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104章 昊学一怒!
  然而,昊学扫了一眼韩云聪的脸色,却没看到什么惊慌的表情。

  尸检结果一出,用了什么药一目了然,到时候这韩云聪再也难以逃避责任。

  为什么他不怕?

  坏了!

  昊学一愣之下顿时想到一个可能,赶紧拉了赵歆,直接奔向第三医院的太平间。

  “我妈妈的尸体呢……早晨还在这里!怎么不见了……”

  果然不出昊学所料,赵歆母亲王青女士的遗体,这会儿已经找不到,原本停放的位置上,空空荡荡。

  “谁能给我个解释?”

  昊学找到太平间负责看守尸体的工作人员,声音中已经有强行压制的愤怒。

  “对不起!实在是对不起……”

  突然门开,脸上满是诚恳歉意的韩跃进站在门口,身边还有一个约莫五十岁的男人,眼神飘忽躲闪。

  “是我们医院的工作失误!哪位是王青女士的家属,医院愿意做出补偿!”

  听了这话,赵歆稍稍有了那么一丝安慰,不管怎么说,这样也算是个过得去的交代了吧?

  人死不能复生,母亲已经故去,补偿不补偿的也没什么用处。

  昊学却依旧是沉着脸,直觉告诉他,以韩跃进这厮的尿性,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韩跃进上前一步,抱歉地说道:“早晨这位大哥来运送他母亲的遗体火化,我们却不小心弄错了编号,致使王青女士的遗体被提前火化掉……”

  什么?!

  赵歆震惊得甚至忘记了哭泣,等着一双红肿的眼睛,不可置信地盯着韩跃进那张诚恳的面孔,只觉得恍如魔鬼。

  人不能无耻到这个地步!

  这边刚刚要尸检来查明真相,医院却早就定下了绝户计,把你尸体都给你火化了,让你还查个屁!

  “弄错了编号?运错了尸体?”

  昊学攥紧拳头,一字一句地问道:“是谁连自己亲妈都不认得了?倒是站出来让我看看!”

  简直是滑稽!

  医院可以弄错编号,澳门赌博网站:然而死者家属难道在火化前不知道看一眼至亲的面容,就这么蒙着脸火化掉了?

  就算是后妈也不能这么搞啊!

  “我早晨太累,一时疏忽了。反正都是要火化的遗体,早点晚点有什么关系?这里是刚才收取的骨灰,还给你们……”

  韩跃进身边那猥琐男人果然站了出来,一口咬定是自己弄错了尸体,和韩跃进显然是早有约定。

  嘿嘿!五万块呢!别说是多认一个死鬼妈妈,就是认个死鬼奶奶也完全可以接受嘛!

  没想到这老东西死了还给我创了个收,早知道这几年就让她多吃几顿饱饭了。

  韩跃进脸上却还是人畜无害的温和笑容,他已经认出来昊学就是那次揍了自己儿子的人,却竟然和军方搭上关系,让自己奈何他不得。

  然而,这次你倒是继续牛逼啊?

  你丫不是会针灸么?来来来,把这个死掉的、这会儿都已经变骨灰的老太太,给老子针灸活过来!

  老子就给你跪一个!

  太狠了……

  赵歆只觉得天旋地转,头脑里一阵一阵嗡嗡的。

  独自抚育自己长大、生活再苦再难也没委屈了女儿的妈妈;昨天还能和自己说话、安慰自己不要难过的妈妈;就在刚刚的早晨,虽然已经故去,毕竟还能让自己再看最后一眼的妈妈……

  现在,就变成了这个陌生男人手中提着的一堆灰,这帮狗一样的人,甚至连个盒子都没给妈妈置办!

  一个破旧的包袱皮,就跟拎垃圾一样,递过来给她……

  这帮杀人犯!

  杀死了人,还肆意践踏着生者的尊严,满满的都是有恃无恐的嘴脸。

  好,很好……

  看着身边,哭得整个身体抽搐着缩成一团,像一只失去了所有亲人的小猫一样的赵歆。

  再联想起当日两人初见,是在京都汽车销售总汇当中,这个女孩子是那样的干练、那样的阳光……

  昊学怒了!

  从小酷爱武侠,那些仗剑江湖的英雄事迹,潜藏在脑海深处,不曾忘却。

  自从扫了一个神奇的二维码,获得一个逆天的通讯录之后,昊学的生活发生翻天覆地的剧变,然而他骨子里流淌的血液,仍然是鲜红的!

  被刘鹏针对、找小流-氓挑事,昊学只是厌恶,没怒。

  买个车遇到狗眼看人低的销售员,推推搡搡地摔了他的瓷瓶,昊学反而捞了个大便宜,没怒。

  朝阳村包地,被村长赵大宝阴了一把,昊学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却谈不上大怒。

  撸个串拉了一-夜肚子,错过了和王晓燕更进一步的机会,昊学没……昊学怒了!然而他这个人不记仇,有仇都是当场就报了。

  至于逗-逼赵大可,昊学想起来就想笑,13只鸭子,回头还在朝阳村差点被踢爆了蛋蛋……

  然而今天,然而现在,昊学深切感觉到自己的乏力和无奈。

  有通讯录如何?能联系武侠异界又如何?你打遍上面所有的电话,也不能让死人复生!

  如此卑劣龌龊的一幕,就这样活生生的在眼前上演。韩云聪医术低劣,草菅人命在前;韩跃进毁尸灭迹,收买伪证在后。

  赵歆哭得眼泪已经流干,只是把头深深埋在昊学怀里,时不时颤动几下身体,传出一点压抑不住的悲声。

  于是,昊学彻底怒了!

  不用进一步努力去寻找什么证据,他知道,韩跃进既然敢把事情做得这么绝,他绝对不会再留下任何可供自己利用的蛛丝马迹。

  身为第三人民医院的副院长,一-夜的时间,足够他做太多事。

  现在,赵歆妈妈的死,彻底就成了一件无头公案。无论怎么调查,无论他能请来怎样强大的力量,事情似乎也只能止步于此。韩云聪依然会逍遥法外,医院最多承担一点过失责任,而把恶劣的严重医疗事故压下去。

  “我们走。”

  昊学最后深深望了一眼韩跃进和他的儿子,那老狐狸还依然保持着虚假的歉意表情,而韩云聪没有那么深的心机,甚至人还没走,就从眼睛里闪过一抹得意的神色。

  还是老爸给力,这事儿还不是不了了之?

  昊学伸手扶着悲痛欲绝的赵歆,在几双不乏嘲讽的目光中,大踏步离开医院。

  然而,他心中燃起的滔天怒火,却已经烧红了他的胸膛,烧沸了他一腔滚烫的热血!

  韩云聪,你爸爸能湮灭一切不利的证据,让我找不到破绽。

  但是,下次换老子来宰了你,让你那位万能的老爸,也找找破绽试试看?

  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