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127章 生死棋局
  昊学这两个电话,尽管已经尽量简短,仍然花费了数分钟的时间。

  甲板上等待的赵雄托,渐渐开始不耐烦起来。

  “去看看,那小子鼓捣什么呢,不就是找个人来下棋,怎么磨叽了这么久”

  手下海盗答应一声,刚要去催促,却见昊学嘴里叼了根香烟,步履轻盈地返回甲板上来。

  “哟嚯,小子还抽上烟了看来很有把握啊”

  赵雄托倒是有些好奇,自己请来的这位可是世界级围棋高手,哪怕冠亚军争夺战,也只是输了一枚棋子而已。

  这个叫昊学的家伙就算认得什么能人,这份自信却是从哪来的

  和昊学最熟悉的王晓燕也感到十分奇怪,和昊哥相识这么久,从没见他抽烟,今天怎么还叼起烟卷来

  莫非是故作镇定,实则事关生死无比紧张,这才需要抽根烟来舒缓压力

  “开始吧”

  昊学大刺刺地走到李施施面前,面对这个围棋顶阶高手,毫不露怯。

  蓝牙耳机的秘密已经被人知道,不必再小心隐瞒,昊学只是个传递棋局的中间人,这盘棋的较量,乃是当代围棋高手李施施,对阵天龙八部当中传奇人物无崖子。

  棋局仿佛是一开始就陷入了激烈的搏杀当中,双方都是顶尖高手,一切花招试探都骗不过对方,直接便是单刀直入、弃子争先,往往一小块地盘的争夺,都寸步不让。

  无崖子感到对方的棋风绵密谨慎,似乎很有新意,有些落子的用意一时看不透,却能在若干着之后给自己带来不小的麻烦。

  李施施却又是另一种不同的感受,对方明明应该是没有经过系统化围棋训练,对于一些已有定论的固定棋路往往不按常规,异军突起,落子之际颇具古风,难道这是一个不谙世事,只知道研究古谱而自学成才的高手

  这小子到底是找来了谁

  赵雄托同样是围棋高手,棋力达到了职业四段,这种顶尖对局他当然不会错过。

  然而,就算是数月前的世界围棋争霸赛,都没有如此精彩纷呈

  最后冠亚军争夺中,李施施对石悦,最后惜败一子屈居亚军。然而对弈的双方都是科班出身的高手,基础扎实雄厚,拼的是中后期计算能力。

  眼前这盘棋却绝不是这种风格。

  从棋路来看,李施施的落子无懈可击,那都是经过了无数年无数围棋前辈反复推演之后形成的定式,绝无半分谬误可言。而昊学电话联系的这位神秘高手,很多地方却是错漏百出,看上去根本不能和李施施的谨慎稳重相比。

  然而奇怪的是,一盘棋渐渐下到中盘,李施施本应该迅速奠定优势,却根本不能如愿。对方似乎是在迅速消化吸收李施施的路子,把先前的错漏一一弥补,面对世界级选手做这种弥补,居然还能照顾到全盘,不落下风。

  恐怖

  只有这两个字能够形容此人。

  赵雄托尽管棋力远不及李施施,却可以断言,如果对方同样是经过系统化训练,避免那些细微的失误,那么以他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和奇峰迭出的落子风格,这会儿早就占据了压倒性优势。

  好厉害

  李施施表情越发凝重严肃,他水平高过赵雄托,又身在局中,更能体会到对方的犀利之处。对面坐着的昊学神态轻松,手中香烟吸完一根又续上一根新的,吞云吐雾好不自在,然而他电话联系的那个人,绝对是围棋界百年不遇的奇才

  世上竟有这等高手,如果他经过简单的培训,摒弃那些不够完美的细节,那绝对是一统棋坛绝无抗手的存在。

  有他在的一天,世界冠军这个头衔,绝不会落到别人手中

  尽管心中感叹,却绝不会手软。毕竟此时的李施施相当于是把几百年来围棋研究的所有精华集于一身,来对抗根本不知道后来几百年棋坛发展的无崖子。

  这种占尽优势的情况下,前期布局的很多细节,显露出越来越强大的威力,让无崖子纵然有逆天的棋力,也渐渐落于下风。

  不管怎么说,总算还是能赢下来了

  赵雄托竟然有一种心中石头落地的感觉,这小子真特么是个怪胎,从哪联系的这种高手,连李施施都几乎压制不住。

  这种水准来欺负我儿子还要不要脸啊

  今天落到我手里,30只鸭子,吃不死你

  再落数子,一些业余的围棋爱好者也都能看出胜负之势。

  无崖子尽管竭尽全力,可开局布局时的一些细节,仍然被李施施完美地掌控,没有给他留下任何机会。

  数百年围棋发展的精华之所聚,非同小可,无崖子尽管通过这盘棋体悟良多,却终究不能完成逆转。

  无崖子深信,如果再来一盘,自己一定能绕开那些极其隐蔽的陷阱,然而这一局,尽管距离终盘还有很远,却恐怕已经是无力回天。

  “海呃、这位老先生,你和昊学有私人恩怨,是让他吃鸭子也好,下棋也好,和咱们天庭号的人可没什么关系吧不如下完了棋,你们回到海呃、回到黑寡妇船上去处理私事,把咱们天庭号放行了吧”

  眼看着昊学这边已经兵败如山倒,一局棋几乎输定了,就有人鼓噪起来,不愿意为了昊学招惹的仇人让自己陷入危险。

  昊学抬眼一看,倒也认识,正是昨天晚上用餐的时候,拍马屁拍得毫无技术含量的那位市场部副部长,巴倪浩。

  眼看着这货脸上堆满了自己熟悉的谄媚笑容,慢慢凑近赵雄托,极力主张海盗把昊学一个人带走。

  当然,看他的架势,海盗带走谁他都不太关心,只要不包括他本人,那就完全可以了。

  “给老子滚回去”

  棋局设立在海盗这一边,被无数枪支指向,防止昊学再搞什么事情出来。

  这会儿巴倪浩凑上几步,却被昊学指着鼻子大骂道:“老子棋还没下完,你过来啰嗦什么赶紧哪儿来的回哪儿去,看到你都影响老子思考”

  “你思考个屁不就是电话能联系个朋友下棋么巴部长说得有什么错,你自己惹的麻烦,让我们这些人陪着你担惊受怕,这么自私真的好吗熊总真是瞎了眼睛看上了你这种货色”

  然而,生死攸关之际,很多人纷纷跟在巴倪浩身旁凑上前来,向赵雄托求情,希望能够冤有头债有主,不要斩尽杀绝。

  昊学叹息一声,不再多话,只是拼命抽手上的那支烟,把一口口烟雾喷向空中,仿佛在发泄心中的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