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200章 何太冲,澳门赌博网站:你给我滚到下面去!
  这小子有暗器

  华山派众人大惊,虽然先前爆出了猛料,可还没有最终定论,鲜于通还是华山派掌门人,就这样被人暗算生死不知,顿时激起了华山弟子敌忾同仇之意。

  张无忌一共也就练了没多久的手枪射击,好在他心态够稳定,没有被鲜于通吓到,待扑近了才扣动扳机,这一枪没有打偏。否则的话,还得动用昊先生交给他的另一件利器。

  既然正中胸口,那就不必再担心,按照昊先生的说法,这鲜于通基本算是死透了,没有挣扎的可能。

  不待华山弟子抢上前来群起而攻,张无忌疾步上前,先把鲜于通那把扇子拿在手中。

  “放下我们掌门人的遗物”

  已有华山派的高手查探鲜于通的伤势,昊学所料不差,这会儿鲜于通已经气绝身亡,再没有半点声息。

  张无忌轻轻一挥,打开折扇,一面是华山绝峰的写意画,另一面是几句诗词,看上去一无异状。

  他走到一株盛开的鲜花面前,用扇柄对着鲜花挥动几下。

  这小子搞什么玄虚?

  眼看着华山高手已经放下鲜于通的尸体,不下十几二十个人把张无忌隐隐围在中间,就算你火器厉害,也得还一个公道出来

  可是没等他们发动,就见到那鲜花花瓣纷纷枯萎,旁边原本鲜亮的绿叶也渐渐转成黄色,进而枯干,飘落在地。

  这是什么毒,这么厉害?

  众人无不大惊失色。再想起张无忌先前的爆料,不由得多信了几分。

  莫非这就是那什么金蚕蛊毒?果然是歹毒猛烈,世所罕见

  这样一来,鲜于通就从华山派人人尊崇的掌门人,变成人人喊打的谋权夺位者。华山派高手虽多,却没有了向张无忌动手的底气。

  要不是这个少年指出来,他们只怕要糊涂一辈子,还把这个阴险奸诈的小人奉作领袖。

  害死怀有他孩子的姑娘,又暗害同门师兄,就连他们口口声声要讨伐的魔教中。也少有听闻这种恶行吧?

  华山派哑了火,从六大派的阵营中又走出两人来。

  “曾小友来历神秘,更是见闻广博,何某佩服若是换个场合,很可以交交朋友。不过今天既然是为了剿灭魔教而来。还请曾小友让开道路,待我昆仑派灭掉魔火,咱们再来论个交情如何?”

  “哪那么多废话,咱们这就去先宰了白眉鹰王,再扑灭光明顶魔火,若是这小家伙胆敢阻拦,只怪他自己找死了”

  这并肩走出的两人,言辞当中竟然并不和睦。尤其是后面的那个女声,分明是对前者充满了鄙夷和轻视,似乎他说什么都是个被喷的命。

  广场上众人无不莞尔一笑。早就听说昆仑派掌门何太冲家里有一个“太上掌门”,对这位夫人奉若神明,根本不敢得罪。

  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夫纲不振到了这种程度,倒也是罕见罕闻。

  张无忌遥遥一拱手。“来者可是昆仑派何太冲和夫人班淑娴?”

  他得认清楚人,才好施展昊先生布置好的那些大杀器。

  何太冲被夫人顶了一句也不生气那是当然的。要是这也生气,这么多年他早就气死了。笑道:“曾小友果然有见识,早就认得何某么?听我一句劝,今天这场浑水,你大可不必……呃这是什么东西?”

  话说到一半,突然见到张无忌面前很突兀地就出现了一个半人高的大箱子,四四方方,三面似乎是木头,另一面黑乎乎地对着自己。

  何太冲吓了一跳,下意识地足尖一点,避开了那漆黑一面的方向。

  他刚才可是看得真切,这小子衣服里闪出一团火光,只是一击,就将华山掌门当场击杀

  这种犀利的武器,或许人家可不止一件吧?

  刚才藏衣服里的小玩意就这等威力,现在好家伙足有三尺见方的庞然大物,自己挨一下,岂不是要当场被轰杀成渣了?

  也真奇了怪了,这小子身形单薄,这么大个箱子,刚才被他藏去哪里,还会变戏法?

  不但是何太冲夫妇第一时间躲开,连带着身后所有昆仑弟子都立刻躲避闪开,唯恐这个东西发起威来,大老远的怕是也吃不消。

  没办法,在元末明初的时代,在这光明顶广场上,没人认识这东西。

  这可是连许多现代人都深恶痛绝的玩意,威力之强的确是震惊华夏。

  广场舞大妈专用,充电式便携拉杆音箱

  何太冲和班淑娴虽然也不算什么光明正大的好人,但总不能像对付鲜于通一样直接枪杀,昊学早就准备好了对付他们的利器。

  此刻,张无忌按照昊学的指点,按动了音箱上的播放键。

  “这小子要扳动机关”

  “大家小心,让开那边的方位”

  顿时一阵惊呼声,刹那间那音箱面前直接清场,变得空空荡荡。

  然而,并没有火光,也没有什么威力强大的弹丸射出来。

  只听得一个略有些熟悉的女声,被放大了无数倍,从那个体积不小的黑箱子里面传了出来。

  “何太冲,你给我滚到下面去”

  嗯?

  箱子里不是武器,藏了个人?

  众人一愣,可这人的声音怎么能这么大的,震得大家耳膜都嗡嗡响,而且最诡异的事,这语调有点熟悉啊,刚才还好像听过来着

  昆仑派班淑娴?

  这并不难猜,因为这句吼叫声本身就是喊的何太冲三个字开头,加上班淑娴刚才还说过话,很快就是无数道目光聚焦在这位昆仑派的太上掌门身上。

  可班淑娴明明好端端站在这里,也没见她吐气开声,怎么一下子就发出这么巨大的叫喊声。

  而且这叫声……不对啊

  虽然是霸气十足尽显王者风范,倒符合江湖中对于她的定位。

  然而声音里面那股发腻的音调那种娇嗔的情绪那种急切的态度,却也彰显无遗。

  什么时候女人会有这样的声音?

  少林派大部分僧人表示很迷茫,感觉这种音调很陌生,只觉得有些不太正常而已。

  然而很多过来人却一下子就分辨出来,这个……这个是……嘿嘿,大家都懂得呀

  牛逼啊

  莫非何太冲和班淑娴以昆仑掌门人之尊,竟然被人听了墙根?

  猛料啊

  更加诡异的是,这个少年的这个黑乎乎的木箱子,竟然能把声音记录下来然后重现

  这是哪位能工巧匠制作的宝贝,称得上巧夺天工,怎么做到的?未完待续

  ps:ps:感谢117日慷慨打赏的清花盛开王正危*心亡则忘誰舆铮疯东方雷云孟之宇泰恒隔壁黄叔叔嘿咻丿灬嘿咻澄迈档案局书友151107191239274都听你的万千思绪如柳絮547900287月~枫绝代灬疯少叫你只发1分钱等新老书友,西来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