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081章 酒痴
  “你究竟是什么人,又身在何处?潜入我梅庄有何用意?”

  丹青生这次也不敢贸然叫人,一旦又是劳而无功,会被笑话草木皆兵的。

  昊学没有多废话,照片一拍彩信一传,那瓶价值10万软妹币的陈年茅台,便穿越到了笑傲江湖的世界当中。

  还真有瓶酒?

  丹青生一愣,看着突兀出现在手中的酒瓶,倒是普普通通的白瓷瓶,自己却从没见过这种样式。瓶子上的字也奇奇怪怪,像是中原文字却又似是而非,笔画很简单,似乎是“贵州茅什么酒”。

  现代简化字“台”,对于丹青生来说,倒是个生僻字了。

  这家伙真是来和自己品酒的?

  江南武林道上谁不知道自己嗜酒如命,若是这个目的,何不堂堂正正拜庄,搞得藏头露尾做什么。

  丹青生只觉得不管这人还是这酒,都透着一股神秘色彩。可不管怎么样,还是要着落在手中这瓶酒上。

  若是寻常货色,那这些神秘都是扯淡!

  指劲到处,茅台老酒的瓶口塑封纷纷碎裂,在现代社会珍藏了接近40年的陈年佳酿,终于在另一方异界当中,散发出属于它的第一缕酒香。

  瓶盖一开,丹青≡≦生脸色迅速大变,浑身一个激灵,差点就握不住手中的酒瓶。若是真的失手把这瓶酒打翻在地,恐怕他最可能做的事就是立刻横剑自刎!

  这……这是什么酒?!

  丹青生爱酒一生,为了尝遍天下美酒,不惜付出任何代价。曾经以三招精妙剑法向西域剑豪换取酿酒的法门,就连他的几个知交好友都难以理解这种狂热。

  然而,酱香型茅台的那一缕独特的香气飘入鼻端,丹青生觉得自己醉了。

  之前自己喝过的那些……都是些什么垃圾货色!

  酒文化在华夏国由来已久,从古到今,历经无数代发展兴盛。近代科技繁荣,酿酒的技术也突飞猛进,远非只靠经验摸索的明代能够比拟。

  以茅台酒为例,酿造过程要经过两次投料、固态发酵、高温制曲、高温堆积、高温摘酒等等数十个精密工艺流程,才诞生了世界级的国酒茅台。

  丹青生喝过的那些酒,都是民间酿造,就算再想要尽善尽美,毕竟也不能和产业化科学化的国营茅台酒厂相比。

  可怜丹青生爱酒成痴,这辈子其实却只是喝的低度酒,连超过38度的都根本没有。这53度的酱香茅台香气飘逸,不必入喉便有一股微醺的味道,丹青生微微闭起双眼,满脸陶醉地沉浸在这前所未闻的酒香当中,一时忘了身在何地、忘了那神秘人的存在、忘了天地万物……

  “好酒!”

  足足半柱香的功夫过去,丹青生这才无比满足地长吐一口气,从内心深处吼出了这两个字,只觉得周身畅快,怎一个爽字了得。

  “四庄主,这酒可还过得去么?”

  昊学信心满满,并不着急催促,而是静等着丹青生吼出好酒之后,才笑着问了一句。

  丹青生珍而重之地先将茅台酒瓶塞盖好,妥当地放在平桌上,这才望空深深一揖,正色道:“阁下持如此极品美酒而来,便是我练青林的好朋友,四庄主四字,莫非是瞧不起练某么?”

  昊学心想,原著中从未提及丹青生姓甚名谁,倒被自己轻易得知。这名字多少有点奇怪,近代社会很少听到姓练的了。

  “那我就叫一声练兄了,我有一些特殊的原因不能现身相见,还请练兄见谅!”

  昊学开始和丹青生拉关系,有了茅台酒做引子,这一切都变得简单起来。

  此时有茅台酒在桌,就算弄一堆绝色女子在面前,丹青生都懒得看上一眼,更何况昊学这个大男人了。

  有酒就行,谁管你见或不见?

  然而,一瓶茅台还没开始喝一口,丹青生竟然就开始心疼起来。

  这等好酒,不说是绝无仅有,必然也是珍贵无比。一瓶酒虽然不少,可总有喝完的时候,那可如何是好……

  问题在于,这瓶酒喝过,自己偌大的一间酒室当中,便再无可饮之酒,可以尽数砸碎丢掉,也毫不可惜!

  那时候,自己怎么办?

  难不成就此戒酒?这可也算是一种另类的“曾经沧海难为水”吧……

  昊学可不知道他“曾经茅台难喝酒”的心态,问道:“练兄,在喝这酒么?”

  “唉!”

  丹青生竟是长叹了一口气,凄然道:“兄弟的这瓶好酒,的确是人间绝品,不过我……却不敢喝啊!”

  “嗯?”

  昊学诧异道:“此话怎讲?”

  “这酒喝过之后,再也难以寻觅,哥哥我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

  哈哈,原来为了这个!

  世上难觅?倒也不见得,陈年茅台虽然价格高昂,每次出现在拍卖会都动辄数万,可只要有钱,总还不至于找不到。

  就是这全聚德烤鸭店,买上个十瓶八瓶想来也问题不大。

  “练兄放心,有兄弟在,这酒虽然不能管够喝,却绝不止这一瓶而已。”

  “真的?!”

  丹青生眼中一下子射出明亮至极的光彩,浑身哀怨的气息一扫而空,攥紧了拳头,向着空无一人的方向,几乎就要行三拜九叩的大礼。

  好酒,就是他的命啊!

  “只是,兄弟有一件事,却要麻烦练兄了。”

  昊学见火候已经差不多,终于话锋一转,切入正题。

  嗯?

  丹青生又是一愣,随机恍然。礼下于人必有所求,这神秘的人物以如此好酒相赠,难道是所谋者大?

  职责所在,他一下子就想到了囚居梅庄地牢的前任教主任我行。莫非此人为此而来?这事情太大,万万不可答应!

  难道这极品美酒终究与自己无缘么……

  得而复失的心情,简直仿若锥心刺骨,丹青生情绪大起大落,连声音都有些虚弱起来。

  “若是为了那人而来,请恕练某无能为力。这瓶好酒,也请你拿回……”

  “练兄误会了!”

  昊学知道他想歪了,自己不是令狐冲,对营救任我行没有半点兴趣,任盈盈又不是自己老婆,犯不上出这把力嘛。

  “我只是想请练兄出面,说服你二哥黑白子,来帮我下一盘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