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198章 一语惊醒少林僧
  “阁下武功修为惊人,宗某自愧不如。既然有阁下在此,崆峒派只好退避,不与明教为难了!”

  宗维侠脸色苍白地退回本阵,和几个师兄弟低声嘀咕了几句,众人面色齐齐大变,看向张无忌的眼光中充满了复杂。

  不过,崆峒派既然已经自认不敌,只能看其他门派有没有人可以战胜这个少年。

  “阿弥陀佛!”

  有人高宣佛号,缓步出列,但见他身穿灰色僧衣,相貌威严,眉目间却有一股争强好胜的神色,不像是传说中四大皆空的佛门中人。

  “空性大师!”

  有人认出这正是少林派三大神僧之一的空性,不由得群情振奋。

  这小子再强横,难道连空性神僧也压服不了他?

  明教今日气数已尽,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这少年尽管来历神秘修为惊人,也只是小小插曲罢了。

  “小施主,贫僧少林空性有礼了。今日除魔卫道,还请小施主让开道路。”

  空性来到张无忌面前三尺站定,双掌合十,言辞上虽然客气,却是暗藏了不容拒绝的强硬。

  张无忌正色道:“大师明鉴!六大派和明教之间,本没有什么不可化解的冤仇,这其中的误会极深。若是今日仗着人多势众覆灭明教,只怕和佛门宽恕之道也并不相合。”

  空性摇头道:“小施主和贫僧谈及佛法,似是而非。殊不知我佛如来遇到邪魔外道,也要作佛门狮子吼,降妖伏魔?”

  张无忌叹了口气。“大师错解佛法真谛,实在令人失望!”

  此言一出,满场皆惊。

  少林空性是什么人?如今少林寺硕果仅存的三大神僧之一,与少林方丈空闻禅师乃是同辈,无论是身份还是一身佛门绝艺。在武林中都是赫赫有名。

  这小子尽管一战之下逼退了崆峒宗维侠,可和少林这位空性大师相比,仍然是判若云泥。

  居然就敢这样空口白牙直斥空性错解佛法?

  笑话!

  人家当了一辈子和尚,念了不知多少万遍经书,难道还不如你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懂佛法?

  张无忌不管众人怎么议论和嘲讽,耳边的昊学说一句。他就跟着说一句,完全是牵线木偶一般,一切只需要交给那位神秘的昊先生,自然无往而不利。

  “少林武功,自达摩祖师传下。佛门弟子修习武功,主旨乃是强身健体,护法伏魔……”

  空性大师微微一愣,心想这是一句废话啊,说来做什么?

  广场上的议论声更杂,纷纷摇头,不明白这小子到底要干什么。难道凭这不痛不痒的三言两语,就能说服空性神僧。不与魔教为难?

  明教各高层人士对视一眼,也是皱起眉头。

  光明左使杨逍、白眉鹰王殷天正、青翼蝠王韦一笑……所有明教高手都因为各种原因而无力再战,如今偌大的明教。生死存亡竟然系于广场中心这个少年身上,真是天意使然。

  空性神僧一身佛门武功登峰造极,就算是杨逍全盛时的状态,也未必就敢说胜得过他。

  这少年既不动手也不让路,反而开始教空性佛法?这可让人有点啼笑皆非。

  蛮王面前耍大刀、诺克门前弄大斧,莫过于此啊!

  空性摇摇头。正要上前,以龙爪手先胜过这位少年。再去灭了象征魔教兴盛的火焰。

  只听张无忌继续诵道:“修习佛门武功,当存慈悲之念!若是没有以高深的佛法为根基。练武时,必将伤及自身。功夫越深,受伤越重!”

  空性一呆,还没转过念头,张无忌两眼紧盯住他,缓缓说道:

  “大师练就少林龙爪手,天下罕有,然则只求勇猛精进,却疏于钻研佛法。龙爪手,天下至刚至强的掌*夫,如果每天不用慈悲佛法调和化解其中蕴含的戾气,久而久之必将深入脏腑,越陷越深,比任何外毒都要厉害得多!”

  张无忌尚带着一点点稚气的少年清音,在光明顶广场上响起,此时场面已经渐渐安静下来,觉得这个说法,似乎也有些道理?

  尤其是少林派此来的众僧,本来也是一生拜佛念经,听张无忌说到这里,只觉得此子话语当中暗藏禅机,微言大义,道前人所未道,不由得心中凛然,更有人双掌合十,赞叹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当然善哉!

  昊学心想,这可是李小妹……呃、也就是扫地老僧当年说过的道理,一下子就把慕容博、萧远山、鸠摩智、甚至乔峰等高手都一并镇住,你少林空性武功虽高,只怕也逃不过好勇斗狠、忽略佛法修行的路子。

  空性虽然天性淳朴,却是爱武成痴,修习少林七十二绝艺之一的龙爪手以来,更是日夜苦练,只求勇猛精进,的确是少念了不少佛经。听这少年所言,竟然大大不妥?

  张无忌笑道:“大师身上的隐患,自己难道真的不知?还是要自欺欺人,等到心魔无法控制,内毒将五脏六腑、周身要穴一齐毁坏时,才悔之莫及?”

  突然间笑脸一收,提高了音调高喝道:

  “不要骗自己!”

  这全是昊学安排的,昊学虽然拾了扫地老僧的牙慧,这番话说得足够唬人,然而他可不知道空性到底修炼了多久龙爪手,又练到了什么程度,所以就算是电联扫地僧,也无法准确说出空性身上的暗伤隐患。

  不知道不要紧,他本人总该知道吧?

  果然,空性神僧浑身剧震,脱口道:“难道我天宗、云门、中府等几处穴道,数年前隐隐疼痛,近年来却开始麻木失去知觉,是因为戾气入侵,内毒加深的缘故?”

  “正是如此!”

  既然你说出来那就好办多了,昊学早就安排好了张无忌迅速接口:“若大师能放下追求武功精进的心魔,一心一意钻研佛法,当可成为真正的一代高僧。然而如果执迷不悟,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只怕疾患最终爆发之日,便再也无法收拾。”

  “善哉!小施主不是佛门中人,却妙悟佛法,让我们这些自诩为虔诚的佛门弟子,惭愧无地!”

  此次少林派远征光明顶,带队的乃是空性神僧的师兄空智。

  张无忌这番话,打动了自空智以下的几乎所有少林武僧,对照刚才那番话检视自身,都是吓出一身冷汗,修为越高的往往越觉得自己身体内隐患越大。

  若不是今日有高人一言点醒,只怕来日必成大患!

  空智和空性两位少林寺辈分极高的人物,带领少林众僧,郑重地向张无忌合十垂首,表达敬意。

  这样一来,只要张无忌还在,少林一派终究是不能再插手光明顶的事情。

  “这位小兄弟,怎么称呼啊?”

  刚刚凭昊先生的一番话镇住少林,华山派又走出一人来,文士打扮,手持一柄折扇,算得上是眉目清秀,俊雅潇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