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194章 带上光明顶
  “昊先生,接下来我应该怎么做?”

  经此一事,张无忌对于这个自称“昊先生”的神秘人物,多了许多信心。

  不知他用什么办法让峨眉掌门故意不出真力,甚至还配合自己做戏,让自己平白捡了个便宜,获得了明教五行旗的友谊,更在五大派高手面前大大露了一次脸。

  “接下来么,杀个人”

  昊学想了想剧情发展,大概能推算出会发生什么事,说得云淡风轻。

  可张无忌却是遽然一惊,澳门赌博网站:他毕竟只是个十几岁的孩子,从小和父母在冰火岛长大,后来在武当山上居住几年也是被呵护备至。

  杀人这个词,对他来说似乎颇为遥远。

  且不说我现在这点微末武功能杀得了谁,就算真有机会,难道就不问对方是谁,痛下杀手?

  此事只怕大大不妥

  就算是昊先生真的有办法能疗治我身上的寒毒,可也不能沦为他的杀人工具。

  “昊先生,请恕小子本领低微见识浅薄,不能……”

  昊学不等他拒绝的话说完,打断道:

  “混元霹雳手,成昆”

  什么?

  张无忌这次的吃惊只有更甚。

  成昆?

  这个名字可谓是记忆深刻,在冰火岛的时候,义父金毛狮王谢逊历数成昆的恶行,导致他家破人亡乃至行事错乱不容于天下的,正是这个叫成昆的人。

  如果不是此人,金毛狮王何至于沦落到北极冰岛?

  如果不是为了隐瞒义父的下落,父母何至于被逼迫到武当山惨死?

  此人和自己。仇深似海

  “怎么样,杀掉成昆,这事情你愿意做么?”

  昊学知道这对于张无忌来说是不可能拒绝的提议,成昆本来也就是一个光明顶之战的引子,用过之后。就让张无忌在这里搞死他也好,免得最后居然还让他得了善终,让昊学看小说时曾经有些不爽。

  “当然愿意”

  张无忌攥紧拳头冲口而出,随即神色又黯淡下来,“我武艺低微,怎能伤的了成昆那厮……”

  成昆可是金毛狮王谢逊的授艺师父。一身武功之高不必说,张无忌自知和人家天差地远,就算接近都是万万不能,谈什么杀了他报仇。

  “听我的话,杀成昆不过如同杀一只狗而已”

  昊学声音平稳沉静。平白给张无忌增添了几分信心。这位昊先生能够让灭绝师太都言听计从,或许真的能帮自己报仇也说不定?

  于是,张无忌接收了昊学给他传过来的一些东西,并且还学习了一种前所未见的拳脚套路。据昊先生说,这些都是光明顶之战上用得到的。

  然后在昊学的指引下,张无忌到光明顶所在的高峰下,先隐藏起来待命。

  随后,昊学拨通了布袋和尚说不得的电话。

  说不得大师。位列明教五散人之一,虽然武功修为次于四大护教法王,然而五散人互相之间关系极好。比四**王各自为政的情况强了许多,就算是光明左使杨逍,也不敢轻忽这一股力量。

  说不得听说六大派围攻光明顶的消息,当然要来维护本教总坛所在,这会儿正走在上山的路上。

  “送你件礼物要不要?”

  昊学悠闲地躺在家里的大床上,嘴里含了一颗何婉君的葡萄……呃何婉君刚洗好的葡萄……呃是真葡萄

  说不得的脚步骤然顿住。浑身内气瞬间游走全身,凝神戒备。

  正当六大派围攻光明顶之时。自己驰援明教总坛,居然有人半路说话。自己竟然没能提前察觉?

  高手

  恐怕是敌非友啊,难道六大派的高手已经先一步到了?

  说不得目光中战意沸腾,喝道:“何方高人藏头露尾?既然来了,出来和和尚打一架如何?”

  昊学哈哈一笑,“打架?那就算了我是送礼来的”

  说不得更加小心提防,武林中陌生人哪有什么送礼一说?多半是送个什么头颅啊手指之类血淋淋的玩意。

  莫非哪位教友已经遭了毒手?

  屏息静气,却还是没能发现此人的半点声息,心中越发忐忑,知道此人若是和自己为难,多半挡不住三招两式。

  “我来问你,明教高手如云,人才济济,怎么会被六大派打上门来的?”

  昊学一边吃葡萄一边语调轻松地说话,就跟谈论一件最家常的小事似的。

  布袋和尚却是心中一凛,有些黯然地抗声道:“要不是阳教主失踪多年,光明右使也不见踪迹,明教群龙无首之下,四分五裂,这才声势大弱。否则的话,就算六大派倾巢而出,我明教何惧”

  “给你个机会,整合五行旗,然后交好白眉鹰王殷天正,干不干?”

  说不得怦然心动,明教教主失踪之后,各方势力各自为政,致使实力远不如从前。若是能在自己手中重新整合五行旗,并且将破门出教的白眉鹰王拉回教内,难道自己就没有机会坐那个位置?

  “哪有这样的机会?阁下连面都不露,未免太缺乏诚意”

  昊学笑道:“刚才五行旗遭遇六大派主力,锐金旗为了掩护其他各旗撤退,力战被围,掌旗使庄铮阵亡,副使吴劲草断臂,眼看着就要全军覆没,却被一个神秘少年救了下来,这事儿你知道吧?”

  说不得一愣,点头道:“有所耳闻,六大派的人强横霸道,幸好天佑我明教,自有高人相助。”

  “呵呵。”

  昊学继续道:“此人年纪不大,却是白眉鹰王的外孙,这事儿你不知道吧?”

  什么?

  说不得果然吃了一惊,殷白眉的外孙?那老头似乎只有一个女儿,死去已有数年。

  这么说,竟然是殷素素和武当张翠山的儿子,救下了锐金旗教众?

  可那小子隐约记得还不到十五岁,怎能接下灭绝师太三掌?此事莫非还有什么猫腻?

  昊学却不再多说,直接轻喝一声:“布袋和尚,这个礼物,你要是不要?”

  说不得心中凛然,知道对方说得是利用这个交好五行旗又和白眉鹰王有亲密关联的小子,整合明教内部势力,重新拧成一股绳。

  这是任何一个明教高层人士无法拒绝的诱惑。

  就算此人别有所图,那也顾不得了

  “你说的礼物,就是白眉鹰王的那个外孙?”

  “正是,你不必多问,借用你的乾坤一气袋,把他带上光明顶,自有妙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