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083章 落花流水
  噗!

  全场观众觉得连续吐血早晚失血过多啊,盲棋?

  围棋盲棋可不是象棋,由于棋子多达数百枚,而且越下越多,越到后期局势越错综复杂,极少有人能下通盘的盲棋,即便是表演赛,往往也只是限制100手以内盲棋而已。

  这小子不知天高地厚,看好玩就想试试?怕是十几步之后,直接你就会把棋子下在重复位置上!

  噗!

  电话另一边的黑白子也吐血了。

  尼玛,我说怎么找我来帮忙指点下棋,敢情这家伙完完全全就不会啊!

  不会你倒是问啊,也是大胆,直接点了天元位,这要是对手和自己棋力相当,就这一着,足够满盘皆输了。

  老四这是从哪认识的朋友,莫名其妙!

  赵大可稍稍犹豫了一下,盲棋他虽然也有少量练习却没有太下功夫,可现在面对这么多观众,尤其是其中还有自己的女神王晓燕,男人怎么能说不行?

  老子就陪你玩盲棋!

  赵大可一咬牙也转过身去,口中报出一个数字,由裁判把白子很稳健地落在右上角星位小目,一场罕见的围棋盲棋赛就此开始。

  赵大可此刻心中,已经满是快意。

  ↗

  不知死活地跟我赌棋?我不打你,也不骂你,今天用烤鸭活活撑死你个小丫挺的!

  “哈哈哈,我不行了,让我先笑五分钟……”

  “说好五分钟哈,五分钟以后你快来打断我,我估计笑得停不下来。”

  这时候,整个大厅都笑喷了,因为昊学的那神奇的天元开局,之后竟然还异想天开地玩起了盲棋。

  “我现在不关心棋局了,我只想知道赵大可卡里到底有多少钱,然后昊学到底有多大胃。”

  “还是赵大可稳啊,对付一个傻缺,下得还是这么彬彬有礼丝毫也不急躁,这才是一个棋士应有的风采嘛!”

  “姑娘,我劝你一句,选男人要擦亮眼睛。这个叫昊学的,不学无术还夜郎自大,可真不是人生的良配。你还是好好考虑一下赵大可那个小伙子,棋下得不错,人也差不到哪去。”

  就有上岁数的人自以为是地凑到王晓燕身旁,一副语重心长的架势。

  王晓燕这会儿已经不知不觉和何婉君挽起了手,俨然是多年的闺蜜,哪还有半点刚才情敌见面剑拔弩张的模样?

  对于身边无聊的话,她们并没有听进去,虽然其实也不懂棋,却从观众的反应中知道昊学这一步似乎下得不那么高明,情不自禁地为他担心。

  现在绝没有任何一个人还看好昊学,纷纷摇头,等着看现场直播吃鸭子。

  “怎么办?”

  到了这时候,何婉君毕竟只是个高中毕业的女生,就有点不知所措。

  王晓燕一咬牙,径直走到全聚德前台,“你店里还有多少只鸭子一共?”

  他知道赵大可为人不大方,既然定下了赌局,断然不会客气,只希望这已经晚上**点的时候,全聚德的鸭子卖光了才好。

  “不多了姑娘,还有个一二十只吧!”

  王晓燕稍稍放心,总算不是三位数,不过……一二十只吃下来,撑不死也腻死了!

  要想解腻,得配甜面酱荷叶饼,可是荷叶饼再加上去,除非胃里有个乾坤袋啊……

  “黑子,十九路13……白子,七路12……”

  两个人互相背对,都看不到棋局,只有清晰的声音在棋室内回荡,通过昊学藏在耳朵里的微型蓝牙耳机,传递给梅庄黑白子。

  黑白子面前摆开一个棋盘,按照听到的声音,完全模拟了另一方时空中,全聚德餐厅内的那个棋局。

  哦?

  观众包括棋室内的赵大可齐齐发出一声惊呼,这一步搞得不错啊,有点模样了。

  是不是蒙的?

  昊学满脸笑嘻嘻的,根本不用动脑子,完全是黑白子操控下的一个傀儡,他的主要工作,是和一楼大厅里满脸担忧的王晓燕、何婉君等人挤眉弄眼,表现得一派轻松。

  相比之下,赵大可下盲棋却是不敢有丝毫轻忽,表情严肃地用心记忆,唯恐错了位置。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谈胜负还太早,只是十步过后,观战的人已经把嘲笑收了起来,连同赵大可一起,换了一副严肃的面容。

  棋力如何,那还看不太出来,然而就从这几步来看,断然不是会把第一步棋子落在天元位的纯新人。

  那么……刚才那招,就立刻有了截然不同的解读。

  戏耍、嘲讽、不屑一顾!

  第一步天元位,等于是自己放弃先手,而且还让了对方一步。既然他并不是胡来的新人,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就是根本没把面前的赵大可放在眼里,天元位上的一枚棋子,就仿佛是嘲笑对方的一只眼睛。

  小子狂妄!

  赵大可心中恚怒,却是发作不得,对方棋路独特,颇具古风,和近代的落子方式大不相同。他很少遇到这种对手,已经无暇和昊学斗气,强迫自己凝神静气,把精力放在这盘棋上。

  再过数十步,赵大可脸色惨白,冷汗涔涔而下。

  高手!

  只是还在前期,他就已经断定,对方棋力之高,简直可怖可畏,完全不是自己和这个级别能够对抗。

  就算是自己的父亲,货真价实的职业四段围棋高手,和自己下指导棋的时候,都没有带给自己这样强横的压迫!

  不可能,不可能的!!

  赵大可心中一慌,本来就勉为其难的盲棋更加超出了记忆极限,接连两手都被裁判提示,那位置已经有棋子落下……

  按照盲棋的规则,下这种违规的位置,要在最终结果时扣一目计算。然而现在别说是扣目,就算给赵大可补目,也是必输无疑了!

  不会的,绝不会的……

  华夏国的年轻棋手,能把自己收拾成这样的,最少也达到了职业五段以上,得是特别厉害的那几位,都是圈内知名的人物,什么时候包括了眼前这家伙?

  这特么从哪冒出来的,是故意派来玩我的吧?

  百度查规则?查你妹啊!

  天元位调戏老子?我喷你一脸啊!!

  还玩盲棋?玩你大爷!

  黑白子那边已经十分无聊,这都找的什么对手,弱鸡!

  虽然好像规则上挺奇怪的,但是刚才这小子已经有言在先,让自己只管下棋,细节方面统统迁就。

  好在古代围棋和现代规则差距并不大,了不起在于先手、记目上有些许差异,行棋过程没有什么忌讳。

  以黑白子的棋力,直接前期就搞定了赵大可,完全没拖到局终。

  每落一子,他都要骚扰昊学一声,“他还没认输?是不是看不懂局面……你要不要提醒一下他?”

  赵大可的确想认输,棋下到这个份上已经没有了负隅顽抗的意义,越拖下去场面越难看。

  他不是想要败中求胜,他是在琢磨昊学银行卡里有多少钱,自己得吃多少鸭子。

  而此刻棋室外,一片寂静。

  剧本,好像不是安排好的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