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112章 祝长命百岁
  警察来得比想象得还快,金碧辉煌本来就是重点防区,接到女孩电话,迅速出警,居然在路上还接到自称是金碧辉煌安保队长王大虎的报警电话。

  看来事儿闹得不小啊,他们自己都控制不住了?

  全副武装的警察迅速包围了金碧辉煌,将无关人等一律清场,这才在王大虎的指引下,来到9003房间门口。

  “开门!”

  为首的一名老警察命令身边王大虎。

  王大虎直接把钥匙一扔,“您自己来吧!”

  在京都地面上也算有那么点名气的王大虎,这会儿吓破了胆,连开门的勇气都没有,钥匙丢出去,自己一溜烟地跑了。

  麻痹的,再看一眼,老子下辈子都得吃斋念佛,还能不能愉快地混道上了?

  四名警察,都是荷枪实弹,对视一眼,估摸着里面的场景不会好看。

  现在除了他们几个警察,竟然都没有看热闹的,这种情况可不多见。

  门开,一股血腥气扑面而来。

  这倒不算什么,做刑警的,大风大浪都经历过来,谁没见过±鲜血和死人?

  可眼前的情景,让从警三十年前,经验极其丰富的老刑警也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

  虐杀!

  这绝对是骇人听闻的虐杀!

  包间地上躺着的老人显然已经没有了任何生命迹象,身上衣衫破烂、处处都是仿若野兽的咬伤。致命处应该在咽喉,一片血肉模糊,半个脖子都不见了!

  然而四名警察扫了一眼尸体,很快就被面前的情况吸引住。

  毕竟还得先救活人!

  小婷这会儿已经被撵得上气不接下气,虽然比韩云聪灵活些,对方也因为混沌而有些动作不灵,但是拼起体力毕竟女人先天劣势,要不是强烈的求生意志撑着,这会儿也早就被抓住,下场不会被韩跃进好多少。

  “住手!”

  老刑警威严的声音响起,可是对尸虫入脑的韩云聪来说,恍若未闻。

  砰!

  没有更多犹豫,甚至省略了一个鸣枪示警的步骤,事态紧急必须要随机应变,这是一名刑警必备的职业素养。

  枪法很准,打在韩云聪小腿上,令他惨叫一声立刻扑倒在地,小婷总算松了一口气,却冷不防韩云聪拖着一条伤腿竟然再度跃起,向她恶狠狠地扑过来,几乎都能看到他牙齿上的碎肉和鲜血。

  “救命啊!!”

  砰!

  随着小婷的呼救,枪声再响,这回另一条腿也被打出一个血洞,韩云聪下半身被鲜血染红,趴在地上不能再次行凶,却依然是嗬嗬怪叫,想要择人而噬。

  “给精神病院打电话!”

  老刑警摇摇头,这明显已经不是单纯的刑事案件,怀疑对方因为某种药物致幻,需要先做精神鉴定,再决定如何量刑。

  很快,青山医院的医生迅速赶到,这所医院就是俗称的精神病院,专门收治各类精神病患者。

  “哪位是病患?”

  医生虽然嘴里发问,却把目光都聚焦在地上那个两条腿被打断,还是胡乱叫嚷着的青年男子身上。

  这病不轻啊!

  正要上前,却突然听到旁边一个女人拍手笑的声音。

  “哈哈……对!我就是粽子,来抓我呀!嘻嘻……抓到我就可以给你吃啦……”

  小婷脸上的血窟窿还在向下渗流着鲜血,脸上却泛出极其开心的笑容,竟然一步步走向地上的韩云聪,一边走一边拍手笑着说话。

  这……

  几个刑警和医生对视一眼,赶紧上前一副手铐把小婷控制住。

  “都带去医院吧!”

  明显这女孩也因为刺激过度而精神错乱,这样一来,线索可就断了。

  死了一个,唯一的目击者还疯了,这事情到底是什么来龙去脉,谁还说得清楚?

