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126章 对话扫地僧
  扫地僧,少林寺,扫地。

  昊学翻出这个号码,不禁有些感慨。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一代红颜,为了一场情殇的逃避,竟然在少林寺苦熬岁月,淡看青丝变为白发,再也不理会过往种种。

  “大师,还记得无量山中的无崖子吗”

  昊学拨通电话,开门见山,果然说得扫地僧浑身一颤,目光中露出极其惊骇的神色。

  此地乃是少林寺藏经阁附近,为少室山根本重地之一。有高手能如此轻易地潜入少林,已经算是异数,更可怕的是,就连自己也完全没有察觉到任何声息

  本以为修行一生,将小无相功和佛门武学渐渐融为一体,武功之高在当世已经绝无抗手。说得自傲一点,甚至当得起“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这八个字。

  江湖上盛传的所谓“南慕容,北乔峰”,在自己面前,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般的水准。

  然而今日方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

  扫地僧默运玄功,竭力去探查周遭动静,以他通天彻地的修为,甚至整个少林寺都在他耳目范围之内,一切鸟鸣虫嘶都清晰可辨。

  然而,这个说话者仿佛是隐藏在虚空当中,任凭自己如何寻找,都没有半点痕迹。

  更加恐怖的是,此人似乎对自己的身份了如指掌,一开口就提到了无崖子。

  无崖子这个名字,自己已经忘记了吧有多少年,未曾有人提起了

  然而,真能忘得了么

  扫地僧手中的扫帚停滞在半空中,仰首望天,仿佛陷入了某些铭心刻骨的回忆。

  半响,他悠悠一叹,摇头道:“施主认错人了,我不认得什么无崖子,只是少林寺的一个没有职司的老和尚而已。”

  还不认账

  昊学笑道:“四十年前,你因为无崖子和李秋水在琅嬛玉洞双宿双飞,还生下一个女儿,伤心难过,避入少林寺躲避,是不是”

  扫地僧默然无语。

  “你虽然后来学习佛门武学也有所成,却逃不过小无相功的底子,两者结合,你现在的武功才能如此高深莫测,少林寺就连方丈的武功都远不及你。”

  扫地僧仍然是没说话,却越发惊诧,此人声音如此陌生而且似乎很年轻,为什么对自己过往的事情一清二楚

  昊学继续爆料道:“你武功本来已可算作当世第一,与人动手过招,何必还特意学一个无形气墙你如此担心被人触碰到身体,就是怕你女扮男装的事情败露”

  终于,扫地老僧放下了手中的扫帚,叹息道:“施主明察秋毫,老僧佩服”

  这句话,她已经放下伪装,恢复了女声,虽然明显年纪已经老迈,声音却仍然称得上悠扬悦耳。仅凭这嗓音,就能想象到这位李小妹年轻时的绝代风华,难怪无崖子一生不忘。

  李小妹沉默半响,摇头道:“无崖子已死在逆徒丁春秋手中,人既然已经不在,还谈这些旧事做什么我修行佛法多年,已经没有了世俗的恩仇荣辱观念,不然那丁春秋在星宿海逍遥,我岂能容他”

  “不”

  昊学断然接口道:“无崖子并没有死”

  “什么”

  李小妹失声惊呼,在这一刻,什么佛门高僧、什么数年修行、什么看淡红尘,全都被抛之脑后。

  “他他没死那他现在身在何处”

  既然有所求,一切便都顺理成章,昊学一阵忽悠,终于取得了扫地僧也就是李小妹的信任,对于说服无崖子,有了很大的把握。

  若是再早二十年,或许李小妹听说无崖子尚在人世,很可能立刻离开少林寺,赶去与之团聚。

  然而昊学打来电话时,无崖子已经接近百岁高龄,李小妹也年近九十,就算有些过往的情思纠缠,却也再没有了聚首的心思。

  这反倒成全了昊学,他成为两人之间唯一的纽带,带着李小妹的最后寄语,又拨通了无崖子的电话。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昊学一开口,便用这句话来点醒无崖子,他知道,这话算是他一生的情感写照。

  原著当中只提及李秋水的本名,对于李小妹和天山童姥,都没有真实姓名记载。

  然而通过和李小妹的这通电话,昊学知道李小妹本名李沧海,而天山童姥拜入逍遥派之前,叫做巫行云。

  李秋水和巫行云都深恋无崖子,然而直到生命即将终结,才终于发现她们都未曾走入无崖子的内心深处。

  所以,这句唐诗,无崖子常常吟诵,其中寓意深刻。

  “难为水”、“不是云”,刚好说的是他无崖子这一生真正深爱的人,正是李秋水的妹妹李沧海。如今昊学悠悠念诵这句诗,果然迅速吸引了无崖子的注意。

  “什么人”

  他重伤之后躲避在山中隐居,除了弟子苏星河之外,应该无人知道此地,怎么突然就潜入了外人,还一开口就若有所指。

  昊学没有多说废话,直接通过彩信,把李小妹拜托他转交的一枚玉佩,传到无崖子手中。

  “琅嬛玉佩”

  无崖子失声惊呼,万没想到自己行将就木,居然能重新见到此物

  逍遥派历代传承的除了掌门玉扳指之外,还有这块琅嬛玉佩,当年钟情李沧海,将玉佩赠予佳人已表达心意,然而后来造化弄人,还是和李秋水结合并生儿育女,李沧海就带着这玉佩远走天涯,仍凭自己找寻半生,还是一无所获。

  如今这玉佩再次出现在面前,的确是逍遥派传承之物,做不得假。

  物是人非玉佩重新出现,那沧海现在何处

  无崖子忘了去追究此人如何找到自己,急急追问道:“你是沧海的什么人她现在还好吗”

  “她也还活着。”

  昊学看到这两个同样白发萧萧的老人仍然摆脱不了纠缠一生的情丝,不由得微微感叹,轻轻说道:“她不愿意与你再次相见,只是让我传达一句话,并且请你帮我一个忙。”

  “什么话”

  “有缘无缘,是来世缘;似梦非梦,梦醒皆空”

  “沧海”

  无崖子听了这句话,半响无语,似乎有太多事要问,又觉得不知从何说起,最后化作一声叹息。既然对方无意再见,自己又何必执着。

  “帮什么忙”

  “下一盘棋。”

  ps:海盗这段是我写的随意了,因为我自己对这个领域的不了解不熟悉,在写作时查询资料又有所疏忽,导致了不合现代常理的设定出现。这当然不能怪读者,完全是我自己的失误。

  有书友提醒,可以用控制游轮的方式来安排这段剧情,我深以为然,然而这段剧情前后牵扯较大,修改的话又担心之前的书友出现阅读障碍,所以暂时不作修改,请大家谅解关于海盗船的部分。据百度讯息,海盗事件近年来呈增长趋势,然而我天朝的防御体系的确相对完善,不太可能毫无征兆地侵入内海扬长而去,这个bug以后会设法修改,请了解军事和海上形势的读者见谅。

  新人落笔欠考虑导致了这次海盗袭击事件的发生,西来表示对此次事件负责,请各位量刑时考虑是初犯而且认罪态度较好,从轻发落。

  ps2:感谢昨日慷慨打赏的熊凯明、丧尸病、fftbc、亚洲神盾局、实习期的新人、妞給爺笑一下、王正危、书友150708001116008、无聊灬红尘、1152365294等新老书友,西来拜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