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120章 倚天剑出,谁与争锋
  胡青牛或许对下迷药的事情还不是太熟练,然而他身边还有一个毒仙王难姑。

  于是,灭绝师太空有一身高深修为,却因为有求于人,很快就着了道,昏迷在蝴蝶谷中。

  昊学躲在甲板上一个隐蔽的角落里,收到了那条讯息。

  “‘胡青牛’给您传来‘倚天剑’一柄,是否接收?”

  好东西啊!

  昊学心中激动,这可是顶尖的神兵利器,小矮子今天真是要开眼了。

  武林至尊,宝刀屠龙。号令天下,莫敢不从。倚天不出,谁与争锋?

  当年读倚天屠龙记的时候,就曾经因为这几句话热血沸腾。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竟然能亲手触摸到传说中的倚天剑。

  果然如书中所写,倚天剑约莫四尺来长,古意盎然。剑鞘上隐隐发出一层青气,上面用金丝镶成两个篆字:“倚天”!

  你大爷的小矮子,拿把破铜烂铁来华夏国游轮上装逼。

  论起兵器冶炼,华夏人是你祖宗!

  昊学单手握住倚天古剑,重新挤入人群,却先看到王晓燕和熊慧娟两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出了房间被这场热闹吸引,这会儿更是站在了那倭国矮子的对面。

  “美1女,你要试试我这祖传的长刀也可以,可不能没有彩头!这样吧,要是我赢了,你就让我亲一下怎么样?”

  这会儿,那矬子正一脸淫-笑地面向王晓燕,语气中满是挑-逗和轻蔑。

  王晓燕手上握了一把匕首,倒也是有几分古朴的气息,那是她妈妈家族传下来的一个纪念品,据说也是一件利器。刚才她和熊慧娟出来找昊学没找到却看到这个装逼犯,一时忍不住就上前要比试。

  然而山本一郎这色胚一看王晓燕,登时色授魂与,不肯好端端比试,一心只想着占便宜。

  “先试试我这个吧!”

  昊学见此情景更加恼怒,连忙举步挡在王晓燕身前,冷冷地低头注视着面前这个浪人。

  “你又是谁?”

  山本一郎原本就要激得那位美女和自己比试,很有可能一亲芳泽,却突然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坏了好事,怒道:“什么阿猫阿狗都来比试,我可不耐烦多费事!现在要和我比试的,得出彩头!”

  自作孽,不可活,面对倚天剑还主动要求彩头,老子踩你一脸!

  昊学不动神色地问道:“你想要什么彩头?”

  山本一郎看到他对身后那女子颇为回护,心中一动,阴笑道:“你能做主吗,我赢了,让你后面那美女亲我一下就行?两个人任选一个,我不挑!”

  这厮倒也识货,王晓燕和熊慧娟都让他心跳躁动,只觉得生平都没遇到过这样有味道的女人,不管是年轻的王晓燕还是成熟的熊慧娟,得其一,这趟海上游轮就没白来!

  昊学笑了,尽管手中掌握着闻名天下的倚天剑,却还是摇头道:

  “对不起,我没有用自己女人做赌注的习惯!”

  此言一出,熊慧娟和王晓燕脸上同时绽放出灿烂的华彩,让围观众人不禁看得呆住了。

  其中不乏回天药业的员工,更加是惊骇莫名,这小子还真敢说出来啊!

  这……这等于是当众挑明了和熊总的关系?而且还并不避讳另一个年轻女孩儿?

  一个字儿,牛逼est!

  山本一郎有些失望,冷笑道:“那你能出什么彩头?我可不缺钱……”

  一转眼,看到甲板上放了一个大木桶,不知是做什么用场,似乎封闭性很好。

  这个家伙很讨厌,而且看起来竟然和身后那两个倾国倾城的美女都有关系?有他在倒是不好下手!

  “这样吧,咱们比试可以,谁输了谁就钻进这个大木桶,这次天庭号的航程结束才能出来!”

  “不行!”

  就有天庭号的服务人员迅速出来阻止道:“这桶是放到水下捕捞用的,密封性很好,人进去会窒息的……”

  “没关系!”

  昊学正好也十分腻歪这次游玩时不时就能看到这个恶心的倭国矮子,便建议道:“你们船上应该有氧气瓶之类的吧,给他分个瓶子钻桶里,憋不死就行。”

  呃……看这两人似乎是战意已决,那服务员倒是不好再劝,赶紧拿氧气瓶去了。

  “小子,你很自信?”

  山本一郎开始打量这个不自量力的对手,尤其是他手中那柄连鞘的长剑。

  看上去……倒是有点门道的架势。

  自己这把祖传的天神刃从来没比输过,澳门赌博网站:难道还怕了这不知来路的剑?

  看上去牛逼哄哄,可是华夏人的习惯老子知道,向来是华而不实,多半是个样子货!

  “怎么比?”

  山本一郎心想可不能弱了气势被这家伙唬住了,怕他什么?

  昊学随随便便把倚天剑一横,“刀剑互斩呗,硬碰硬,最是痛快!”

  嘿嘿,和倚天剑能互斩的,唯有屠龙刀,而且斩完之后还带掉宝的……

  至于你这破烂倭国刀么,只有献丑的份。

  “接我一刀!”

  山本一郎打得好主意,如果比试方法是互相斩击,那么会用劲发力的,当可占据较大优势。

  假设双方的兵器锋锐程度相当,那么自己先发制人,在长刀上带了劈击的猛劲,很有可能斩而断之!

  于是,他也不管昊学会不会刀法剑技,直接一刀当头劈下,看样子昊学若是招架不及,连人都要伤在刀下。

  “昊哥小心!”

  王晓燕离得近,吓得花容失色,脚步下意识地踏上前去,担忧之情溢于言表。

  特么的,这倭国矮子下手还真狠,还好老子练过!

  若是没有这段时间练武的经历,昊学哪怕手有倚天剑,也容易被弄个手忙脚乱。

  然而现在,虽然他这点武功修为在周伯通看来还是渣渣,毕竟也是混了个身手敏捷。

  双脚错开,右手举起倚天剑微微上扬,却竟然连剑鞘都没脱下。

  嘿嘿!这小子慌神了,都忘了剑鞘。

  先把这个看上去很唬人的剑鞘废了,再说比试的事!

  山本一郎脸上绽放出一抹狞笑,刀劈而下。

  但听得“嗤”的一声轻响,犹如撕裂纸张一般,紧接着便是当啷一声有物坠-落地上。

  是谁赢了?

  众人定睛望去,却见那刚才耀武扬威的倭国浪人脸色惨白,手中只剩下半截刀刃,颤抖着手,说不出话来。

  对付这种垃圾货色,还不配倚天剑露出锋芒。

  只凭剑鞘,就能斩断金花婆婆的“珊瑚金”拐杖,何况这倭国浪人的破刀?

  昊学轻轻冷笑,一指那个巨大的木桶,“自己进去,还是我把你扔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