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228章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算了,是咱们迟到,别为难人家。”

  昊学是个讲道理的,如果自己及时赶到,却被人抢了包间,进门掀桌子都占了一个理字。

  可毕竟迟到半小时,刚才路上王晓燕又专注于婆媳奏对,没有接听电话。

  这种情况下,怪不到人家餐馆头上,互相多理解一下就好。

  “坐大厅行吗?咱们也就三个人,吃顿便饭而已。”

  礼貌性地问了一句万芸的意见,万芸当然没有异议。能和儿子媳妇吃这顿团圆饭,哪怕坐地板都可以啊。

  “我去看看”

  王晓燕还是有点不甘心,冲过去原本自己订下的那个包间,猛地拉开了门。

  屋子里七八个人一齐抬头,有人笑道:“哟呵这么漂亮的服务员?是推销酒的吗,来陪哥喝一杯,你卖啥我买啥”

  砰

  王晓燕气得一把摔了门,看里面已经喝得有点五迷三道,这时候让人家离席也是一桩麻烦。

  “晓燕,来点菜吧”

  昊学没注意到这边的动静,和万芸找了个还算安静的角落坐下,让王晓燕别纠结包间的事了。

  知味轩的菜品质量上乘,不过今天这桌上,没有人把注意力放在吃上。

  席间的气氛微微有些尴尬,万芸问起关于医院的事情,昊学虽然不至于不理睬,却只是只言片语就交代清楚,话说得不多。

  “其实,我和你爸爸……”

  万芸知道儿子的心结在哪里,一咬牙。提起了这个话头。

  “还是说医院的事吧”

  昊学直接打断,对于昔年的往事,他还是不愿意面对,能够坐在一起吃饭,已经是克服了很大的心魔。在饭桌上回顾当年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目睹母亲决绝而去的场景?

  那这饭也就不用吃了……

  “听晓燕说。开私立医院需要有一定的资历,这个事情,不能通融么?”

  “国家有明文规定的……”

  万芸稍稍有点为难的神色,不过很快就建议道:“你刚毕业不久,资历上差了一些。不过你可以找一个信得过的人来牵头,只要把从业许可办下来。经营上的事你们内部怎么分工都可以。”

  这个建议,和王晓燕分析的一样,昊学摇头道:“信得过的人不是太好找,万一以后有什么猫腻,反而更麻烦。”

  万芸笑道:“医师高级职称从业五年以上的经历。我都有。如果你信得过妈妈,就把医院开设在我的名下,行吗?”

  昊学一愣,倒是没想过这个可能。

  他开设医院,一个重要的推动因素是胡青牛的要求,希望他能多接触实际病例,积累经验磨练医术,成为一代名医。

  可是。成为名医又是为了什么?

  悬壶济世,治病救人而已

  所以,这家医院。是昊学谋划的事业蓝图当中极为重要的一环,不容有失。

  心结并没有完全解开,昊学其实并不太愿意这医院挂靠在妈妈万芸的名下,不是因为不信任,而是感情上觉得别扭。

  “我记得,公务员不允许在在职期间。从事其他行业?”

  万芸摇头道:“你长大成人,有了出息。我这职位做不做下去又有什么关系。如果有人拿这个来说事儿,我就辞职好了。”

  昊学又是意外了一下。当年抛夫弃子不就是为了这点仕途么?怎么这会儿却弃之如敝屐?

  然而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如果他再拒绝,有点太伤人,刚刚缓和一点的关系会迅速回归冰点。

  昊学最终还是不忍心让她失望,稍稍犹豫一下,点头道:“那就这样吧回头相关程序上的事,你找晓燕就好,我晚上还有事情忙,咱们就到这里?”

  万芸满心希望能和儿子多坐一会儿,哪怕是不说什么话。

  然而这顿饭吃了近两个小时,气氛虽然不温不火,时间已经拖得够久。

  她勉强笑了一下,站起身来,“乐乐,你放心,我会尽快办好许可。医院选址的事情,定下来了么?”

  昊学摆了摆手,“这个不急,回头我找几个地方看看。”

  走到门口,王晓燕去前台结账,昊学看着面前早已不再年轻的亲生母亲,轻轻叹了口气。

  “妈,最近身体常常疲倦,晚上失眠白天犯困?”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一顿饭的功夫,昊学早就看出了这些问题,毕竟是血脉相连,见到了就不能袖手。

  万芸脸上泛起喜悦的光彩,这是儿子在关心自己

  身体上的小毛病不算什么,这么多年劳心劳力,再加上年龄也过了五十,还能期待和青年人一样精力充沛?

  “可能是有点累,没事的”

  昊学摇头,从怀里摸出一个瓷瓶来。

  “这药你回去吃吧。”

  毕竟是亲妈,虽然说心里还有疙瘩,出手却不会吝啬。

  这是昊学得自程灵素的三枚生生造化丹当中的第二枚,这丹药有逆天造化之功,三年之内,万芸的身体机能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至于三年后,昊学医术大成,自然会有更全面细致的调理方案。

  给宋建设的一枚生生造化丹,曾经震动京都第一人民医院,那位甘院长至今还在追本溯源,寻找产生这种异变的原因。

  万芸的身体其实并没有大病,最多只是年纪渐长,加上工作劳累导致的亚健康,可昊学还是毫不犹豫地拿出了自己最好的丹药,所谓血浓于水,终究是割舍不开。

  然而,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儿子孝敬母亲,原本是天经地义的事儿,可昊学送出丹药,却觉得有些不愿意去看万芸那一双蕴含着泪水的眼睛,拉了王晓燕想要先走一步。

  “哟呵,这不是那走错门的妹子嘛还没走?进来喝一杯嘛”

  昊学正沉浸在有些纠结的情绪当中,听到这话脸色一沉,眼中射出两道寒光来。

  没等他发作,那个喝得身体打晃的秃顶男人语调突然变了。

  “万万局长……您也来这吃饭了?”

  “呵呵……妈,我先走了哈。”

  昊学笑声中有些讥讽的意味,既然是母亲的属下,想来也不用他多费手脚了。

  万芸面罩严霜,看着儿子带着准儿媳……之一,绝尘而去,回头转向那个满头冷汗的秃顶男。

  “钱处长,出来喝个酒还挺潇洒,遇到年轻女孩不勾搭一下显不出官威,是吗?”

  “万局长,我错了,我有罪”

  秃顶男哪敢多废话,看这架势自己这是作死作出了新花样啊……

  “这样吧,重阳乡最近刚好空缺一个主管卫生工作的副乡长,钱处长工作能力我很放心,去基层锻炼锻炼吧”

  重阳乡

  一听这名字,秃顶男白眼一翻,差点晕过去。

  万芸没搭理他,看着昊学背影消失的方向,喃喃自语:

  该不该告诉他所有的事情呢?

  孩子虽然很有出息,澳门赌博网站:可毕竟年龄还小,怕他太过冲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