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159章 小桃心项链
  距离华夏男篮下场比赛还有三天,昊学才不需要去投入什么训练,不就是投篮么,千手如来赵半山都替他训练了几十年了!

  魔都不能白来一趟啊,一早晨昊学就带了赵歆出门。

  换个环境之后,这女孩的确像是放松了心情,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多,昊学看在眼里,也很为她高兴。

  女人是可怕的动物,她们可以逛街一整天,分文不花……

  昊学沦为赵歆的跟班,在魔都各个不同的店铺里穿梭,本来以为赵歆是想要狠狠shopping一把,结果一上午下来还是两手空空,这姑娘倒是逛街高手,纯逛。

  午饭时分,两人找到了魔都特色的小阳生煎,赵歆要了四个,昊学要了……十四个。

  没办法,他现在觉得陪女孩逛街简直比修炼九阴真经还难,从早晨到现在饿惨了,十四个也就吃个八分饱。

  小阳生煎能打响名气,自然算得上是美味,昊学两口一个,吃得爽快,竟然还想起了老朋友赵大可。

  这货到底是关起来了还是放出来了,怎么没消息呢。

  要是以后再打赌,让他换换口味吃生煎怎么样,先来四十个给他垫垫肚子……

  “哥哥,给姐姐买条项链呗∞!”

  正吃着开心,有个穿着挺朴素的小女孩,大约也就七八岁的模样,站在那里和吃饭的桌子差不多高,怯生生地向昊学推销什么东西。

  “不要!”

  相关的报道昊学也看过很多,说这些乞讨者、沿街推销者。其实背后都是有相应的势力集团控制,有时候人们的怜悯之心反而会助长那些恶势力的嚣张气焰。让更多的孩子沦为他们赚黑钱的工具。

  昊学也担心自己的善行反而成为被人利用,效果适得其反。所以渐渐淡了心思,遇到这类情况也都是直截了当的拒绝。

  “对不起。”

  那小女孩没有再说什么,转身离去,声音中却是隐隐带上了一点哭腔,和昊学之前遇到死缠烂打或者满不在乎的情况似乎很不一样。

  “等等!”

  这最后的哭音,终究还是打动了昊学,这么小的孩子不会是演技高超,看来就算是背后的路数不正,至少这个小姑娘也算是真有难处。

  闲着也是闲着。多句嘴吧。

  “项链多少钱?”

  昊学把那小姑娘手中攥着的一把闪亮亮的项链托在掌心,样式都是一样的,银色的链条,吊坠做成一个小桃心,挺可爱的风格,做工也算精致,不过一看就是普通材质,不值什么钱的。

  “十……八块,只要八块。给姐姐买一条吧!”

  小女孩看有希望做成生意,声音当中就多了一份殷切。

  “给你十块吧!”

  昊学随手摸出一张10元,心中却悄悄叹了口气,终究不忍心这小女孩失望。尽管知道自己这行为未必就算是正确的,可见到了还是硬不下心肠。

  “你……是给谁卖的货?”

  给钱的时候突然问了一句,那小女孩回答得却很快。“帮爷爷卖那!”

  昊学张了张嘴想继续问下去,又觉得似乎没有意义。如果真是想象的那种集团,这种谎话估计张嘴就来。也问不出什么实情。

  这种情况,哪个城市都遍地都是,自己又能管多少?

  小女孩脆生生地回答了一句之后,似乎很仔细地给昊学选了一条项链,双手递过来。

  “给姐姐这条粉色桃心的吧,和她的白衣服很配!”

  昊学点头,接过项链,小女孩很快就去到下一桌继续推销,似乎这笔生意过后,和她再也不会有什么交集。

  “戴着玩吧!”

  昊学随手把项链递给赵歆,眼光却还在那小女孩的背影上停留。

  赵歆有些小激动,这项链本身不值什么钱,10块都算黑心,以她从小不富裕的家境,对这种小玩意成本了解得很,有两块钱都算是顶天了。

  然而这可是昊学亲手买给自己的……第一件首饰!

  是的,它不是小工艺品,不是小玩意。项链再便宜,也得算是首饰,代表的含义,可以很深刻呢!

  赵歆眼睛里闪耀着喜悦的光芒,不管王晓燕还是何婉君,甚至那个高高在上的女总裁,都没收到过他送的首饰吧?

  小心地把项链收好,不过是几块钱的东西,她竟然有点舍不得戴起来。

  昊学没注意到她的这些小情绪,眼看着小女孩在小阳生煎店里转了一圈,也只是卖掉了一条项链,有些食客甚至很不耐烦地斥骂几句,昊学微微摇头,心中怜悯更甚。

  目送她出门,快步跑到一个瘦骨嶙峋的老头跟前,嘴唇动了动,却听不清说些什么。

  这是她爷爷么?

  如此说来,难道这小女孩不是说谎,真的是一对落难的祖孙俩?

  两人早就吃完了饭,昊学想了想,站起身来,走向门外的那一老一小。

  “哥哥,我找你两元……找四元好不好?别退货……”

  那小女孩看到刚才好容易卖掉的唯一一条项链,似乎对方有后悔的意思,紧紧抿着小嘴,看样子心中很忐忑。

  昊学伸手摸了摸她头顶,却是对那老人说,“这是你孙女?”

  “是。”

  老汉一伸手,先把小女孩护在身后,有些警惕地问道:“怎么了,我们只卖项链的!”

  昊学笑了,心情仿佛一下子就开朗了许多。从这个本能的动作来看,这老汉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坏人,知道保护孩子,很可能两人的关系是真的。

  看了看他面前包里一堆堆的同款式桃心项链,昊学放缓了声调,问道:“这么多项链,卖得完吗?这么小的孩子不让上学出来卖东西,不合适吧?”

  “我上学的!”

  那小女孩从爷爷背后探出半个小脑袋,似乎是感受到昊学的善意,大着胆子回了一句,“魔都第九小学,就在这附近,我下了课才来帮爷爷的忙。我卖项链的成功率比爷爷高很多呢!”

  昊学默然,知道她说得绝对是实情。

  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澳门赌博网站:还能稍稍博得一些同情心和爱心,相比浑身皮包骨头的老头子,怎么都更令人喜爱吧。

  不过……

  “你爸爸妈妈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