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218章 一针
  “这位同学,你落枕有两三天了吧?”

  昊学看场面有些尴尬,朱教授被这个不依不饶的学生僵住,不得不站出来救个场。

  提到中医,他现在也算是有点发言权的。

  这一下子,整个教室内100多学生纷纷回头,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教室后面来了个不是本专业的学生。

  谁啊这是?

  昊学站起身来,顺着阶梯教室的台阶一步步走到讲台前,和那位一再质疑中医的学生站了个对面。

  “你怎么知道?”

  那学生用惊奇地眼光看着昊学,确定自己不认识这家伙,而且刚才离那么老远,能看出个啥?

  殊不知扁鹊隔代传人的望诊之术,自然足够犀利,若是连这种表象很明显的病症都看不出来,还敢去见蔡桓公?

  “你站起来提问都两次了,说的话倒是气势汹汹,但脖子一点不见转动跟僵尸似的,甚至还很小心地控制着声音不至于震动患处。如果不是你颈椎有严重毛病的话,多半是落枕了。看你年纪轻轻不像是颈椎病患者,落枕了没错吧?”

  听★他说得幽默,教室里大半学生发出会心的笑声来,倒让那落枕的学生有点尴尬。

  “是,我落枕了,怎样?”

  昊学摊开双手,笑问道:“没弄点药来吃吃?看你也是夜夜笙歌的战士,这几天没少耽误事儿吧!”

  靠!

  这话一说,那学生可就更加惊骇,落枕能看出来也就罢了,怎么连自己这点私事都被他知道了!这小子调查我?

  在这华医大,他张海龙也算个名人了,是校学生会副主席。七年制临床医学本硕连读,混到第四个年头,已经颇有点风生水起的意思。凭借外貌的卖相不错,再加上家里又不差钱,勾搭几个女生轻而易举。

  虽然不像昊学所说的达到了夜夜笙歌的程度,可这大学四年以来女朋友倒也换了七八个。图个新鲜嘛!

  这几天本来刚上手一个新人,偏偏赶上落枕,ooxx虽然不关颈椎的事,可也不能剧烈运动的时候保持头颈绝对静止,那画面太惊悚……

  万一到激烈的时候咔嚓疼那么一下子,是要导致阳痿的。

  这些事情,这家伙怎么知道的?

  张海龙表情有些尴尬,一贯机智玲珑的脑子也有点转不动了。

  “落枕而已,过几天就好了。吃什么药!”

  现在这形势有那么点敌在暗我在明,自己对对方一无所知,人家却一开口就把你私密的事情都说得明白,张海龙不打算多做纠缠。

  “要是我立刻就能治好它,你不会认为这是你人体的自愈系统起作用吧?”

  昊学探手入怀,一盒精致的银针摆在桌面上,轻松地说道:“针灸,敢不敢试试?”

  哦!!

  教室内一片喧哗。不管是睡觉的、看小说的、聊妹子的、吃零食的,全都停了下来。齐刷刷地望向前排。

  或许有人对中医并不看好,但是针灸这技术不会有人陌生。

  传说中中医的种种神奇法门,最具代表性的便是针灸,没想到这样一个同教室听课的学生,居然随身就带着银针?

  “试试就试试!”

  张海龙叫嚷道:“分分钟治好落枕,我就相信中医不是骗子!”

  昊学摇摇头。看来这位倒不算是存心诋毁中医,而真的是因为不了解而造成的误区。

  若说是什么大病,昊学现在的医术和经验,或许还力有未逮。

  但落枕这种经络上的小毛病,如果还不能手到擒来。胡青牛就该把这个不靠谱的弟子逐出师门了……

  一针!

  昊学认穴精准,施针利落,只是用了一根银针,前后不超过3分钟,就起针笑道:“现在再转一下你那僵尸脖子试试?”

  张海龙眨了眨眼睛,不太相信地试着动了动脖子。

  咦?

  好像还真的没事了!

  他很兴奋地左右转转,然后很尴尬地发现同学们都用看逗逼的目光看着自己……

  呃!

  于是他的头颈又不转了,这回不是因为落枕,而是因为不愿看见那些嘲讽的眼神。

  “怎么样,中医还是能治病的吧?”

  昊学只为做个实验来让他闭嘴,果然张海龙在亲身经历了针灸的神效之后,再也说不出什么话来。

  “哦,对了。落枕的毛病好治,不过你那早泄的问题,就稍稍麻烦一点了,我劝你还是多节制。一天可以一日,一日不能一天啊……”

  昊学丢下这句话,就转身对讲台上的朱克九教授抱歉地笑道:“对不起,打扰朱老师上课了,您请继续,我听着很有收获!”

  朱克九眼神也有些发亮,没想到自己课堂上,居然还有中医高手列席?

  他是心胸开阔的长者,并不因为有人扰了秩序而生气,反而是觉得机会难得。

  自己的课这些学生们什么时候都可以来听,下节课多补充一些内容也就是了!

  但这青年看上去很面生,绝不是本校教师团队中的一员,如果只是偶然相逢,下次再遇到可就难了。

  自己刚刚要讲到关于中药的内容,既然来了行家,何不退位让贤?

  “这位先生,关于中药的相关内容,可否请你来给学生们讲一堂课?”

  头上已有根根银丝的朱克九教授洒脱地一伸手,请昊学到讲台上去,这份胸襟气度当得起为人师表四字。

  昊学连忙微微躬身,微笑道:“朱老师太客气了!我从华医大刚毕业不久,是您的学生,当不起‘先生’二字。”

  朱克九更是笑容满面,自己学校的学生能够如此学以致用,那才是做老师最欣慰的事情。

  现在很多大学教授为了评职称、混待遇,工作重心绝不在教学上,而是折腾各种虚假论文、混资历、甚至是拉关系找路子,朱克九先生显然不在此列,既然身为大学教授,他始终都把传道授业当做是第一要务。

  昊学推脱不过,也想着把中医的一些正统的理念传播开来,便答应了朱教授的邀请,第一次登上讲台,把《蝶谷医经》当中关于中药的一段论述,结合自己的理解,娓娓道来。

  朱克九教授在前排就坐,听得也同样是津津有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