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211章 心开天籁不吹箫
  “老黄啊,恭喜啦,喜得千金”

  黄药师一惊,随即醒悟过来,这是那位神秘的“学霸”前辈又到了

  “学前辈,黄某有失远迎了不过……内子刚刚能从脉象上查出有了身孕,学前辈如何得知是个女孩?”

  昊学心想这是废话嘛

  一定是女孩,也必须是女孩啊

  这特么要是黄蓉变成了黄荣,改成一男的,堂堂侠之大者郭靖,注定一生搞基……

  全体射雕迷不把自己砍成肉酱才怪呢

  “老黄你放心,这胎妥妥是个女孩,错不了”

  昊学哈哈大笑,语气中那是相当的肯定。

  “对了,这个女娃娃……嗯,跟我有缘,我准备了一些礼物送她,你接好了”

  紧接着,昊学照片一拍,彩信一发,什么宝莱乐的童装好琪金装纸尿裤蓓亲的婴儿用品,哗啦啦就出现在桃花岛上。

  每一样都是熊慧娟不惜成本精挑细选的好东西

  和古代相比,现代虽然有雾霾有污染食材方面尤其令人痛心,可近代科技带来的产业变革也同样不是数百年前的南宋可比。

  黄老邪目瞪口呆,看着一样样美轮美奂的精致物品,不管是粉嘟嘟的可爱童装还是工艺精湛的玩具还有一些自己看不懂用途的玩意,比他和夫人最近苦心制作的精美细致了许多,从材质到做工都绝对是超一流的水准

  果然不愧是高人拿出来的东西,自己号称走遍天下大江南北,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手艺。这样的东西。

  这个毛绒绒的兔子是孩子的玩具?居然按个按钮可以发光,还有动听的旋律从肚子里响起,巧夺天工啊

  黄药师震惊了很久,才想起来道谢,望空拱手道:

  “学前辈。多谢了我替还没出世的孩儿,感谢她叔叔的馈赠”

  他听昊学声音似乎挺年轻,就大着胆子套了句近乎,如果对方承认下来,那就算是和自己平辈论交,这个便宜占得不小

  殊不知。昊学肚皮都笑疼了

  哈哈,未来的郭夫人丐帮帮主,我是她叔叔

  呃……好像哪里不对?

  黄蓉的叔叔……黄叔……

  这不行啊,要封禁的

  足足好几千的东西送去桃花岛,按照昊学的尿性。当然不能不要点好处,和黄药师寒暄几句,就提出了一个要求。

  “老黄啊,我对你那套碧海潮生曲挺感兴趣,你教教我行不?”

  黄药师几次受到昊学的恩情,这点事情自然不会推脱,很快就是一本碧海潮生曲曲谱传了过来。

  “学霸先生,这曲谱你先拿去研究一下。有什么问题随时都可以来和我讨论。”

  好东西啊

  昊学入手了一本古色古香的曲谱,然而很快犯了难。

  自己不会吹箫啊

  好端端的大男人,学什么吹箫……

  “老黄啊。你这个一定要吹箫才行的吗,其他的乐器可以不?”

  “……笛子应该也行吧都是管制乐器。碧海潮生曲的基本原理是将内力通过吹奏渗透到乐曲当中,增强表现力,再以特殊的旋律,勾起听众关于喜怒哀乐等诸般情绪。”

  昊学点点头,横着笛子吹一吹好歹还算有点仙人的飘逸气质。两手捧着一根粗粗的长管竖着吹,那画面简直太残忍……

  长真子谭处端被人重伤。临死前曾经吟诵两句手握灵珠常奋笔,心开天籁不吹箫。

  瞧瞧。就连人家全真教的道士,都义正词严地表示,宁可身死,也不能吹箫

  挂断电话,昊学略有些蛋疼。

  黄老邪这门音波功夫他也算是向往已久,那真是一曲肝肠断,天涯何处觅知音啊。

  可问题是没什么基础,音乐如果有七窍的话,那自己可以说是通了六窍一窍不通

  似乎晓燕曾经给人家上过钢琴课来着,不知这长笛她行不行。

  “晓燕,你上来”

  开门一招呼,大厅里正在看电视的几个女孩子集体愣住。

  这……终于忍不住了么?

  王晓燕一颗心砰砰乱跳,看看旁边的两个女孩,竟然不敢应声。

  “快点啊,磨蹭什么”

  昊学心想我就是问问你会不会长笛,最好能教教我来着,你发什么呆呢。

  在何婉君和赵歆各种复杂的目光中,王晓燕红着脸,跟受气小媳妇儿似的,一级一级台阶迈上去,有一种投身战场的悲壮感……

  啪

  门关紧了。

  何婉君毕竟是年纪还小,心理承受能力差,随着这一声关门,眼睛里迅速就蒙上了一层雾气。

  “歆姐,我真的很差劲么?”

  何婉君甚至站起身来,去照了照镜子,“歆姐,你说是不是男人还是喜欢身材好的,我这种黄毛丫头不吃香……”

  赵歆心里也不是滋味,大家都是住在一片屋檐下,现在明显人家王晓燕成为了先躺下来的人,地位眼看着就要不同了呀

  虽然说,以后可以先躺带动后趟,最终实现共同躺倒,可这王晓燕成了第一个,还是让人艳羡

  两女正在幽怨,却听楼上传来一阵悠扬的音乐,听声音,似乎是有人在吹奏口琴?

  何婉君和赵歆面面相觑,这是个什么古怪癖好?

  若说那啥的时候放个音乐助兴,勉强也还算说得过去,可这听上去不是电脑音箱播放的,而是有人便来回走路,边吹奏,因为声音是忽远忽近的状态。

  都说男人多少有点怪癖,果然大有道理啊

  两女提心吊胆,就等待着这口琴声什么时候戛然而止,那估摸着就是昊学积累够了足够的兴致,然后……

  听着听着,只觉得这首曲子很陌生,但是相当悦耳,仿佛一下子就能打动人的内心,让人情不自禁地随着旋律而愉悦起来,内心深处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欢喜。

  可是,声音停了,澳门赌博网站:门却开了。

  王晓燕的脸色有些苍白,手里果然拿着一支口琴。

  “昊哥,这乐谱……好奇怪的样子,我从小就爱好音乐,对于多种乐器都有涉猎,可这乐谱不但从来没见过,而且声音的组合搭配好奇怪,我吹了这一小会儿就感觉气息跟不上去,根本无法完成乐谱上的一些音节节奏。你要学笛子,家里也没有,回头买支长笛从头学吧?”

  昊学笑道:“辛苦啦,我是个音乐盲,等弄来笛子还得辛苦你从头教。”

  赵歆和何婉君再次对视一眼,难道……咱们又想歪了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