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080章 梅庄四友之丹青生
  黑白子,与黄钟公、秃笔翁、丹青生一起,合称梅庄四友,是《笑傲江湖》当中,看守任我行的四个狱卒。

  唯能极于情,才能极于道。

  这货爱棋成痴,水平怎么也不会差到哪去,对付区区一个赵大可,已经算是牛刀小试了。

  问题在于,怎么说动他出手相助?

  记得令狐冲为了营救任我行,在向问天的帮助下接近梅庄四友,十分精准地投其所好,将四人忽悠得五迷三道。

  可自己手中可没有棋谱什么的东西,倒是赵大可那里还有一副黄金棋具来着,不过估摸着人家也看不上眼。

  上网下载个围棋古谱大全之类的发给他?

  太麻烦,还得找地方打印什么的,不够折腾。

  黑白子似乎不太好勾搭,那么……他那三个兄弟呢?

  黄钟公好琴,这玩意自己一窍不通,王晓燕钢琴水平不低,可是那会儿的人应该是弹古筝的,发个贝多芬的交响曲过去人家未必买账。

  秃笔翁好书法,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什么名家真迹。

  丹青生么,嘿⊙嘿,有办法了!

  昊学记得,丹青生除了嗜好丹青绘画之外,还有一桩喜好,酒。而且据他本人所说,生平三样爱好,酒、画、剑,其中酒的排名尚在丹青之上。

  令狐冲来到梅庄之后,就是和这丹青生品酒论道,才迅速拉近关系,进而以丹青生为突破口,再联系的其他梅庄三友。

  要别的东西这里不太容易弄,要酒嘛……这好歹也是个百年老字号饭店,没酒岂不是笑话!

  赵大可正在思索赌点什么东西可以让昊学当场出丑,却惊异地发现昊学刚进厕所门就出来了。

  完事了?快枪手啊!

  这就更不能让晓燕落入这货的手里了,嫁给快枪手不幸福!

  没曾想,昊学看也没看他一眼,径直走到前台,对那个脸上有俩可爱酒窝的圆脸姑娘笑问道:

  “有没有茅台,最好是陈年的。”

  现代佳酿,首推国酒茅台,若是再有点年份那就更加完美,想来去诱惑一下酿酒技术一般般的明朝人,问题不大。

  “啊……有!”

  这前台姑娘其实也在关注赵大可和昊学即将开始的赌棋,却冷不防主人公之一突然跑来自己面前要酒,一时竟有些发愣。

  “给我来一瓶年份最陈的!”

  丹青生可是行家,尽管茅台酒的酿造工艺绝对没问题,为了保险还是弄点真正的陈年老酒,一举将其拿下。

  “呃、这位先生,本店内现在年份最久的茅台老酒,是1978年的‘三大革命’系列。这酒……有点贵!”

  吃得起烤鸭的人比比皆是,可不是每个人都能喝得起三十多年前的茅台,这可比那天吴书振拿出来的82年茅台还要更珍贵一些。

  “给他拿,算在我账上,哈哈哈!”

  赵大可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闻声赶过来,看昊学居然莫名其妙地开始要酒,不由得一阵好笑。

  围棋之道,你摒心静气、全神贯注尚嫌不够,还敢这时候喝酒?

  你以为李白斗酒诗百篇,你一杯酒下去就能棋思如尿崩?

  不知这傻货从哪听来的陈年茅台,怕是根本不知道价格吧?我还怕你买不起呢,我替你买,喝得迷迷糊糊,老子提什么赌局估计也都敢答应了,完美啊!

  “茅台老酒一瓶,软妹币10万,先生您是刷卡吧?”

  我擦!

  赵大可浑身一颤,他其实也没想到这老茅台贵到了这个程度,以为有个两三万怎么都打住了,这一下子上到了六位数,纵然他手头也算阔绰,还是觉得有点肉疼。

  “刷卡!”

  一咬牙,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舍不得好酒干不掉流氓!

  在晓燕面前怎么也不能认这个怂,10万,买就买了,把那小子灌醉,一场棋局让他彻底出局!

  或许,那另一个清纯的小萝莉也因为自己一掷千金而芳心萌动,来个三人行什么的,那别说10万,50万也值得啊!

  赵大可眼神中闪过一丝淫笑,花了钱,总要爽回来才好!

  昊学没有阻止,好笑地看了他一眼,这么上杆子帮自己买酒,不定心里憋着什么坏呢。

  老酒到手,果然是古色古香,连包装纸都透着一种饱经沧桑的感觉,酒瓶简陋并不起眼,却正是数十年前茅台酒厂出品的真家伙。

  有了这东西,昊学就有了底气,再度躲进没人注意的角落,一个电话打去了《笑傲江湖》中的梅庄。

  “四庄主,喝着呢?”

  昊学从通讯录的状态中,轻易就知道了丹青生正在品酒,语气说得很随意。

  然而这一句话出口,丹青生险些丢了酒杯。

  这是什么地方?梅庄内室当中!

  梅庄又是什么地方?说得雅致,其实就是东方不败关押前任魔教教主任我行的一座监牢,只不过监牢规格比较高,大概比现在的秦城监牢也没差多少……

  如今丹青生在这样的地方自斟自饮,陡然插进来一个陌生的声音,那还了得?!

  这是有人劫狱啊!

  声音既然已到,人必然不远。丹青生随手丢了酒杯,呛啷啷宝剑出鞘,一个箭步就窜出屋子。

  然而,触目可及的都是梅树茂密、老干横斜,并无半个人影。

  高手!

  丹青生更加心惊,不敢怠慢,连忙一声长啸,顿时梅庄内接连响起数声应和,以黄钟公为首的其他三人几乎不差分毫地赶到。

  “怎么了老四?”

  黄钟公身为梅庄四友之首,沉声发问。

  “有人潜入梅庄,在我耳畔传音。”

  “不可能吧……”

  黄钟公酷爱音律,对听力自然是极有自信,他并没听到任何异常的响动,直到丹青生出声示警。

  为了稳妥起见,四人还是把梅庄里里外外彻查一遍,自然是一无所获。

  难道是自己幻听了?

  然而丹青生刚刚有些疑惑地回到自己房间,却听到那个声音笑呵呵地再次仿佛贴着耳边响起。

  “别费劲了,你找不到我。我也没有恶意,只是想和四庄主分享一点美酒罢了!”

  丹青生深吸一口气,心中惊骇莫名。

  刚才他们兄弟四人彻查了梅庄内外,绝无任何外人入侵的迹象。

  可这声音偏偏如影随形,仿若就在自己面前说话一般。

  莫非……这根本就不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