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140章 防火防盗防师兄
  9月1日,华夏医科大学新生报到。

  昊学陪同何婉君,再次踏入母校,毕业才几个月,并没有什么触景生情的感受,只是好像回家了一样的亲切。

  母校这种东西,就是自己可以随便吐槽,却不能让别人说半点不好的地方!

  所以说这个母字,其实大有道理。想一想,亲爱的妈妈似乎也是这样。

  “唉……我妈成天唠唠叨叨,烦死了。”

  “哦,你-妈有病吧?”

  “草!你-妈才有病呢,老子干死你……”

  情况大抵如此了。

  “咱们学校吧,一般来说男女比例比较失调,女生数量会呈现压倒性优势。”

  昊学和何婉君并肩走在校园里,夏季尚未完全过去,热风吹拂在脸上,感受不到什么清凉。昊学随意和何婉君说一些常识性的东西。

  “所以,这里的迎新,倒不会发生其他院校那样,看到女生就跟苍蝇似的扑上来。据说有的和尚学校憋得时间长了,看个老母猪都觉得眉清目秀的……”

  昊学话锋一转,在何婉君身上扫了一眼。今天她穿了一条淡绿色的裙子,把美好的体态表现得淋漓尽致,就算昊学天天看都还是觉得心旌摇动,别说那些成天宿舍里撸管练手速的渣渣了。

  轻轻叹息道:“可是婉君你这样的,估计横竖是逃不过苍蝇围攻了,做好准备,前面就是咱们中医院的迎新处了!”

  中医院的新生迎接点,永远都在中医楼对面那颗大槐树下,就没变过。

  这会儿树下挤了那么五六个学生,一个女的其他都是男的。

  “今年有没有什么好货啊?刚才来了三波都没法看,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一个身材瘦小的男生向远处张望,一脸的沮丧模样。

  “别磨叽了,赶紧打起精神!咱们都是来泡……呃、都是来迎新的,得给师妹们一个好印象!呃……还有师弟!”

  旁边的男生架了副眼镜,文质彬彬的模样,却也并不掩饰自己此来的目的。

  “都别吵了,瞧你们这副没出息的样子!”

  坐在桌子后面说话的依然是个男生,高高大大的,语气中充满了义正词严的味道,“咱们来迎新是代表学校、代表中医院,给新入学的师弟师妹必要的指导!看你们把这种神圣的事情都当成什么了?”

  “我们报考华夏医科大学,就是为了好好学习,将来做一名救死扶伤、妙手回春的医生!难道光为了女人而来?那你应该报考护士学校,那里面女生覆盖率接近100%,怎么都能划拉一个半个的……”

  靠!

  其余三个男生都十分鄙夷地瞅了他一眼,你丫的女朋友跟来了,自然是坐着说话不腰疼。

  谁不知道你的妞就是迎新的时候捷足先登泡到手的妹子?

  现在特么的不让我们上手了,欺人太甚!

  “行啦都别说了,你看前面又有新生来了,似乎是咱们中医院方向。”

  唯一的一个女生,脸上稍稍有几个雀斑,容貌还算中上,也觉得自己男朋友这话说得有点马列主义口朝外的意思,连忙替他圆了一下。

  何婉君渐渐走近,很奇怪地看着面前几个人,还有大槐树上挂着的条幅——“华夏医科大学中医院欢迎2015届师弟师妹!”

  可是,树下这几个人都什么表情,怎么也不带说话的。

  难道迎新的意思,是要新人自己先来个自我介绍?哪有这规矩啊……

  中医院的几个学生会干部,不是不想说话,而是忙着惊艳。

  嗯,女的在惊艳,男的除了惊艳,还有流口水的程序。

  反应最快的还是那个坐桌子后面的男生,跟屁股上有钉子似的一下子弹起来,一个箭步冲上前去,“同学您好,我是中医院学生会主席高笑,您是咱们中医院的吧,请先来填个报到登记表!”

  瞧瞧,这一激动,居然还用上了敬语。

  我靠!!

  旁边的三个男生面面相觑,难怪自己搞不过这货,手快有手慢无啊,这反应迅速、这身手敏捷,把球场上那点本事都用上了,要不人家是学生会主席呢?

  可是今天你也太胆大了吧,陈湘月可还在这里呢,你还敢上手?

  你以为你是韦小宝啊!

  陈湘月果然很不高兴,这也太伤自己面子了,板起脸来叫了一声,“高笑!”

  呃……

  高笑这才醒悟过来自己有点忘形,正牌女友还在旁边呢,讪讪地一笑,少了几分热切。

  “师妹你好。我是你大三的师兄,我叫田荡,表格在这里,基本信息填一下就好,然后我带你去宿舍……呃、我是说女生宿舍。”

  高笑退下来,才有了其他人插手的机会,可是他这会儿怎么看身边的陈湘月怎么不顺眼。

  本来还觉得她挺耐看的,可是和这个叫何婉君的师妹一比,简直就渣到爆了。

  即使插不上手,高笑还是很敏锐地扫了一眼何婉君正在填的表格,记住了这个名字。

  “同学,你也是来报到的吗?”

  再心急也不能四五个男生都围在何婉君身边,这是迎新,不是抢劫。终于有人注意到一起来的昊学,看了看居然觉得有点眼熟,却认不出来在学校算是很低调的这位刚毕业的师兄。

  昊学摇摇头,笑着指向何婉君,“我是陪她一起来的。”

  嗯?

  这下,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过来。

  陪同?

  什么关系?这是一个关键,澳门赌博网站:若是名花有主的话……

  那我也得松松土!

  这等极品岂能轻易错过?

  早有前辈高屋建瓴地提出:只要锄头挥的好,没有墙角挖不倒。

  “昊学哥哥,填好了,走吧!”

  何婉君很快完成了表格,走过来自然而然地站在昊学身旁,倒是让那几个人觉得两人长得有点相像。

  哥哥?

  表哥来送妹妹上学?也不奇怪。

  但要是情哥哥……就没戏了一多半。

  “走,我带你去宿舍!”

  那个叫田荡的男生过来抢过何婉君的箱子,连昊学手里的都一并接了过来,两手各提着不下三十斤的东西,健步如飞。

  他心里盘算得明白,如果这个一起来的男人是何婉君的亲戚,那肯定是乐得省力。

  反之,如果是何婉君的护花使者,那应该不会让别的男人在自己妹子面前献殷勤。

  看似简简单单的一个接包,蕴含着很深层的试探意味。

  测试结果令他很高兴,昊学笑嘻嘻地就把东西都交给了他,和何婉君两手空空,走在后面。

  你那点心思只能随便蒙蒙刚入学的无知少女,在我面前还敢卖弄?

  昊学心中好笑,防火防盗防师兄嘛!

  你要拿包那我不能不给你这个锻炼身体的机会,不过其他的么……

  想多了,同学!

  ps:感谢昨日慷慨打赏的chilama、澄迈档案局、爱夏不夏、笔山、房价很会、王正危、雨中的坏小孩等新老书友,西来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