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197章 脑补出来的高手
  昊学笑呵呵地,把三尸脑神丹的药效给宗维侠添油加醋地形容了一番。

  “前阵子我给人尝了一颗,他居然把亲爹给咬死了,然后现在住在医院……呃、就是你们说的医馆里,被铁链锁住,犯病了就咬自己几块肉下来,画面可真是有点不好看……”

  “老宗啊,就是这点小事而已,真不行?”

  你!!

  宗维侠面如土色,心想到了这个份上,哪还容自己说出“不行”二字来?

  只怪当时救治自家暗伤心切失了警惕,竟然被人骗着服用了如此歹毒的丹药而不自知!

  听听刚才这家伙形容的药效,“药性一过,尸虫脱伏而出。一经入脑,其人行动如妖如鬼,再也不可以常理测度……”

  虚张声势,其实并没有这种东西?

  宗维侠可不敢赌这一场,输掉的恐怕还不仅仅是身家性命而已,真要变成了恶魔化身,一生声名连同崆峒派的名誉,尽付流水。

  说着复杂,其实这几句话也只是说了片刻而已。

  众人只见有个衣衫破烂的少年从明教阵营当中走出来,拦在崆峒五老之一的宗维侠面前,不知弄什么玄虚。

  而宗维侠的表现也很奇怪,竟然神神秘秘的侧过身子,嘴唇还隐约动了动,像是和谁小声说话一般。

  “小兄弟,你不是他的对手,回来!”

  杨逍当然认得这就是刚才击杀成昆,救了明教高层数人的那位小朋友,先前还曾经接下灭绝师太三掌。把锐金旗几十条人命救下。

  只知道他姓曾,名叫曾阿牛。其他来历身世却是一无所知。

  可刚才见他动手杀成昆的时候,澳门赌博网站:手段固然利索。但明显是武艺低微,如何能和崆峒五老之一对抗?

  张无忌咬了咬牙,按照昊学的吩咐,并不后退,而是站在宗维侠面前,朗声说道:

  “在下不是明教中人,也并非六大派任何一家的门下弟子。此次六大派围攻光明顶,乃是受了奸人挑拨,中间有极大误会。在下虽然年少。却知道其中曲折缘由,斗胆请双方罢手,查明真相。”

  “哈哈!”

  “这小子脑抽了啊?怎么满嘴胡说八道!”

  六大派当中顿时爆发出一阵大笑声音,指着身形单薄的张无忌笑骂道:

  “他做梦得到屠龙刀,是武林至尊呢!”

  “此次围攻光明顶,那是武林当中百年不遇的盛事!魔教气数已尽,眼看着就要被灭了魔火,毁了传承,现在这小子就这样没凭没据的几句废话。想要咱们就此罢手?”

  “这是魔教哪个妖人的子侄,修炼魔功伤了脑子吧?”

  嘲笑声中,只有峨眉派诸人静立不动,没有跟着众人发笑嘲讽。

  自灭绝师太以下。她们已经认出来这个曾经大大折损了峨眉掌门人威风的少年。

  灭绝师太更是心中惊疑不定,这小子分明武艺低微,内力修为不堪一击。怎么还敢挡住崆峒宗维侠的道路?

  自己有把柄落入人手,不得不虚与委蛇。配合这小子做了一场戏。

  莫非那姓宗的也和哪位魔教妖女谈情说爱,被人抓了现行?

  一想到那个光明右使。她脸上又开始发烧,明明是一段孽缘,偏偏难以忘记。

  无数人的目光注视下,宗维侠走到张无忌面前,冷笑一声:“凭你也敢挡我?要命的速速闪开一边,让我解决了白眉鹰王,灭了光明顶魔火!”

  话说得声色俱厉,可内心却已经如同死灰一般。

  想要命的话,就必须得配合那个神秘人的指令。否则一旦那种叫什么三尸脑神丹的药物发作起来,真有他说得那么恐怖的话,一切就都完了。

  “小子看拳!”

  心中打定主意,不待张无忌说话,一拳就砸了过来。

  好拳法!

  在场的几乎都是武学好手,见宗维侠这一拳气度俨然,刚起手就带起凌厉的风声呼啸,不由得高声喝彩。

  这就是崆峒派的七伤拳吧?果然不同凡响!

  明教诸人却都是面有忧色,此子虽然不是明教弟子,却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算是个极有义气的少年。

  可惜他年纪轻轻,又怎能敌过声名素著的崆峒五老之一?

  只有五行旗的众人眼睛明亮起来,一瞬不瞬地看着张无忌的动作,看他用什么方法克敌制胜。

  连峨眉掌门都奈何他不得,又何惧一个崆峒高手!

  张无忌……真心不会什么高明的武功啊,只好把小时候习练的一套武当长拳拿了出来,一招懒扎衣,谈不上什么章法地向宗维侠面门打来。

  呃!

  许多高手不由得叹了口气,用这等粗浅拳法应对崆峒派威震天下的七伤拳?

  太儿戏了吧!

  恐怕这少年一招之下就要重伤,能不死都得算宗维侠手下留情了。

  砰!

  双方拳掌很快相交,这当然是宗维侠故意让它相交的,否则要绕开张无忌那空门大开的防护,直接中宫直入又有何难?

  “徒!”

  宗维侠闷哼一声,身形暴退数步,脸色一片惨白,似乎已经受了不轻的内伤。

  什么?!

  这个结果,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似乎是崆峒派的这位名宿一交手就吃了亏?!

  这怎么可能!

  明明这小子脚步虚浮,拳脚无力,最多也就是学了三五年武术的初学者,和宗维侠简直是天壤之别。

  可竟然能一招之间,逼退这位崆峒高手?

  难道,竟然是大巧若拙,深藏不露的武学宗师级人物?

  可怎么会这般年轻……

  峨眉派众女却没有什么意外,她们曾经亲眼看过师尊都在此子面前失利,那么打败一个宗维侠不算什么。

  可这不包括峨眉掌门灭绝师太!

  灭绝师太此刻心头仿佛有一千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

  那个神秘的声音到底是谁?看样子还真是拿住了宗维侠的把柄,这分明和自己刚才演那场戏没什么区别。

  呃……好像这姓宗的演技更逼真,就差当场呕血出来了!

  此刻,广场上议论和喧哗声越来越大,远远听去只觉得一片嗡嗡嗡,像是昊学的养蜂场开在这里似的。

  所有人都在想相熟的同伴、朋友,打听这个少年的来历,可没人能说得清楚。

  “我看刚才那招武当长拳当中的懒扎衣,恐怕不简单!”

  “嗯,咱们看上去破绽百出,一定是眼光还不够到位,能把崆峒五老轻易击伤的人物,招式岂能如此粗陋?”

  都说不以成败论英雄?那是扯淡!

  张无忌一招领先,立刻话风都变了方向,开始从他刚才一招货真价实的儿童版武当长拳当中,玩命分析出来高大上的内涵,脑补其中的高明犀利之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