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089章 药效如神
  生生造化,满室药香。

  就算是从不认识这种红色药丸,只从这扑鼻的药香来判断,便能知道这东西不同凡响。

  宋三金脸上浮现出一个愕然的神色,这是什么药自己好歹也是学医科的,为什么从没听说过。

  从药香来看,不像是西药的那种实验室出品的风格,倒像是各种珍稀中药材凝练而成的中药丹丸。

  只是闻一闻,就觉得胸中开阔了许多,似乎刚才因为争吵卖房子的事而生发的火气自然而然地一扫而空,再没有半点郁结在心里。

  “耗子,这药是治疗心脏病的”

  毕竟是医科出身,单这份药香,宋三金就知道这人情大了去了,又惊又喜地问道。

  “嘿嘿,都行”

  昊学回复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这可不单只是心脏病的特效药,不过消息太过惊人还是不要说清楚,否则自己怀里剩下那两粒早晚保不住。

  生生造化丹甚至连程灵素都无法炼制,乃是毒手药王无嗔大师生前的遗作,即便昊学有神奇通讯录在手,这三枚药丸也是绝版。

  按照程灵素交代的方法,温水化开这枚朱红色的丹药,当真称得上“入水即化”四字,一枚龙眼大小的药丸很快就全部融入水中,一碗水完全变成了红艳艳的颜色,散发出来的药香更加浓郁。

  宋三金竟然有一种端起药碗一饮而尽的冲动,不由得心中骇然。

  这到底是什么药

  光是这扑鼻的香气,居然比那些美食佳肴更加吸引人,真是治病的东西

  在金庸的飞狐外传中,程灵素不愿意胡斐只有九年性命,所以这神奇的生生造化丹,实际上是无人服用,也并没有正面描写其具体药效。所以,昊学面前的这位宋老汉,算是第一个服下这种药丸的病人。

  “这药一点都不苦,有一种清香甘甜的味道。”

  宋老汉在老婆孩子的搀扶下坐起身子,把一碗药汤喝得涓滴不剩。

  随后,屋子里四个人的目光,同时投射到他身上。

  就算是拿出药丸的昊学,澳门赌博网站:也不能百分百确定药效,一切都要以宋老汉的感受为准。

  宋三金以及他妈妈唐招娣,更是神色紧张地望着至亲,心中暗暗祷告神灵,一定要保佑宋老汉度过这场劫难。

  “走看看咱家鱼塘去”

  不过一炷香的时间,宋老汉脸上绽放出喜悦的光彩,掀开被子一下就跳到地上,急吼吼地往外就走。

  “爸你别乱走啊,你的病”

  宋三金吓了一跳,前阵子做完搭桥手术,医生可是叮嘱千万不要剧烈运动,一定要卧床静养。

  就算是耗子带来的药的确对症,病情大有缓解,也不能这么胡闹啊。

  “哪还有什么病”

  宋老汉一巴掌打在儿子后脑勺上,声如洪钟:“俺的身体自家清楚,好了就是好了,现在一点事儿都没有,还赖在床上成什么样子”

  庄稼人从不会小病大养地装假,这会儿宋老汉只觉得胸中仿佛压了块石头那种喘息困难的感觉荡然无存,呼吸通畅头脑清醒,甚至连许多年困扰自己的腰腿酸痛都无影无踪。

  心里惦记着自家鱼塘即将转包的事儿,哪里还能躺得住,立刻就跳下床来。

  宋三金母亲唐招娣的眼泪瞬间就止不住了,这些日子为了老头子的病,原本和和美美的三口之家仿佛蒙上了一层阴霾。心脏搭桥是开胸的大手术,做过一次都还没能遏止病情,让这个只知道信任医院的农村女人几乎陷入了绝望。

  再来一次开胸,花钱并不算什么大事,可问题是,能根治么

  幸好,儿子居然有这般神通广大的朋友一颗药丸,老头子居然可以立刻下床了。

  夫妻几十年,她了解自家男人秉性,不管是从神态还是动作上,还有那中气十足的大嗓门,都意味着就算心脏的毛病没有去根,最起码也是大大好转。

  “老宋,要不要去医院再复查一下”

  为了稳妥起见,她还是不主张现在就跑鱼塘,反正再过一个月那地方都归了别人,还那么上心做什么。

  宋三金也点头附和道:“去查一查比较好,去做个心电图,看看”

  “看个毛”

  宋老汉一边穿起简单的衣裳,一边摇头跟拨浪鼓似的,“没毛病去什么医院,脑子有毛病”

  一家人拗不过他,只得赶紧跟在后面,奔着鱼塘去。

  昊学和王晓燕对视一眼,也为这一家人高兴,落后几个身位,不急不缓地缀着。

  还是昊哥有本事,不但会针灸,还有这种神药

  王晓燕心里甜滋滋的,觉得自己脸上也仿佛很有光彩。

  宋三金家离鱼塘并不远,大概也就两三里地的样子,就见到一片不算大的水域。

  得有个两亩左右吧

  昊学扫了一眼,心中大概有了数,鱼塘不算大,在这龙门村养活一家三口却也足够。

  “唉,好好的鱼塘,不让干了狗日的乡长、狗日的乡长小舅子”

  一到鱼塘边,宋老汉蹲在湿润的泥土上,看着自己倾注了多年心血的这片鱼塘,重重叹了口气。

  “爸,你别往心里去鱼塘不包就不包了,咱家只要都健健康康的,干点啥都能吃饭穿衣”

  宋三金连忙伸手搀扶起来父亲,这病情刚有好转,可不能再琢磨这些堵心事儿。横竖是胳膊扭不过大腿,何必再自己糟心。

  “哟这不是宋老头么怎么的,装病装不下去了,来看看我家鱼塘”

  一家人正有点伤感,却听到一个年轻的声音传来,带有明显的轻佻和不屑。

  武洁这会儿越发笃定宋老头是在装病

  事情是明摆着的,说是心肌梗塞做了搭桥手术

  这病谁都知道厉害得很,哪有才不到三五天的功夫不但能下地,还能来看鱼塘了

  肯定是装的,来为难我姐夫来着。特么的可惜那天没从昊哥手里要来点泻药,好好折腾一下你个老东西

  武洁

  这不就是乡长家的那个不着调的小舅子么

  宋三金一下子就红了眼睛,就是这货开口要走了咱家的鱼塘,把爸爸气得一病不起差点就动了两次手术。

  现在还敢过来说风凉话

  老子揍你个小丫挺的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宋三金可不顾对方是谁的小舅子,仗着一股血气,冲上三步,就要揪住对方的衣领说话。

  “住手”

  昊学刚才和王晓燕查看鱼塘,背对着武洁,并没有第一时间和这货照面,这会儿刚转身就见双方险些就动起手来,连忙出声喝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