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068章 你姐夫搞基的?
  武洁尽管有点娘娘腔,性取向还是正常的,看到王晓燕傲人的身材,口水都快流桌子上了。

  “你管我要泻药做什么用?”

  酒过三巡,说话也随意了许多,虽然空空粉还是不能给,但问问事由却是无妨。

  一提这事儿,武洁的脸色就有些沉下来。

  “我家被人黑了,我找个机会给丫的下药去!”

  呃、这家伙说得够直接。

  昊学摇了摇头,幸亏没把空空粉给他,否则这小五光有泻药没有解药,真容易搞出大事来。

  “具体怎么回事?”

  武洁虽然女性化一点,喝起酒来倒还算爷们,和昊学又碰了一杯,这才愤愤不平地说道:

  “我从小就不爱读书,也考不上什么大学,技校毕业了就在家闲着,又不差我这份钱。前不久,我看上个女孩子……”

  嗯?

  听到这里,昊学不禁有些皱眉。

  难道是追求人家女孩不成,就想到下泻药害人?要是这等人品,这顿饭也没法再吃下去了,比刘鹏那厮强一点怕也有限。

  ∵★

  却听武洁继续说道:“我追那女孩儿很久,人家看不上我,说我没有正经谋生的职业,全靠啃老。”

  “这我不能忍啊!男人怎么能说不行?我又不是没技术,只是一直懒得折腾罢了!在技校里我学的是水产养殖,村里就有个鱼塘,承包鱼塘的宋老头是个榆木脑袋,就知道养甲鱼其他什么都不干,明摆着浪费资源的搞法。”

  “然后我就去求我那个当乡长的姐夫,让他把鱼塘包给我三年试试,我保证比他宋老头经济效益更好!”

  “可谁曾想宋老头他们家太特么狡猾,居然为这点破事寻死觅活,还装成心脏病,这事情闹得有点大,连带我姐夫在乡里影响都不太好。真是日了狗了!我就不信宋老头平时身体壮得跟大象似的,少包几年鱼塘就一下子病倒了?都特么装的,老子弄点泻药……”

  “停!”

  昊学越听越不对,脸上露出极度错愕的神情来。

  这段子听起来……怎么有点耳熟?

  “你老家……是哪个村的,你姐夫又是哪个乡的乡长?”

  武洁看到昊学一副见了鬼的表情,也有些奇怪,顺口答道:“龙王村,我姐夫是新城乡的乡长,刚好管到鱼塘分配的事。”

  我擦!

  昊学心想这世界真小,这不就是宋三金的老家吗,这么说武洁口中的宋老头就是宋三金爸爸。

  宋三金那边把乡长的小舅子恨个半死,没想到武洁这边也一肚子牢骚,以为宋老头是装病。

  这事儿吧,还真难论是非,站在不同的角度上有不同的看法,如此而已。

  不过……

  “你刚才不是说上面四个都是哥哥吗,怎么又跑出个姐夫来!新城乡乡长是搞基的?”

  呃、武洁心想这脑洞开得真大,“不是我亲姐姐,是我家关系很亲近的一个表姐。”

  昊学想了想,先问道:“你真会养鱼?”

  “那是当然!”

  武洁一拍胸脯,信心满满地说道:“我在技校就是学的水产养殖方向,我们龙王村那个鱼塘的规格和环境,完全可以鱼鳖一起养,收益几乎可以翻倍,被那宋老头弄成了个纯粹的鳖池,他才是不懂科学瞎搞一气!”

  这些事儿昊学横竖是不明白,听他说得头头是道,倒也信了三分。

  原以为明天跑一趟宋三金老家,把他爸爸争取过来为己所用,可现在看来,或许又有意外收获呢。

  要开农业生态园,凭昊学自己那是忙乎不过来的,手下的人才越多越好。只要真有本事,让这两人化干戈为玉帛,把力气都用在自己的鱼塘上不就好了?

  存了这个心思,这顿饭吃得更加融洽,昊学想着昨晚的悲剧,倒是没有武洁胃口好。

  酒足饭饱,和武洁约定了改日到龙王村串门。武洁很高兴,觉得自己今天交下的这个朋友是有大本事的人,而且处处透着一股神秘,或许今天自己真是遇到了贵人。一听他要到龙王村,澳门赌博网站:更把胸脯拍得嘭嘭响,说一定让他尽尽地主之谊。

  可尽管他已经很努力地扮成豪迈的气度,看在昊学眼里,总还是带着一股挥之不去的脂粉气。

  从小当女孩养了据说十年,积重难返那……

  照例送王晓燕回家,到了门口,昊学嘿嘿坏笑起来。

  “家里……还是没人吧,不请我上去坐坐?”

  唰地一下,王晓燕俏脸通红一片。

  今天大家可没喝多少酒,自己都到了门口了,还需要送什么?

  那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

  送上去,先来么么哒,然后啪啪啪对不对?想起昨天晚上昊学的狂野动作,王晓燕只觉得身上一阵阵异样的感觉袭来,说不清是难受还是快意。

  昨天是两人都喝成八分醉意,借着酒劲激情燃烧,只差最后一步便是彻底的融为一体。

  然而现在很清醒,王晓燕可就害羞起来,她连正经恋爱都没谈过,和昊学虽然都有了比较明显的那层意思,毕竟还没有挑明关系,直接跳到裸裎相见的那一步,会不会太快了?

  没有酒精的作用,王晓燕还是能够保持基本的理智。听说男人都不会珍惜得来太容易的东西,不能这么着急就把自己交出去吧?

  可是他那天连那什么都买了,是不是还有别的女人,他们到了什么程度?

  一时间王晓燕思绪纷杂,想保持矜持却又患得患失,只是红着脸低头不说话。

  昊学一言出口其实也有些后悔,错过了昨晚的时机,刚才未免表现得精虫上脑,也是因为王晓燕在昏黄的路灯下太过诱人,这才让他几乎把持不住。

  这会儿既然对方没有回应,昊学尴尬地笑了笑,仿佛自我解释似的说:“算了就三楼,你自己上去吧,我回了!”

  横竖这妹子都在碗里,何必急于一时呢?既然她还没有准备好,那就还是顺其自然,起码有个恋爱的过程才好。这会儿强行上马,王晓燕倒是多半不会激烈反抗,但日后回味起来,总会留下那么一丝遗憾。

  既然已经决定把王晓燕当成是自己的女人,昊学不愿意两人之间有什么隔膜。

  昊学微微摇头,转身离开,却是不敢多看含羞带怯的女孩。

  哎……别!

  王晓燕见他真的走掉,心中一急,张了张嘴想要叫住对方,可这一开口,那相当于就是什么都答应了。

  最终,还是害羞的心思占了上风,王晓燕没有真的出声,眼看着昊学渐行渐远,隐没在夜色当中。

  ps:感谢昨日慷慨打赏的梦陨清明、不懂她棏薆、笔山、hack刺刀、明日风回正好等新老书友,西来拜谢!