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227章 妈
  啪

  万芸面前的水杯失手打翻,茶水流了一桌。

  她没有找东西去擦拭,而是站起身来,怔怔地望着门口那个年轻男人。

  茶水顺着桌子边缘滴滴答答落到地上,是这间办公室此刻唯一的声音。

  瞬息间,万芸的眼睛就湿润了。

  这一幕……这一幕曾多少次出现在梦中?

  唯一的儿子,带着心仪的女孩,来看妈妈。

  这是寻常人家里很普通的一场温情戏,万芸没有想到,自己也有能够入戏的一天。

  “乐乐,你……快坐,还有这位……晓燕是吧,坐,都坐”

  能在京都这样的华夏国政治核心区,做到副局长的位置,哪个没有点八面玲珑,处变不惊的本事?

  可万芸现在比小女孩还小女孩,让那个羞怯胆小的谢佳宣站在上千人的礼堂手持话筒,也就紧张到这程度了。

  乐乐……

  听到这个似乎很久很久都没人叫过的小名,昊学轻轻一叹,再度勾起了回忆。

  据老爸昊天说,当年给自己起名字,有两个备选。

  昊学,昊乐。

  首先是母亲万芸主张的名字昊乐,希望自己能够快快乐乐度过一生,不去追求什么功名利禄,开心就好。

  然而昊天认为,男孩子,还是应当勤学善思,志在千里,总不能一辈子都托庇于父母的羽翼之下。

  最终定名昊学,小名就叫乐乐。

  昊学现在身兼数家之长,内功修为已有根底,又初步掌握了扁鹊一脉的望诊之术。一双眼睛称得上锐利。

  看得出来,万芸现在是发自内心的高兴和激动,并没有夸张作伪的成分。

  既知今日,何必当初?

  昊学轻轻说道:“去一起吃个饭吧?”

  “啊好好……”

  万芸胡乱擦了一下桌子,像是全然没了主见。

  别人的饭局可以拒绝。可现在相当于儿子带了新媳妇儿第一次请自己吃饭,有天大的事也先扔到一边。

  昊学开车,王晓燕和万芸坐在后排。

  王晓燕从震惊到羞怯,从羞怯到忐忑,这会儿心里就像是十五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

  这这可就是传说中的见婆婆啊

  万没想到,来请个领导吃饭。居然就一下子面对了这种不知憧憬过多少次的情景,太突然了

  王晓燕当然很高兴,绿柳庄三个女孩,外面还至少有一个熊慧娟,自己算是第一个见家长的吧?

  早知道今天穿得不这么严肃正式。该俏皮可爱风一点的……

  不对不对,昊哥妈妈是政府官员,还是喜欢传统的服饰搭配?

  王晓燕平时也是风风火火的一个女孩子,现在却跟受气小媳妇儿似的,不知道身边这个十分重要的中年女人对自己的看法怎么样,满脑子都是患得患失的念头。

  “你是叫王晓燕吧,那个私立医院……是乐乐要开的?”

  反而是万芸主动搭话,表面上是问王晓燕。实际却希望开车的昊学能接过话去。

  然而,昊学始终紧握方向盘,一言不发。

  面对本应该是最亲近的两个人之一。他想要缓和关系,改变这么多年来的态度,甚至恢复到从前的和睦……

  然而心结至今并没有完全解开,十多年前的那一幕,昊学虽然年龄还小,却记忆得无比深刻。仿佛是深扎在心里的一根尖刺,稍稍碰触。立刻便是鲜血淋漓。

  王晓燕却不敢怠慢,瞅了一眼昊哥没有接话的意思。就开口答道:“是昊哥要开个医院,只是他忙的事情太多,才让我先跑个腿走流程。”

  万芸有些惊奇地点点头,情不自禁又看了儿子一眼。

  刚刚从大学毕业吧,就折腾着自己开医院了?这个局面可真是铺得不小。

  听晓燕的语气,这种大事居然还不是他忙碌的主要方向?

  怎么好像忽然间这个在学校里都是小透明一样的儿子,变得自己看不懂了……

  莫非这两三个月之间,发生了什么了不起的大事?

  医院……呵呵,莫非这都是天意么,归根到底还是离不了他爸爸的事业,即使没有人给他说过。

  再看了看身边正襟危坐的王晓燕,带了一点审视的目光。

  本来以为,乐乐从华医大这样的二流院校毕业,找工作可能是个挺不容易的坎,必要的时候还得自己在后面悄悄推上一把,可没想到很快就得到了他顺利入职回天药业的消息。

  本来以为,澳门赌博网站:乐乐这样天天宅在寝室里玩电脑,人际圈子太小,在京都这样现实的地方交女朋友可能不会太理想,还特意在老家给他说定了一门亲事,把何婉君动员来京都念书。可没想到,现在居然有变成香饽饽的架势。

  这段时间卫生局里为了总结年底工作,忙得不可开交,自己有多久没太关注儿子的动态?多说也就两个月吧

  这两个月到底是什么事情让儿子发生了这种翻天覆地的变化?

  万芸很好奇,和王晓燕说些没有什么营养的话,车子很快就来到订好的知味轩门口。

  “麻烦查一下,我中午订的包间,我姓王。”

  王晓燕走到前台,说话的声音都细声细气的,她现在做什么事情都觉得是在未来婆婆面前展示形象,不敢马虎。

  昊学莞尔一笑,晓燕的脾气虽然没有程爽那么泼辣,却也是风风火火的一个大气女孩。

  现在小心翼翼地扮乖女,反而失去了属于自己的特色风景,看上去颇为别扭怪异。

  昊学知道,所谓关心则乱,晓燕这是太在意身边这位婆婆的看法了。

  其实大可不必,就算关系缓和下来,自己也不可能对十几年未曾亲近的母亲言听计从。

  “对不起王女士,您约的是6点,现在……6点半。刚才给您打电话没有接通,今晚客人来得很多,包间已经给了别人。”

  什么?

  王晓燕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和昊学妈妈第一次吃饭,自己连个位置都没订好?

  这比得罪卫生局的领导还令她难堪。

  要搁在平时,按王晓燕的风格,不说拍案而起,也得吼上几句。

  可现在看看身后的昊学母子,发作不得,压低了声音不满道:“路上堵车,也就晚了半小时,你们店就这点信誉?今天我有重要客人,赶紧给我腾出一个包间来”未完待续

  ps:ps:感谢1111日慷慨打赏的谁舆铮疯方桢1997天庭明朝大侠か夜之№殇〆╰☆ぷ王正危七杯茶f?reveri?ve书友140928185607063等新老书友,西来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