像是被世界遗弃了一样。

  既然是同院系的师妹,赶上了也就不能袖手旁观,要是那个渣男今天真的没来,自己就陪着做了这场手术吧。

  这时候女孩身边有个人陪着,心里总是能踏实一点。

  刚想上前就听到身后有人招呼,“湘月,咱们排67号,前面还有十几个人,等一下吧……”

  昊学这才想起来,这个女孩的确是叫陈湘月来着。看来那个姓高的倒不算太离谱,只是去排队拿号了。

  然而……下一刻他就变了脸色,这声音……不是高笑的啊!反而好像是……

  昊学一转身,目瞪口呆。

  卧槽!怎么是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