  三天后,青山医院内,昊学静静地望着面前的韩云聪,目光平静。

  没想到小婷竟然疯了,根本想不起来任何事情,只是坚持认为自己就是粽子,该被人吃掉……

  如此一来,昊学的另一些布置反倒落了空,更加轻易地让自己置身事外,现在可以以朋友的身份,来医院探视病号。

  韩云聪两条腿上的伤势得到了初步处理,却被几根铁链牢牢锁住。

  经咬死自己亲爸爸,还把另一个女孩吓得疯癫,这种重度病号,不采取强制措施,连送饭都没人敢来!

  三尸脑神丹并不是致死的药物,东方不败若要杀人哪用如此麻烦?

  它的功效只是定期发作,用于控制不够忠心的教众。

  现在,昊学把控制尸虫的药物混在矿泉水里给韩云聪喝下,韩云聪实际上已经恢复了神智。

  看到面前神色冷静的昊学,韩云聪一下子什么都明白了。

  “是你干的?”

  曾经做过的事情,一幕幕在脑海里重现,自己亲嘴咬死的爸爸韩跃进,还差点把小婷也咬死。

  然而当时似乎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根本分不清对方是谁,是亲人还是仇敌,是人还是粽子……

  现在看到昊学,想起那颗小婷喂给自己的药,再想到曾经在医院太平间里他临走时的眼神。

  一切都明白了!

  好歹毒的药物,好狠辣的报复!

  “别乱说话,韩少!”

  有医院监控,昊学当然不能露出破绽,脸上反而露出一个笑容来,“你好好在这里养病,要是恢复得好,我尽快来接你出院!”

  “哦对了,你这病情吧,本来是一年发作一次。我觉得韩少可能不太尽兴,就想了点办法,让它一个月来一次。每月发作一次的精神病,似乎可以叫月精?希望韩少满意!”

  最后,昊学压低了声音,用只让韩云聪听见的声音说了这一句,突然又提高音调。

  “我先走了,韩少一定要保重身体,祝你……长命百岁!”

  昊学扬长而去,医院的护士聚拢来,在关押韩云聪的囚笼前议论起来。

  “啧啧,没想到这小子还有这种好朋友,听说他在第三医院可没少干坏事。”

  “咳,秦桧还有仨朋友呢!不奇怪……”

  韩云聪绝望地看着昊学远去,想起自己“病情”发作时可怖可畏的情景,不由得大声叫道:

  “几位美女姐姐!我没病,我真的没病!我是被人陷害的,有人给我下毒!求你们放我出去,我要报案、我要报警啊!!”

  几个护士怜悯地看着他,这是最常见的病症了,说自己没病……

  唉,听说他病情发作把自己爸爸都咬死了,还从小就没了妈,这样的人就算活着,又能有什么奔头……

  “我求求你们了!我真的没病,我很健康,我思路也很清楚!不信你们可以随便做检查,要不我给你们做一套智力测验题怎么样……放我出去啊!我要报仇,把那个害我的凶手绳之以法!!”

  韩云聪苦苦哀求,一想到每月都要承受一次那种被虫子吃掉脑髓的痛苦,简直害怕得就要大小便失-禁。

  再来这么三五次,只怕自己就真的成了疯子!

  祝我长命百岁?

  这不是祝福!这是最恶毒的诅咒!!

  韩云聪拼命挣扎,手脚上的铁链发出一阵阵哗啦啦的响动,甚至用牙齿去咬手上的铁链,想要试图脱困而出。

  然而他哪有那么厉害的牙口,只弄得自己牙齿崩落满嘴鲜血淋漓,整个人仿佛像野兽一般……

  “好吵啊!”

  一个似乎是护士长的中年女人皱了皱眉头,毫不犹豫地扣动扳机。

  噗!

  麻醉枪击中韩云聪的身体,令他两眼如同喷火一般的怨愤,身体却不得不安静下来,很快就陷入了恹恹欲睡的感觉。

  “你们记住哈,对于这种病情极其严重,可能威胁到我们医护人员安全的,就要使用麻醉枪,然后再贴身注射镇静剂。”

  韩云聪身不能动,却听得真切。

  他知道自己是为什么遭遇的这些,他也知道是谁下的手。

  然而,百口莫辩!

  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他终于想到:当日在医院太平间里,那个病人的女儿,大约也是这样的心情吧……

  ps:4更完成,祝大家阅读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