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196章 又见三尸脑神丹
  “三棱军刺除了捅人之外几乎没有任何用处”搜狗百科。

  昊学从刘小宇那边搞到这东西的时候,上网搜了一下,这条结论让他有些无语。

  不过不重要,现在张无忌需要的,就是这个捅人的功能。

  捅!捅!捅!

  鲜血顺着三棱军刺开着的血槽内喷涌出来,每一次穿刺都是一个狰狞的血洞,张无忌仿佛是陷入了疯狂当中,把数年来家破人亡的悲剧,全都发泄在面前这个不能反抗的仇人身上。

  “行了,人死了就收手吧!”

  昊学只是听着那些利刃入肉的声音都有些不寒而栗,成昆开始还有惨叫传来,后来已经悄无声息,想来是恶贯满盈,终于死在张无忌手中,替他义父谢逊报了大仇。

  也是明教前任教主阳顶天的大仇人那!

  昊学心想,起个名字叫阳顶天,却被人戴了端端正正的一顶绿帽子,你这名字真是白瞎了!

  顶老婆都没顶明白,你丫顶个屁的天!

  “小兄弟手段利索,手刃此恶贼,明教上下深感大德!”

  光明左使杨逍松了一口气,既然此人已死,至少众人性命无忧。

  “昊先生,我现在还应该做什么?”

  张无忌大仇得报,有一种想要伏地痛哭的冲动。然而众目睽睽之下有些不好意思,更何况还有一个神秘的昊先生不知在什么地方随时观察自己。

  “等着吧,等他们行动恢复,到光明顶大广场上。你还是听我吩咐行事就好。”

  张无忌现在已经算是言听计从,这位昊先生所有安排都没有落空。真是神一样的存在。

  做梦也不敢想到,自己竟然可以亲手斩杀大仇人成昆。虽然第一次杀人难免有些不安,可刚才三棱军刺反复在仇人身上穿刺的时候,那爽快的手感,也令人激动兴奋。

  或许,昊先生说的,帮他驱除寒毒的困扰,也绝不是一句空话吧?

  过了足足几个时辰,昊学连午饭都吃过了,杨逍等人这才恢复行动。却仍然是内伤沉重,不能与人动手。

  “刚才成昆恶贼说过,阳教主死在光明顶密道当中,咱们是不是该先去收拾了……”

  韦一笑开口,澳门赌博网站:却被杨逍打断道:“那个先不急,现在六大派围攻我光明顶,恐怕已经打上山来。咱们这些人到现在才能行动,时间拖得太久,赶紧先护教要紧!”

  “跟上他们就行!”

  昊学指挥张无忌。一言不发地跟在杨逍等人身后,穿过几处厅堂,面前骤然开阔,是一片极大的广场。

  广场上。泾渭分明地隔成两边。西边人数较少,十之**身上带有轻重伤势,是明教一方。东边的人数却多了好几倍。大致分成六个圈子,显然是六大派的各家高手。六个圈子隐然对明教诸人形成包围之势。

  而广场正中。有两人正在拚斗。

  “我外公!”

  张无忌听杨逍提及白眉鹰王四字,眼圈迅速就红了。

  父母亡故之后。虽然有太师父细心照拂,毕竟不是骨肉至亲,如今看到这个白眉飘逸、神威凛凛的老人,顿时产生一股孺慕之情,恨不得立刻扑上前去相认。

  可是,昊学及时开口阻止道:“不要急,装逼的时候还没有到,先等一等。”

  过不多时,殷天正大发神威,连败张松溪、莫声谷、宋远桥等三位武当高手之后,又将想要趁势捡便宜的崆峒高手唐文亮打成重伤。

  到了这个时候,位列明教四大护教法王的殷天正,终于也到了强弩之末的时候,面对崆峒派出来找场子的宗维侠,已经无力再战。

  明教除了殷天正之外,其他杨逍、韦一笑等人,都因为成昆的幻阴指受了极重内伤,这会儿只是心急,却没有什么办法。

  明教自身份最高的光明左使杨逍以下,都感到今日大难当头,已经不可逆转。众教徒一起挣扎着爬起身来,盘膝而坐,双手张开十指举在胸前,作火焰飞腾的形状,跟着杨逍念诵出声:焚我残躯,熊熊圣火。生亦何欢,死亦何苦?为善除恶,惟光明故。喜乐悲愁,皆归尘土。怜我世人,忧患实多!怜我世人,忧患实多!

  宗维侠冷哼一声:“装神弄鬼的魔教妖人!我先宰了这所谓的白眉鹰王再说!”

  刚刚迈步,昊学终于张无忌下了指令。

  “拦住他,往死了揍就行,能怎么打就怎么打,不用担心顾忌,也不用给我面子!”

  这宗维侠不是什么光明的角色,刚才力战殷白眉他不敢出来碰钉子,后来殷天正连战脱力之后才出来捡便宜,心机狡诈歹毒,算是个小人。

  张无忌已经有些习惯这种节奏,明明自己这两手功夫不值一提,偏偏昊先生可以安排好一切,让奇迹一再发生。

  昊学挂断了张无忌的电话,打给宗维侠。

  “老宗啊,最近七伤拳没再练吧,服药之后身体调理得还行?”

  一句话就让宗维侠身体一僵,心想我正要击杀殷天正,带头灭掉魔教魔火,成为这场盛事中被永远铭记的那个关键人物,这时候神秘的昊先生怎么突然出现了?

  稍稍测过身子,挡住众人视线,小声道:“多谢昊先生挂念,最近没有再去习练七伤拳,在昊先生的妙药治疗下,身上的暗伤已经好多了。”

  “那你给我个面子呗,不要再为难明教了,等会儿有个小孩上来揍你一顿,打不疼的,你就挨了这顿打怎么样?”

  昊学笑嘻嘻的,跟使唤儿子似的把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交代下去。

  “不行!”

  宗维侠几乎没怎么犹豫,当场拒绝。

  这可不是胡说八道么!

  就为了你几副药,我这命还就卖给你了?如今六大派围攻光明顶,何等重大的事情,凭你一句话,我就不去为难明教?那我崆峒派成了什么?

  后来说得更加不知所云,什么小孩揍我一顿,我还不能还手光挨打?

  成何体统!

  我宗维侠身为崆峒五老之一,也是江湖上响当当的字号,这样自毁名声,以后还怎么在江湖上混?

  昊学摇了摇头,果然和自己预料的一样,这家伙不肯配合啊。

  还好自己防了他一手。

  “老宗啊,你看,伤了和气多不好!其实你每天吃的药里面,也不光只是治疗七伤拳内伤的哦!其中有一粒药,我告诉你叫做三石续命丹的,你还记得吗?”

  宗维侠隐隐感觉不妙,涩声道:“记得……怎么?!”

  “其实它不叫那个名字,我记错了,不好意思哈!那红色的药丸,应当是叫做三尸脑神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