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215章 鹿鼎记之爸爸去哪儿了
  昊学摇头道:“鱼苗有限,5亩已经够大,2000斤不少了,你以为这是随便什么鱼塘都能养起来的大路货!”

  “怎么会?”

  刘小宇不甘心地说道:“鱼苗靠繁衍生息,很快就能扩大规模的呀!不就是需要制冷设备嘛,资金方面你不用担心!”

  昊学苦笑,这不是一个资金的问题,这是绝情谷底寒潭的出产量问题。

  寒潭白鱼虽好,放在现代无限制繁衍下去,也很快就丧失所有功效,变成最寻常的鱼类。

  所以他建设鱼塘,也只打算引入寒潭捕捞的白鱼,繁衍一到两代,只吃它们的儿子,最多吃到孙子。

  这样,才能保证出产的白鱼,具有寒潭白鱼的大部分功效,即使差一些,也还算拿得出手。

  至于重孙、曾孙、玄孙那些隔了n代的品种,也就基本是纯粹吃鱼肉的价值了,说实在的寒潭白鱼的口感并不见得特别好,至少和菩斯曲蛇肉是完全没法比。

  见刘小宇有些失望的表情,昊学笑道:“有钱还怕没地方花?这生态农场我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以后想投资,欢迎持币前来!”

  刘小宇这才转了转眼珠,心想这小子随便拿出来的东西都是宝贝,他那个生态农场,还真不能放过了!

  一顿饭,搞定了1500万的鱼塘建设费,昊学心想自己要搞点东西可真贵啊,在京都这片地方的水域里模拟寒潭,成本有点令人尴尬。

  和刘小宇俩人喝了一瓶茅台,昊学自己也有三两酒下肚。不至于醉,就是有点犯困想睡觉。

  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昊学很想回家喝碗醒酒汤倒头就睡的,但是手机随便一刷。顿时清醒了三分。

  这是不让我睡觉啊!

  韦春花,丽春院,制造韦小宝。

  昊学先是一愣,韦小宝又不是什么产品,怎么还能制造?

  转念一想反应过来,这是特么的韦春花在接-客啊。可不是正在制造韦小宝么!

  一念及此,昊学有点激动起来,酒意也基本没了。

  韦小宝在鹿鼎记当中混得风生水起,朝堂之上和小皇帝康熙称兄道弟,朝堂之外位列天地会青木堂香主。陈近南的亲传弟子。

  然而直到最后位列鹿鼎公,带着七房娇-妻隐退的时候,也始终没弄清一个问题

  爸爸去哪儿了?

  就算是韦小宝的老妈韦春花,对此事也语焉不详,给所有金庸小说爱好者留下了一个不解之谜。

  对于这件事,昊学其实是有些怀疑的。

  韦春花是什么人?虽然后来鹿鼎记的故事展开时,她已经是人老珠黄的一个老-激-女,所谓“门庭冷落鞍马稀”。

  但在当年。也就是韦小宝出生前,书中可是有记载,人家韦春花是丽春院的头-牌姑娘。也是红过的!

  那么问题来了,身为一个专业性权威激-院的头-牌,也就是一名职业的激-女,必备技能第一条是什么?

  避孕!

  这一点如果做不好,那一旦闹出人命,影响生意的时间直接就是论年来计算。加上生育后的一些变化,那简直是对职业生涯最沉重的打击。

  韦春花后来混得很惨。和韦小宝的降生有很直接的关系,这一点毋庸置疑。

  要是她不懂得避孕。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的话,以她年轻时的状态,别说韦小宝,就算从韦大宝生到韦十宝都绰绰有余。

  所以,昊学推测,韦春花并不是避孕失误,而是有意怀孕!

  韦春花当年也是风华正茂的女子,在接-客的生涯中,遇到了让她极为心动的男人,所以主动取消了避-孕措施,想要给他生一个孩子。

  这才是比较接近真相,也符合常理的推论。

  不然,从古至今辣么多著名激-女,什么柳如是、苏小小、杜十娘……没听说哪位怀孕了还稀里糊涂找不到孩子他爹的啊!

  既然韦春花心知肚明,为毛还要烂在肚子里,甚至连韦小宝发达了之后,都不肯说出口呢?

  说明这个男人,也是有一定身份地位的,不允许发生这种狗血的事情。

  可怜韦春花虽然出身不好,却始终如一地爱上了一个男人,那便是韦小宝的爸爸。

  此人到底是谁?

  昊学这回算是彻底醒了酒,两眼发亮地握紧手机,听话筒里传来的动静。

  哈哈,小宝啊,虽然你现在连胚胎都还不是,可是制造你的过程,我可是听了个全套,嗯,得录个音……

  昊学笑嘻嘻地打开手机录音功能,把韦春花和这位娇-客那个那个的声音,真实地记录下来。

  可惜啊,韦小宝的爸爸明显是个战五渣!

  昊学心中鄙夷,想那何太冲和班淑娴,一个mp3文件足足200多m,那是长达3小时的珍贵音频资料。

  胡青牛虽然武功不是长项,但凭借中医的养生之道,也能折腾到近2小时,收服王难姑不光靠昊学的指点,打铁还得自身硬!

  可韦春花现在身上趴着的这位……

  10分钟交货啊,渣爆了!

  昊学看着手机里存好的“韦小宝制造mp3”,微微摇头。

  练武、学医,一个都不能少啊。

  宜将神勇追青牛,不可弱鸡学大宝!

  “春花,我先走啦,改日再来寻你!”

  听到这里昊学更加鄙视,不但战斗力不行,还是个拔-吊-无-情的家伙,这才完事5分钟,穿上裤子就不认人了。

  什么改日再来寻你……

  看过鹿鼎记的昊学当然知道,这改日改了足足几十年,韦小宝的这位亲爸爸也再没出现过。

  韦春花倒是没什么怨言,殷勤送出门口,还倚着门痴痴地看着远去的背影许久。

  谁说逼ao-子无情戏子无义?

  至少韦小宝的老妈,曾经还是个怀春过的少女,尽管出身勾-栏,仍然怀有对爱情的无限憧憬。

  然而,通过简单的几句对话,昊学基本也已经能猜到这个人是谁。

  滑动手机通讯录,找遍金庸全集也没有此人半条信息,更加肯定了昊学的猜测。

  果然并不是金庸书中出现的任何一个人物。

  韦小宝的爸爸……

  原来是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