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102章 噩耗
  以气御针

  三叠云的修炼进入正途之后,昊学觉得自己这段日子修炼九阴真经,也算是在丹田内积蓄了一小团内劲,便想着找到蝶谷医仙,请他传授关于以气御针的法门。

  毕竟,不管是天剑的那位总指挥、还是吴书振家里的智力障碍女儿、还有宋三金的父亲宋老汉,要彻底治愈,都要用到这种特殊的针灸法门。

  胡青牛自然不会藏私,对于时不时就冒出来的昊学表现得适应性很高,甚至现在和王难姑正在床咚的时候,都可以一边床咚一边接电话,听得昊学身上的小学又瞬间建造起来

  然而,以气御针,如昊学想象的那样,并不是自己现在修炼了不足一个月的九阴真经,就能施展。

  他体内那团若有若无的真气,要附着在银针上,通过特定穴道送入病患体内,对现在的昊学来说,这个过程几乎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这没办法,只有等待真气进一步茁壮,同时昊学对于内力的运用法门也更加熟练之后,才有水到渠成的一天。

  虽然以气御针暂时还是空中楼阁,然而昊学日以继夜,钻研蝶谷医经,凭借自己在中医院学习的数年基础,进展神速。十三卷手抄医书,已经通读了九卷,只剩下最后四卷读完,便称得上对蝶谷一脉的医术有了通盘了解,可以正式跟随胡青牛,学习变幻莫测的岐黄之道。

  现在昊学睡得很少,每天约莫也就是三四个小时。然而有了周伯通指点的睡觉中行功的法门,三四个小时足以保证精力充沛、神清气爽。多出来的时间,昊学打坐练气、习武打拳、钻研医经,时间很是紧迫充实。

  一-夜过去,昊学醒来,却听何婉君悄悄告诉他,那位叫赵歆的姑娘,仍然在呼呼大睡。

  呵,看来赵是真困倦到了极点,这一睡足足超过了十个小时。

  “别叫醒她,我们先吃饭”

  昊学开了腔,何婉君和王晓燕自然没有什么异议。

  饭吃到一半,赵歆倒是迷迷糊糊地出门来,一看日上三竿,人家一顿早饭都做完快吃完,自己可倒好,在人家家里睡了个香甜。

  “对不起不好意思我来收拾碗筷”

  现在赵歆欠着昊学足足十几万呢,心里对自己的定位是卖了身的丫环这个级别。可谁听说主人家都吃了一半,做丫环的刚睡醒

  史上最牛逼的丫环啊

  “咳,客气啥快坐下来吃饭”

  昊学可没有把赵歆当保姆的意思,招呼她吃过早饭,赵歆担心医院里的母亲,匆匆告别而去。

  “她到底是谁啊”

  外人一走,王晓燕忍不住好奇,开口发问。何婉君虽然这回学聪明了要扮乖乖女,可眼神中流露的神色还是出卖了她内心的情绪。

  昊学哑然失笑,“就是一个朋友”

  “以后不常住咱们家吧”

  王晓燕自然而然地把“咱们家”三个字咬得很清晰。

  “你让人家住人家也不来啊她妈妈出院后估计要一起租房的,来我这里算怎么回事儿”

  昊学今天没安排啥事儿,吃过早饭没心思和这俩妹子纠缠,自己上楼继续钻研医经,打算一鼓作气,把蝶谷医经十三卷通读完毕。

  “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

  似乎才过了半个小时的样子,昊学思路就被电话打断,摸起来一看,赵歆。

  难道医药费还是不够

  昊学微微皱眉,现在的医院可真是死要钱说不得自己还得跑一趟,救人救到底嘛。

  “昊学”

  电话一接通,那边就猛地传过来一声痛哭,简直不像是从赵歆这样原本温柔宁和的女孩子口中发出。

  “怎么了,你先别慌,你”

  昊学一愣,连忙安慰一句,却被赵歆接连不断的哭声立刻打断,“我妈妈、我妈妈死了”

  什么

  昊学惊住了,昨天做完手术,还一切情况正常,怎么一夜之间就突然亡故了

  “你等着”

  电话里说不清楚,昊学深吸一口气,直接冲出屋子。

  “昊学哥哥,你”

  “昊哥,去哪儿”

  何婉君和王晓燕看到昊学风风火火,几乎是从二楼直接跃下楼梯,一时间竟没顾得上惊讶他的身体怎么会如此轻盈,连忙追过去问了一句。

  “有事”

  这两个字仿佛还在屋里回荡,门外悍马车的引擎却已经发动,带起一阵旋风,疾奔向赵歆妈妈所在的医院。

  “昊学”

  看到风尘仆仆赶来的昊学,赵歆哭成泪人的身体直扑过来,还在半空中就大放悲声,仿佛是找到了痛苦的宣泄口。

  昊学下意识地接住赵歆软绵绵的身体,先让她尽情哭泣了好一阵子,好容易才勉强止住了哭声,沉声问道:

  “怎么回事”

  赵歆张了张嘴,还没说话就又重新流下眼泪,竭力深呼吸了好几次,勉强压抑住强烈的悲痛,这才哽咽着断续说道:

  “我刚回到医院妈妈已经不在病床上,问了医院才知道。就在昨天晚上妈妈不知怎么就咽了气,我只是跟着去太平间看了一眼。尸体、尸体都凉了”

  “没人给你打过电话”

  昊学一听就觉得不对,这样大的事情,就算亲属不在身旁,必然要第一时间取得联系,哪有人家女儿第二天来探病,直接告诉她已经死去半夜了

  昨天手术过后,昊学曾经亲自把脉看过赵歆妈妈的身体状况,虽然称得上虚弱,却断然不至于有性命之忧

  “没有我手机满电开机,没接到过任何一个电话可是他们他们医院方面,就说打电话没打通”

  “我找的那个护工呢”

  “医院说,今天他请了假回老家,联系不上了。”

  赵歆嘶哑着嗓子,觉得一切的结果都是那样无情、那样冰冷、那样官腔、那样让她绝望。

  “你妈妈的主治医生呢,他怎么说昨天给开的是些什么药物”

  平白无故人就没了,当然要查个明白,昊学一边安慰恸哭不止的赵歆,一边皱眉问及细节。

  “医生叫韩云聪,今天据说也没上班来,开的什么药我也看不懂,我只是记得当时医生说我妈妈这次受伤后伤了骨头,给开了专门补钙的吊瓶。”

  韩云聪

  昊学一愣,这名字,似乎有点耳熟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