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153章 阿朱
  赵歆和昊学住隔壁,当然没有选择同房。

  人家母亲刚刚亡故,着急忙慌地要涂黑,这种事昊学是做不出来的。

  一个人在房间里行事也方便,起码打电话不用躲厕所了。

  要去男篮赛场上装逼,可得做好充分的准备。

  不然一不小心成了名人,可就永无宁日!

  昊学可不想自己做点羞羞的事情都被全国人民各种关注,每涂黑一次选项都上一次头条,还让不让人家汪风活了?

  这事情昊学计算得很谨慎,也早就选好了帮忙的高人。

  《天龙八部》,阿朱。

  当然了,胡青牛医术精湛也同样可以易容伪装,把范遥那张自我毁容的丑脸整成天王刘德滑的模样,便是出自蝶谷医仙之手。

  然而灭绝师太当然从没见过真正的刘德滑长什么样子,总之是老白脸的方向,差那么一分半分也无伤大雅。

  可现在不一样,自己必须找到真正的易容高手,让自己完全变一个形象,就算是捡肥皂的基友站在面前,也绝对认不出来的那种!

  胡青牛不保险,就想到了这位身世可怜的阿朱。

  阿朱的易容术冠绝金庸世界,但可悲的是,正因为她乔装1的段正淳惟妙惟肖,终于让乔峰没能认出这个情深意重的爱侣,只能是“塞上牛羊空许约”,悔恨一生。甚至最后乔峰在两军阵前选择自绝于天下,也和阿朱的死去有着相当程度的关联。

  阿朱,听香水榭,赏花。

  唉!现在的小阿朱还是那个无忧无虑的小丫头,没有烦恼,没有苦难。

  认识乔峰。是她的幸运还是不幸?这很难说清。

  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恋,却让自己落得香消玉殒,只给世人留下了永远的回忆和感伤。

  阿朱妹纸你别怕,这回哥来了,你想跟慕容复就跟慕容复,想跟乔峰就跟乔峰。绝对比翼齐飞白头偕老。

  “琢磨着用什么做花露呢?”

  昊学的声音在空荡荡的听香水榭内响起,阿朱一愣,回头看却不见人影,不由得有些害怕起来。

  “你是谁……在哪里?”

  昊学知道要取得阿朱的信任,也得露出一点什么来,这会儿她和乔峰还不相识,当然也有别的办法。

  “天上星,亮晶晶。永灿烂,长安宁。段姑娘。想不想知道你亲生父母姓甚名谁,现在何处?”

  阿朱浑身剧震,险些扶不稳护栏落入水中。

  此人怎么像是什么都知道?

  她从小不明自己身世,只是脖子上挂了一个锁片,上面镌刻的字便是“天上星,亮晶晶,永灿烂,长安宁。”

  而且肩头上刺着一个红色的“段”字。

  这件事十分私密。尤其是女孩儿家的肩头刺字,可以说无人知晓。

  可是这个说话者却随口道来。难道竟和自己亲生爹娘有莫大的关联?

  “我爹娘他们……还在人世?”

  昊学哈哈一笑,“活得好好的,你爹是大理镇南王段正淳,也算是名声赫赫。你娘在小镜湖隐居,名叫阮星竹。早年生下一对双胞胎女儿,你还有一个妹妹叫阿紫。脖子上有一个和你同样的金锁片,上面刻字是‘湖边竹,盈盈绿,报平安,多喜乐’……”

  昊学掌握着原著剧情的大杀器。给她来了个竹筒倒豆子,直接把阿朱的心理防线炸崩溃了。

  听他说得一一符合若节,不由得阿朱不信,顿时就是泪流满面。从小只当自己是没爹没娘的孩子,也没少遭到同龄玩伴的白眼,今日才知道爹娘不但尚在人世,而且竟然还大大有名。

  这种找到依靠的感觉,让阿朱喜极而泣,好一会儿电话里都是她低声的啜泣,昊学也没有打断,静静等待这个可怜的女孩子发泄。

  良久,阿朱才渐渐止住哭声,望空盈盈下拜,“多谢前辈指点迷津,小女子感激不尽!”

  昊学笑道:“回头我和你老爹说一声,让他来把女儿领走,这里的环境和你娘那边也差不多,想来你不会排斥小镜湖的。”

  “过几年吧,我再给你介绍个男朋友……呃、就是帮你说个婆家,保你称心如意就是!”

  昊学见到阿朱,想起她以后的可怜遭遇,就有些难过,情不自禁地大包大揽,把阿朱未来的人生轨迹都给定了。

  阿朱瞪大了眼睛,莫名惊诧。

  这到底是哪里来的怪人,知道自己身世经历也就罢了,怎么连将来都安排好了,还负责说媒?

  莫非……

  一下子心头剧震,难道这就是自己素未谋面的那位爹爹镇南王本人?

  不然怎么解释他对自己的事情这么关心?

  想一想此人神秘莫测,和传说中镇南王的卓绝武功也对得上,越发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爹……是您么?”

  噗!

  昊学差点憋出内伤,心想这丫头想到哪里去了。

  段正淳这货虽然四处涂黑选项这一点和自己有共同点,但是人生最大的污点就是后院起火,光荣成为天龙里第一号绿帽男。

  这种人物自己可做不来!就算能当乔帮主的便宜岳父也不划算。

  “阿朱姑娘误会了,我此来是请求帮忙的!”

  不敢再绕弯子,昊学估摸着阿朱这会儿已经不会拒绝,连忙开门见山。

  帮忙?

  阿朱愣了一下,问道:“我武艺低微,能帮上什么忙?”

  昊学把早就准备好的ipad发彩信传给阿朱,又引得她一阵惊讶,浑然不知手中这个银光闪闪的扁平东西是个啥。

  不过年轻女孩儿接受新事物也快,昊学很快就教会了阿朱基本的操作方法,正色道:“这里面有几段影像,就是我打算易容的模样,你看看我需要怎么做,才能惟妙惟肖,最好是完全不让人看出我的本来面貌。”

  阿朱目瞪口呆地看着ipad里面播放的画面,只觉得今日际遇之奇,实在是生平所未有。

  神秘来客造访听香水榭,一开口就把自己身世说得明明白白,甚至有要安排自己未来的意思。

  然后拿出来的这个东西,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莫非自己今天碰见了神仙?

  再看那几段所谓的“影像”,画面清晰活灵活现,真不知那些小人是什么东西所制造,又怎么钻进这个扁平的盒子里做出种种动作。

  可问题是……

  阿朱匆匆浏览了一遍昊学发过来的视频,秀眉微蹙,讶然道:“你要假扮的这个形象……不是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