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146章 天马拉稀般的脑洞
  这一顿酒喝得痛快,从中午竟然一直喝到晚上。

  昊学勉强还算清醒,孙少飞偌大的个子却喝得东倒西歪,可怜赵诗瑶娇娇小小,撑着这大号男朋友,那真是甘苦自知。

  把几个女生送回寝室休息,昊学很郁闷地还多送了一趟孙少飞。

  特么的华清男也不靠谱,不就是赢了一场小组赛么,这直接喝扑街了。

  要是回头华夏队夺个冠你怎么办?小心喝死……

  回到绿柳庄别墅,已经是过了九点,昊学难得地连打坐练气都顾不上,直接倒在床上呼呼大睡,一睁眼已经是第二天日上三竿。

  咳,气氛热烈果然能带动人。

  昊学无语地回想昨天喝酒狂欢,自己前后也下去了超过一箱啤酒,就算有一点内功在身,也招架不住。

  洗把脸吃早饭,何婉君一大早就去了学校,毕竟刚开学,不住寝室也就罢了,连新生集体大会都不参加,那是想退学的节奏。

  还好,早饭有赵歆打理,总比王晓燕的黑暗料理要强很多。

  今天昊学觉得似乎是没啥事儿,计划着想去朝阳村一趟,看看赵大宝的老爸被击毙之后,他那个村长有木有受影响。

  赵大可这个吃鸭男是不是要蹲监狱,就看他对于老爸是地下势力头目的事情知道多少,赵大宝也大抵如此。

  昊学倒是不关心这兄弟俩下场如何,关键是赵大宝还在帮他跑鱼塘的手续呢,要是不在位了。事情还得他跟进一下。

  还有蜂王王天祥的养蜂场筹建得如何,自己身为出资者。表示一下过问和关心也是必要的。

  昊学现在可以说并不缺钱,随便一颗丹药若是出手。拍个高价毫不为难。

  但是农业生态园他还是希望建起来,农妇山泉有点田的生活安静恬淡,令人向往。

  本质上昊学并不是一个爱出风头的人,然而世事难料,很多时候树欲静而风不止。

  参加个年会都能遇到仇家专门找来劫持了游轮,可不是昊学非要用七心海棠去完成团灭。

  昨天喝多了酒,看着一帮热血青年的疯狂,就想着是不是帮华夏男篮弄个前所未有的冠军玩玩?

  可是今天酒醒,昊学又觉得麻烦多多。

  明星最怕什么。狗仔队啊!

  姚鸣同志就算已经退役了,走到哪里还有一大票人跟在屁股后面关注他的各种**。

  昊学觉得十分蛋疼,姚鸣倒好说,就一个老婆叫耶利呀!自己这还琢磨着做多选题呢……

  回头一不小心成了名人,在全国人民的注视下做多选题,想想就不是令人愉快的事情。

  出门之前,惯例刷一下通讯录,却让昊学的脚步停了下来。

  嗯?这俩货到得很快啊!

  杨逍,蝴蝶谷。和范遥欢聚。

  范遥,蝴蝶谷,和杨逍欢聚。

  这尼玛有点逗,好基友一被子吗?

  既然计划好的两个关键人物都到场了。昊学觉得生态园的事可以暂且放一放,先给灭绝这老处-女安排一场邂逅才是正经大事。

  “杨左使,幸会了!媳妇儿纪晓芙很乖。孩子杨不悔很可爱,兄弟又刚刚重逢。没弄点小酒庆祝一下?”

  拨通电话,昊学的语气很轻松。想来胡青牛已经提过自己的存在,杨逍不至于太过惊讶。

  果然是高手!

  杨逍虽然的确对这个自称“昊学”的人物有所耳闻,但只有亲身经历,才知道对方的神秘和可怕。

  胡青牛只是个大夫,内力修为平平无奇,如果说有什么人能瞒过他的耳目,倒还说得过去。

  但自己是什么地位?明教左右光明使者之一,只在教主之下!就算是少林空见、武当张三丰,能胜过自己不难,但要做到如此无影无踪,恍若在耳边说话却根本不留痕迹,恐怕也难以做到吧?

  “昊先生果然高明,杨某有礼了!”

  不敢怠慢,杨逍望空拱手作势,很快就切入正题,“我听胡青牛说,昊先生曾提及本教新任教主的事情?不知先生何出此言,难道您知晓本教现任阳教主的下落?”

  若是随便跑来个人跟杨逍说这话,只会当成是胡言乱语。

  但是这位昊先生举重若轻,竟然能把隐姓埋名潜伏在汝阳王座下的光明右使范遥都一并联系上,请来蝴蝶谷。

  这份本事让杨逍震惊,既然范右使如此苦心孤诣,都被此人一语道破,那么说他知道阳教主的情况,似乎也说得过去。

  兹事体大,所以杨逍范遥都不敢怠慢,直接不惜大耗内力施展轻功,长途跋涉来到蝴蝶谷中。

  昊学摸了摸鼻子,心想阳顶天这会儿是肯定已经死翘翘了,问到他的下落也木有用。

  纵观金庸武侠世界,唯有球千丈能和阳顶天拼一下名字的牛掰而已……

  可怜这家伙起了个好名字,却是生得伟大死得憋屈。

  这件事教育我们,贱名好养活,牛逼名字镇不住容易悲催。

  “杨左使不必多问,我不会剧透……呃、我是说,天机不可泄露!”

  昊学心想张无忌这会儿刚刚死了爹妈,又被打了一记玄冥神掌,张三丰正在设法抢救,一时半会儿还做不了你们的教主。

  “贵教教主应该会在几年内出现,到时候自然可见分晓。不过现在,有一个有助于明教和六大派修复关系的好机会,所以请两位过来蝴蝶谷商议。”

  杨逍立刻神色肃然,向虚空深深一躬,“明教自传入东土以来,始终不被认可,被斥之为魔教。武林正道门派和我教的关系更是日趋恶化,甚至渐渐衍化成不可收拾的地步,近年来恐怕必有一战!本教实则并不愿意与天下英雄为敌,如何化解多年积怨,请昊先生指下一条明路来!”

  昊学倒也佩服,这杨左使果然有两下子,他预言近年来必有一战,可不就是说得即将发生的六大派围攻光明顶?

  “这件事说容易也容易,却要光明右使范遥先生做一点小小牺牲了!”

  杨逍看了一眼身边的范遥,决然点头道:“范右使用心良苦,为了维护本教,不惜损毁容貌潜伏大都。只要对本教有利,我相信他一定不会推脱!”

  嘿嘿!

  昊学一笑,把全盘计划如此这般一说,让杨逍脸色数度变幻,只觉得此人行事脑洞大开,不可用常理忖度。

  往往形容思路开阔,惯用天马行空的形容,然而杨逍现在分明觉得这是天马飞到蓝天上玩命拉稀,一泡稀屎不偏不倚正好砸在他头顶,糊了一脸!这尼玛玩得也太大了……

  “昊先生,这样……真的可以么?会不会……”

  “放心去做!一切有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