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079章 来一盘?
  “在一起!”

  有人率先喊出了这句话,顿时现场被彻底引燃,一时间群情激奋,纷纷高声喊着“嫁给他”、“在一起”、“要幸福”……

  赵大可微微一笑,这次的借势,似乎比上回在ktv当中还要完美!

  在无数人的目光注视下,他轻轻把麦克凑到嘴边,再度深情开口。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你跟,或者不跟我

  我的手就在你手里

  不舍不弃

  来我的怀里

  或者

  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相爱

  寂静欢喜”

  此情此景,这首出自扎西拉姆·多多的著名情诗,刚好完美配合了气氛,把赵大可想要表达的一腔真情,纵然求之不得也不离不弃的心态,演绎得淋漓尽致。

  念完诗,赵大可放下麦克风,面带笑容看着已经成为所有人目光焦点的王晓燕,没←有说话,所有意思却已在不言之中。

  “富二代滚蛋!”

  被赵大可彻底煽动了的人们,此刻看着王晓燕身边的昊学,越发不顺眼。

  你丫的凭啥多拿多占?

  人家这样痴心一片,又是有真才实学的有为青年,凭什么就不能获得完美的爱情?

  毕竟今天是全聚德杯围棋挑战赛的第一天,来就餐消费的食客当中,围棋爱好者的比例相当高。赵大可作为第一个挑战黄金擂主成功的人,很容易获得这些棋友的大力支持。

  同样是下围棋的,代入感爆棚,赵大可目前的境遇,让许多人想起了自己遭遇的一些挫折。

  下棋是一个挺雅致的爱好,但是,仅此而已。许多普通棋手并不能通过棋艺来获得利益、地位,就如同此刻的赵大可一样,纵然赢了比赛,却眼看着要输了感情。

  现在在他们眼中,昊学就是那个不学无术,只靠身上有几个臭钱就夺人所爱的二世祖,根本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我勒个去,这小子还挺能搞事……

  昊学摸了摸鼻子,眉头微微皱起,面对一脸诚恳的赵大可,和他身后振臂高呼的支持者们,嘴角泛起一个苦笑。

  明知道这货是个彻头彻尾的垃圾,可人家会包装懂造势,三言两语就把自己推上了风口浪尖。

  不就是会下几手围棋么,偏偏遇到这围棋挑战赛的现场,居然显得格外牛逼起来。

  玛格吉!

  昊学站起身来,这时候已经不适合让王晓燕出面了,她都快成了“宁愿坐在宝马车里哭,也不坐自行车后座上笑”的拜金女代表,这会儿再让她面对一大票狂热的围棋爱好者,有理也说不清。

  吃个饭都不安静,都是这傻叉赵大可惹出来的麻烦!

  要决斗?会下棋?

  非要逼得哥揍你满脸桃花开,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昊学微微摇头,走到赵大可面前。

  “干什么?”

  赵大可看着那双平静的眼睛,倒是情不自禁地退了半步,这货难道是恼羞成怒要打人了,可得防着一手。必须及时护住脸,保全老子英俊的相貌……

  昊学看着这家伙色厉内荏的模样,突然指了指设在二楼的擂台。

  “来一盘?”

  什么!?

  此言一出,满场皆惊。

  “这富二代也会下围棋?”

  “不知道啊!就算会,也不可能和这位刚刚战胜了黄金擂主的小伙子比吧,这不是自取其辱?”

  “我看啊,他根本就不会,只不过上台装个样子罢了。只可惜这只会让我更鄙视!”

  赵大可也有些意外,仿佛第一次见面似的重新打量了一番面前的这个人。

  他会下棋?可刚才明明还听他说不会来着,难道是扮猪吃老虎?

  哪有那么容易!

  自己的棋艺是家学渊源,同龄人当中很少遇到对手,除非是那种从小培养的职业棋士。

  这小子装模作样的而已,赵大可这样安慰自己,冷笑道:“你会下围棋?”

  “不太熟啊!”

  昊学笑呵呵地摊开手,大方地承认,“你等一下,我上个厕所,顺便百度查一下规则什么的。”

  靠!

  全场惊疑不定的人,倒下一片……

  您还要现场查规则?要不要现场看棋谱啊!

  好吧,这富二代太嚣张,他分明是没把围棋放在眼里,故意来调侃先前那个年轻棋手的!

  赵大可也是这样想的,嘿嘿一笑,“下棋可以,却不能没个彩头,咱们来赌点什么?”

  “行呗!”

  昊学着急忙慌地跑去厕所,连身子都没转过来,不以为意地挥了挥手,把赵大可晾在当场。

  装洒脱!

  赵大可把牙齿咬得格格响,希望你等会儿输了棋,也还能这么洒脱下去。

  赌点什么呢?可得好好琢磨琢磨。

  这现场查规则的傻货输是输定了,最好弄点什么他不会拒绝的赌约,否则吓跑了也就没意思。

  与赵大可的得意相反,王晓燕和何婉君却都是忧心忡忡。

  “婉君,昊哥他……会下棋么?”

  王晓燕再也顾不上和何婉君争风头,压低了声音有些急切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

  何婉君同样是绣眉微蹙,提供了一个信息,“他刚才的确是说不会下棋来着。”

  “那怎么还敢答应赵大可的赌约?姓赵的围棋很厉害!”

  就连罗雯雯也参与进讨论,刚才她彻底看透了赵大可的真面目,对这个男人完全绝望,转而开始替昊学担忧。

  “等会儿他回来,咱们劝劝他不要一时赌气,哪有硬碰人家长处的,赵大可家里好像就是搞这个的,从小就学棋,下不过他没什么丢人的,万一被他设下什么陷阱圈套,可就晚了!”

  王晓燕毕竟算是这仨人当中的大姐,很快就敲定了主意,千万不能让昊学答应那什么狗屁赌局,会被坑死!

  昊学躲进卫生间关好门,微微有些苦笑。

  还真是一遇到事就得跑厕所,都快成了那烧烤店宋老板了。可是没办法,要打这样的电话,总不能当着人面。

  围棋……

  谁比较擅长这个来着?

  昊学划动手机通讯录,很快目光就锁定在一行信息上。

  梅庄,黑白子,钻研棋谱。

  ps:今日三更,时间分别为早8点,下午2点,晚上8点,望周知。感谢昨日慷慨打赏的绝代灬疯少、不懂她棏薆、大紫罗天、chilama、曲终人散lj、端木黯然、明日风回正好等新老书友,西来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