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087章 昊学哥哥偏心
  要修练 九阴真经,先得教老顽童干游戏。

  周伯通对于樱桃炸弹的使用方法还是不太明晰,似乎是把比武过招的习惯带到了游戏里,总喜欢憋大招不舍得用,导致了有的关卡打不过去,这会儿正在郁闷。

  “你把樱桃炸弹憋家里干啥啊酿酒”

  昊学听明白了大概,开始在电话里指导小朋友,“放出去炸僵尸啊虽然一个要二00阳光,可也是物有所值,不用它你不好过关的。”

  学九阴真经,昊学那是新手一个;可论及植物大战僵尸,他可是通关好几次的老油条。几句话一说,老顽童那是茅塞顿开,整个精神再次沉浸到游戏世界中,任凭昊学怎么叫唤,就是不肯干正事儿。

  我靠,这特么不行啊

  还真像玩起游戏的小孩子一样,不好好训导一番这还没个头了。

  老子打电话是要学习九阴真经的,不是指导僵尸大战的

  “别玩了,这东西玩多了对身体没好处”

  这话一说,老顽童果然吓了一跳,连忙放下手中的ipad,惊问道:“这玩具有毒”

  呃

  昊学就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感觉,挠头道:“倒是没毒,可这玩意盯时间长了,对眼睛不好。”

  “嗯你想啊,练武之人的目力也是相当重要 。回头你和人交手,想发个暗器取胜什么的,结果没射到敌人,扎在瑛姑屁股上,这事儿窝火不窝火”

  啊

  老顽童大惊,这人自己从未见过,声音也比较陌生,可却似乎对自己的事情了如指掌,更拿出了哀派德这样神奇的玩具。

  连瑛姑和自己那档子事,他都知道 大大的古怪

  心想着神i 人说得未必没有道理,暗器射不中敌人没什么关系,瑛姑的屁股可是万万扎不得

  自己当年就是因为用“暗器”扎了她屁股,才搞出一大堆麻烦事来,最后连师兄的先天功都学不了了,女人简直是天下第一烦

  现代的年轻父母教导孩子不许多看电视、多玩游戏时,往往都是以损害视力为主要理由。

  如今昊学有样学样,果然视力这东西,从古到今都是相当重要 ,成功地把老顽童从僵尸世界中拉出来,开始逐字逐句教导自己修行。

  有了这位道家高手的指引,昊学的内功修练 ,一开始就是最正统的途径,几乎没有任何弯路。

  一夜修练 ,没睡多久,然而却比睡了整夜更加神采奕奕。

  昊学虽然入门晚,却有一等一的功法、一等一的明师,只是两次完整地运行内息,便感受到体内精力弥漫,即便劳累一天也不觉得疲惫。

  反倒是两个妹纸着红眼圈,一副哈欠连天的模样,不知道 的还以为昨晚被昊学折腾的呢。

  一大早,何婉君便拿出了主妇的做派,起床收拾房间,打理早餐,一切家中事务都处理得井井有条。

  王晓燕看得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从来没这么痛恨过自己不擅家务。

  “昊学哥哥、晓燕姐姐,来吃早餐啦”

  何婉君有些骄傲地脆声呼喊,把刚起床的昊学和明显插不上手的王晓燕叫来餐桌。

  “昊学哥哥,这是今天早晨我自己做的蛋糕,比外面卖的应该放心很多,不知口味怎么样,你尝尝”

  “晓燕姐,牛奶对皮肤好,你喝一杯吧,煎蛋我用的橄榄油比较健康些,吃吃看”

  可怜王晓燕这会儿除了吃,实在是无言以对。

  她唯一擅长的皮蛋瘦肉粥,还有五分之四是要依靠网名来搞,和何婉君的妙手烹调相比,输得一败涂地。

  昊学想起她那碗堪称绝品的白粥,不禁目蕴微笑,知道 王晓燕一定会有些尴尬,便开口解围。

  “晓燕,等会儿陪我去一趟龙王村办点事儿”

  “好呀”

  王晓燕都有点被打击得手足无措了,一听这话立刻 两眼放光,感激得不知说什么好。

  婉君妹子,嘿嘿,你会做饭又怎样昊哥出门还是愿意带我,这简直太惊喜啦

  可这样一来,何婉君却撅起了小嘴闷闷不乐。

  白做饭了不带我出门昊学哥哥偏心

  昊学一看这分明是按下葫芦起了瓢啊,连忙苦笑道:“我去龙王村处理事情,婉君你帮不上什么忙。这样吧,家里的事情你多操心一点。刚搬来这里,缺东少西的,没事溜达溜达商场购购物,ok”

  何婉君这才又高兴起来,毕竟他从昊学口中听到“家里的事情你多操心”,心里一阵甜蜜。

  昊学好容易安抚了两个妹子,看来做这多选题也不容易,选项之间容易干仗

  带王晓燕去龙王村,也有带给宋三金看看的一点意思,毕竟那天撸串没打通电话,这货怕是还以为自己在吹牛呢。

  事情牵涉到一个抱着电线杆子喊“我的病有救了”的赌局,不能马虎啊

  龙王村距离京都,比朝阳村还远一些,昊学开车上高速,足足接近二小时,才算到了地界。

  似乎这地方,比朝阳村的富裕可是差了不少,光从村民的住房中便可见一斑。这里村头的孩子们,可没有玩ipad的,泥巴依然是他们的主要娱乐项目。

  “劳驾问一下,您知道 宋三金家怎么走吗”

  尽管同床呃、是同窗四年,昊学还真是第一次来宋三金家乡,并不认得路径。

  那人扫了一眼昊学身边的王晓燕,似乎觉得这么漂亮的女娃娃很少在龙王村出现,这才慢吞吞地说道:“你说的是宋老汉家的那娃子吧他家在村西头,那座二层大瓦房就是。只可惜这么好的房子,就要卖掉啦”

  什么

  撸串拉肚子虚脱了一天,昨天又因为修练 九阴真经和胡青牛医术的缘故耽搁了一下。

  昊学没想到,事情只不过是过了两天,宋三金家居然已经沦落到要卖房子了

  自己险些来晚了啊

  急匆匆拉了王晓燕赶去龙王村西边,果然一座比其他村民气派不少的大瓦房赫然在目。

  然而瓦房内隐隐传出吵吵嚷嚷的声音,昊学很快就辨认出了宋三金的大嗓门。

  “爸你的病不能再拖下去了必须再次做搭桥手术,不然一旦病发很容易猝死,这可都是大夫说的留什么家产,我不要先治病救人要紧那咱家谁也不靠,先把难关度过去,以后什么都会有的”

  昊学心中一酸,暗暗自责。

  当天的撸串局,两人生了误会,有些不欢而散。后来电话里昊学再次强调了会帮宋三金家彻底解决问题,却也并没有深谈。

  这些日子忙东忙西,差点误了事,宋三金语气中已经不敢指望自己这边的助力,反而是一力坚持要卖房。

  推门进院,昊学带着愧疚的语调打断了宋家人的争执。

  “绝不能卖房子一切都不难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